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96章 当然是骗啦!
    李煜回头看了一眼平壤城,转眼间这以是来到安东的第二个秋季了。

    秋高气爽下,李煜猎兴大,叫上馨儿几女、薛俊等亲信纵马出城,欲城外山林狩猎一番。

    去年清秋于城外狩猎获得的两头白虎以长的半大,馨儿、灵儿几女兴高彩烈的带着两头萌萌哒的白虎雪瑾、雪琳散步于林中。

    兴许是李煜此次出猎带的人马过多,山林里的猎物自知危险临近大多逃窜,一天下来没猎到什么猎物,倒是林中秋景包揽了一番。

    一场狩猎就这么演变成秋游,行猎队伍在平壤北部红叶纷飞的山林间畅游了一番。

    夜幕将临下,李煜选择了在山林里宿营,平壤周围高句丽反抗份子以被肃清,倒不用担心有危险生。

    安全起见,薛讷还是在营地周围两里内部置了明暗哨,一有现,以鸣箭示警。

    营地内火堆上,白天打到的几头鹿、野猪、山鸡在燕王府大厨精湛的厨艺下烤的油光闪闪外焦里嫩香气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两头白虎趴在馨儿、杨诗雁几女身边,享受着几女抚摸着它柔顺的皮毛,斑斓虎头直纠纠的注视着眼前架在火堆上散着醉人肉香的烤肉。

    杨诗雁几女之间叽叽喳喳的谈论着感兴趣的事,从燕王府百花阁最新出的夜来香香水到东珠商行最近采集到十颗一模一样有鸽子蛋大而明媚的东珠,再到刚从长安送来的报纸上报道的有关平康坊三曲娘子城外送别流放的贺兰敏之一事。

    少女们悦耳动听的欢笑声此起彼伏,令营地多了几分欢乐愉悦的气氛。

    杨诗雁摸了一把白虎柔顺的皮毛,瞧那盯着烤肉眼睛都直了的铜铃虎眼,拍着馨儿的蛮腰笑道:“哈哈!馨儿,你再不给雪瑾、雪琳一块肉,这两家伙就得造反啦!瞧这俩神兽的眼神,饿的都绿啦!”

    “啊?我瞧瞧!”馨儿安抚的摸着两头白虎的头,白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烤肉回头对馨儿轻轻嗷一声表达不满,神情要多幽怨有多幽怨,似是在,放着眼前的烤肉干嘛还不给我吃?

    “馨儿姐,雪瑾、雪琳真的饿着了!”灵儿、梅儿心疼的摸着两头白虎,连连对着白虎着安慰话。

    “馨儿姐,我去给雪瑾、雪琳切个大鹿腿回来。”杏儿锵的一声从腰间抽出明晃晃的长剑,典型的汉代八面剑,在火光的照映下闪烁着悠悠寒光。

    杏儿身旁的灵儿、梅儿几女被吓了一跳,杏儿手中的长剑直接从她们面前划过,这要是不心划到脸破了相怎办?

    灵儿、梅儿几女眉毛一扬嗔怪着杏儿毛手毛脚,馨儿给了杏儿一个责备的眼神,叮嘱下次拔剑时心点。

    杏儿略显歉意的笑脸连忙点头,表示下次一定心,提着长剑走到烤架前一剑切下鹿的后腿提着回来。

    看着杏儿英姿飒爽、身段婀娜的身姿,大大咧咧的举动,李煜笑着摇了摇头,举杯与李元素、薛俊、薛讷等一众亲信臣子共饮。

    酒毕,李煜望着夜晚降领下幽静的山色,想着前路茫茫叹息一声。

    薛俊、张世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不解殿下这是为何叹息。

    薛俊挥着手中的羽扇拱手寻问:“殿下,今日出猎猎物颇丰,山中秋色甚美,满天繁星亦是赏心悦目,面有可口佳肴,身傍娇俏娘子,当是纵情畅欢之时,殿下为何此一叹?”

    李煜淡笑着回应道:“吾观山间人寂,心有所感,突想当前安东诺大地域民稀人寡,四周胡虏夷狄甚众。吾辈诺不能使安东人繁昌盛,后世子孙凭何以固守?”

    没想殿下竟为安东当前人丁不足,后世子孙守御而忧。

    薛俊几人亦是淡淡笑道,不觉此何以忧叹!

    李元素奏称:“儿孙自有儿孙福,殿下真的是多虑了。儿孙诺是无能,我们这些先辈做的再多考虑的再周全也是无用!”

    “大朴所有理!”李煜苦笑着敬了李元素一杯,心中却是不服道,咱们这些先辈不替后世子孙考虑周全一番,指望安逸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安能守住四夷环绕,为敌虎视眈眈的边荒?

    众人看出了李煜表面对李元素的赞赏,心中却不服气的态度。

    身为安东开拓团总管的崔余庆哈哈一笑,道:“李长史之言不足为万世安邦之策,殿下所虑乃子孙之福。”

    四十老几的李元素闻此,吹胡子瞪眼盯着崔余庆,没好气道:“敢问崔大郞福及子孙之策?”

    “固根本,繁子孙,壮基实!”崔余庆一口气道完,颇有点自得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崔总管所有理,以华夏为根本,大量繁衍子孙后代,做为固定边荒的基实。只要人多势众,后人中,出人才的比例总会高些。”身为燕王府属,一手掌管通判兵曹、骑兵曹、法曹、士曹事的张翁喜笑着赞赏道。

    “殿下所虑的正是当前安东缺人,崔总管策略虽好,但没到点上。”李元素冷哼一声,娓娓道。

    “安东目前缺人,可不代表将来几年还是缺人。”崔余庆微笑着向李煜禀道:“殿下,朝廷遣送安东的犯人三千人和豁免奴籍的官奴两千人,经安东开拓团组织,再过几日就要到达都里镇,后续还有几批,预计今年末将有一万六千人到达安东。未来几年,不出意外,想必朝廷仍将遣送安东犯人和免除奴籍的百姓,那安东未来还缺固基繁衍子孙的人口吗?”

    李煜神色一喜,等待了大半年父皇答应下的犯人和官奴遣送安东终于快到了,时间托到现在,李煜一度以为父皇忘了或者朝臣反对反悔了呢。

    对于朝廷向安东遣送犯人和官奴一事,除了李煜从长安返回安东后告知开拓团总管崔余庆和燕王府商业总管崔玄这两个负责移民遣送的人外,都护府其他官员并不知情,李元素等人讶然的看着志得意满的崔余庆。

    “啪啪啪……”

    李煜拍起了掌声,很是赞赏的看向崔余庆笑道:“崔大郞此事办的不错,开拓团应该再接再厉,争取每年除了朝廷遣送的犯人和豁免的官奴外,从中原各地拉来更多的移民。”

    崔余庆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朝廷遣送的犯人和官奴外,每年再拉来更多的移民?

    “殿下,中原百姓安居乐业,拉来更多的移民恐怕?”

    “安居乐业的百姓却实多,可逃避前隋末年的战乱,躲避赋税、兵役而避入山林的流民也不在少数。这些人,年初大父可是准许我将他们移入安东编民为户。”

    “可殿下,这些人不尊王法躲入山林,岂是我等能将他们从山林里捉出来移入安东?”崔余庆急了,山林里的流民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没有大批官军休想将他们捉出山林,更别谈强制移民了。

    “谁要用捉?”李煜没好气道,要是捉管用,朝廷早派兵进山将他们捉拿出来编为民户了。

    “那、那殿下的意思?”

    “当然是骗啦!”

    “骗?”众人一愕,相互对望,不知如何个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