<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04章 石狩平原
    从都里镇出发,开拓北海道的舰队在黄海行驶数日后到达星州毛兴县港口,于港内停泊两日补给淡水和一部分肉食,离开毛兴县后再往对马金田城。

    因蛟龙海航尚无足够的实力压制新罗水师,故舰队前往对马的航线偏南,以避免与频繁巡逻新罗南部海岸线的新罗水师遭遇。

    对马岛被唐军攻陷之事以传到倭国朝廷,举朝惊怒外却拿不出好的解决办法。

    唐军的骁勇善战经白江口一战,早以传遍倭国上下,加上强盛数百年之久的高句丽亡于大唐,倭国朝内滋生出恐唐心理。

    如今对马失陷更是使倭国内舆情汹汹,不断有传言称唐军即将攻打九州岛发起灭亡倭国之战。

    此时的倭国正处于大化改新,国内守旧势力与革新派矛盾加剧时期,对马的失陷成为守旧派攻击中大兄皇子领导的革新派口实,大有推翻大化改新数十年成果之势。

    刚刚继位天皇不过三年之久的中大兄皇子面对国内守旧势力再度抬头,担忧不已。

    国内不稳根本不敢轻意派兵收复对马,不得不从各地调集兵马加强壹岐、九州各城驻防以备唐军,同时再度派遣去年才出使大唐回来的河内鲸等人再度出使唐国,寻问上国皇帝何故派兵侵我土地。

    驻守对马金田城的混沌卫都尉郑六奇面对倭国来的使臣,遵守燕王殿下的指令,以礼相迎。面对倭国使臣问起何故侵对马,则以出于对有不臣之心的新罗进行威慑的战略需求暂时向倭国借用。

    唐军侵对马冠冕堂皇的借口使倭使河内鲸郁结的离开对马前往平壤,打定主意要去拜访下唐国安东都护,那位年轻的燕王殿下。

    河内鲸到达对马后一番观察就发现,驻守对马金田城的唐军不过数百之数,港内船只不过数艘,并无攻倭之意。猜测侵占对马之事应该是唐安东都护私下行为。

    诺是那位年轻的燕王不愿撤军,只得前往长安奏请唐国皇帝处置了。

    河内鲸的使船离开金田城港口,在港外与到达的开拓北海道的舰队察身而过。河内鲸等倭国使团众人吃惊于这支舰队的庞大,自己的坐船放在舰队里,竟连唐国舰队最小的船只都比不过。

    河内鲸望着檫身而过的舰队不禁感叹:“幸好天皇陛下没有发兵收复对马,不然倭国以何御此强军?”

    回望驶入金田港的唐军舰队,河内鲸不禁又有些担心,难不成安东都护府向对马增兵,有向倭国用兵之企图?

    “快,快调转船头,咱们回金田城……”

    纠心不已的河内鲸急忙下令使船回航金田港,探清唐军舰队来到对马的真实目的。诺是唐军有意攻倭,河内鲸心知自己需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去,令驻守壹岐、九州等地的倭军准备御敌。

    郑六奇接待完玄菟海探险队与开拓北海道的舰队高层后,属下禀报倭使又回来了。郑六奇不禁好奇这倭使河内鲸干啥呢?

    跑到码头来,郑六奇老远就看见停在码头的倭国使船,河内鲸等倭国使团的人在码头上东张西望,寻人问话,打量停在港湾内的舰队。

    “河使君,你不赶紧去平壤拜见我家殿下寻问故因,怎么又回来了?”

    河内鲸回头瞧是唐军驻守对马的守将郑六奇,微笑着上前恭敬回道:“郑都尉,某观贵国舰队千帆竞技、百舸争流,实乃一生难得一见之盛景,特回航一赏。”

    “哈哈哈!原来河使君是没见过大场面啊!”郑六奇哈哈笑道,“那何使君到达平壤拜见我家燕王殿下后,可得去旅顺港好好参观下蛟龙海航,港内桅杆林立、舳舻千里,旌旗蔽空,可比之眼前这支舰队要震撼的多。”

    “呵呵!郑都尉推荐某定当前往一观。”河内鲸心中一震,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那河使君好好参观,某有公务就不奉陪了。”

    “郑都尉慢走。”

    郑六奇转身离开,心里却冷笑:这是担心我大唐攻伐汝倭国,特地跑回来打探消息的吧。

    望着郑六奇离开的背影,河内鲸等一众倭国使团松了口气。唐军诺真是攻伐本国,那他们跑回来打探消息定难逃一死,但愿唐军的目标如郑六奇所说,占据对马是为了对付新罗。

    舰队在金田城再度补给了一路消耗的淡水和一部分从当地百姓收购来的海鱼,两天后便离开了对马朝东北方向驶去。

    唐军舰队载有三千多人,绝大部分是运载开拓北海道的犯人,停泊的两日内上岸休整,根本不可能瞒住外人这支舰队的目的。

    当唐军舰队离开金田城,目的地不是倭国而是去开拓一座远在东北方向海外万里之遥,被燕王命名为北海道的大岛后。河内鲸等一众倭国使团成员大松一口气,紧张了两天,第三天愉悦的驾船离开了对马朝平壤而去。

    唐军舰队离开对马后,先后在倭国隐岐国、佐渡国登岸进行食水补给,历时一月半到达北海道石狩平原,驶入石狩河靠岸。

    舰队历时两月的海上远航最于画上了句号,三千余押送至此的犯人心情激动又复杂的下船踏上了这片深处蛮荒的处女地。

    袁佐环顾四望,目光所及是一望无际的莽荒森林,鸟鸣兽吼不绝于耳,一百二余丈宽的石狩河从密林中蜿蜒而出。清澈的河水游鱼成群,不远处的河滩,数以百计的丹顶鹤优雅的迈动高高的双腿逐水草觅食。

    “这里是一片长两百余里,宽百余里的平原,我们称其为石狩平原。一条石狩河贯通平原南北,四方支流汇集,可通行舟船来往平原其间。因少有人烟而森林广布,林中野兽众多,河内鱼获甚丰,仅靠打鱼狩猎就能保证数百人不缺食。此地的土壤经我们验证可谓沃土,开垦出来种粮,以此地的水土在第一年也不至于欠收。”

    做为年初乐浪海探险队总管,亲自率人勘探此地的胡安君娓娓道来,言语间不时表达对石狩平原的赞美之词。

    “石狩平原除西面和东南一隅通海外,其余三面为高山峻岭所环绕,山中物产甚丰,上次我们来的时候,还有人在林中发现几十株灵芝,百颗山参……”陆元庆易是赞美道。

    “诺是殿下给某分配土地,某定请求殿下在北海道的石狩平原和此地群山以东的那块平原分一块地给某便足以。”

    袁佐一听二人对此地的溢美之词,心生好奇。诺此地真如二人所说这般美好,绝不能给姓陆的留块好地。

    探清此地虚实后,定将陆元庆口中所说的两块平原赶紧划分完毕。到时殿下想给你分,也没好地给你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