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94章 惩处贺兰敏之
    延英殿内,虽以生下六个子女,年过四十七,但武后仍就姿容俏美,令殿内众貌美宫娥暗然失色。?网

    武后面前的文案上整洁有序的摆放着朝中文武大臣奏言国事的奏书,累累有百卷之多。

    本由皇帝李治批阅的奏书,此时却是武后安坐于塌上,聚精会神的一卷卷批阅。

    一名年近中年的宦官脚步轻盈的踏入延英殿,跪于武后坐下禀告道:“启禀皇后殿下,周国公武敏之将皇后殿下赐于其用于建筑一座大佛来为卫国夫人祈福的财帛尽数中饱私囊。其现以换下丧服,于府中**奏乐,呼朋唤友纵日声色犬马……”

    “下去吧!”

    “喏。”

    武后停下手中正在批阅奏书的笔,冷哼一声。

    延英殿内诸多陪侍的宫娥、小宦官闻声战战襟襟,生怕一不小心触到皇后的眉头,那可真是倒了大霉。

    脸色阴沉的武后暗暗冷笑,“贺兰敏之你还真是胆大妄为,连我给娘亲建佛像祈福的财帛也敢贪墨。平日仗着有娘亲给你撑腰,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以前看在年迈的娘亲面子上忍了,今日看谁还能护得了你周全?”

    想起这个贺兰敏之武后就是一阵咬牙。

    贺兰敏之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她这个做二姨母的功劳,让他改姓武做自己父亲武士彟的后嗣,才得以官至兰台太史令、左散骑常侍,袭周国公的爵位。

    这小子不但不感激给了他一生荣华富贵的自己,还处处让身为一国之母,与皇帝李治并列为二圣的武后难堪。

    尤其是贺兰敏之狗蛋包天,竟企图逼淫自己与夫君为大郞精心挑选的准太子妃,幸亏最后为四郞及时现阻止,但为了皇家声誉也不得不重新挑选太子妃。

    更令武后无法容忍的是,贺兰敏之行为无所顾及到,竟乘令月(太平公李令月)前往武家宅邸探访娘亲期间,逼淫爱女身边过半侍女。

    诺不是四郞(李煜)现告知,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想起这些武后心中杀贺兰敏之的心更盛一筹,当即取出书卷,挥笔历数贺兰敏之十大罪。

    第二日早朝,武后当着满朝文武宣布了贺兰敏之十大罪状:“其一,不知廉耻,与外祖母***其二,贪墨二圣赏赐用于建佛像为卫国夫人祈福的财帛,为卫国夫人服丧期间不遵礼制,饮酒作乐;其三,胆大妄为,竟企图逼淫准太子妃杨氏,调戏逼淫公主的随从宫人……”

    武后下令,剥夺武敏之一切官身爵位,没其家产,恢复其本姓贺兰,流放雷州。

    与此同时,朝中与贺兰敏之结交的朝臣一并贬官流放。

    当气势汹汹的长安衙役冲进贺兰敏之家中,锁拿贺兰敏之,抄其家产时。

    府中众多歌妓害怕的尖声惊叫四处逃窜,贺兰敏之从温香暖玉中起身,笑看着围上来面色不善,手中拿着手铐脚撩的衙役。

    穿着深绿色的刑部六品官员越过衙役,笑看着贺兰敏之说道:“贺兰敏之,皇后殿下下令拿你问罪,跟某上刑部大牢走一趟吧。”

    “呵呵呵……那个阴险毒辣的女人终于忍不住要杀我了吗?”贺兰敏之面无惧色轻笑道。

    “哼!”刑部官员轻蔑的看了一眼贺兰敏之,对着身旁的众衙役命道:“还不将罪人锁拿。”

    “喏!”

    衙役拿着手铐脚镣上前粗爆的将贺兰敏之手脚套上,押着他走出武府,关入早以准备好的囚车。

    随着车夫抽打拉车的马匹,马车咚咚的向刑部大牢驶去。

    坊内闻讯的街坊邻居纷纷出门瞧名动长安的风流才子贺兰敏之被装上囚车离去的一幕。围观的众人切切思语谈论自己所知道关于贺兰敏之被下狱的消息,谈着谈着就谈到在长安是公开秘密的贺兰敏之与其外祖母卫国夫人**一事上去了。

    不少人摇头龊骂这祖孙俩真是毫无礼义廉耻之心,做下这等龌蹉事。

    当贺兰敏之被捕入狱,将要流放岭南雷州的消息传到平康坊北里三曲中时。三曲内不少名动长安,与贺兰敏之交往甚深的歌妓失声痛哭,哀嚎爱郞之不幸,妾身身心俱痛。

    贺兰敏之长着一幅令人羡慕的好皮囊,年轻英俊、才华横溢、出身显贵、风流倜傥。在三曲中与众多年轻貌美名动长安的歌妓身心交合,把酒言欢,日夜笙歌。

    当押着贺兰敏之的囚车出长安城前往雷州时,一群三曲中贺兰敏之的老情人们自的等在城门外,拿着秀帕擦着哭花了的俏脸。众歌妓挥着柔弱白嫩的小手,流着悲伤的眼泪为难得一遇的年轻俊美、才华横溢,缠绵数载的贺兰爱郞送行。

    贺兰敏之在囚车上见此哈哈哈大笑,大呼:“吾辈此生足以!”

    贺兰敏之心中非常清楚,凭那贬死同父异母兄长,处死得罪自己的族兄,毒杀对她地位有威胁的亲姐姐、侄女,是不可能放任自己安然到达雷州。

    名动长安的风流才子,与其外祖母卫国夫人传出丑闻,为长安百姓茶余饭后谈资的武敏之被皇后以十大罪下狱,恢复其本姓贺兰流放雷州的消息在长安传的满天飞。

    刚在长安兴起大半年的各个报社纷纷抓住这一吸引百姓眼球的重磅消息,打着独家新闻连篇在自家报纸上刊登贺兰敏之下狱一事。

    随着各报社的报纸卖出长安,传向关中、山东各地,更多的平头百姓知道了长安有个长相英俊的贵戚**被下狱流放一事。

    平康坊三曲名妓给贺兰敏之送行一事更是被各大报刊争相报道,不知不觉中,三曲中的名妓名声竟传出长安。

    几日后,经报刊报道,这些为贺兰敏之送行的名妓顿时艳名远播,每日都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文人士子、达官显贵登门拜访,为求一面,甚至豪挃千金,一时身价倍增。

    几月后连岭南广州的士子文人富商、大漠南北的突厥降州刺史都知道了长安城平康坊内有哪些艳名颇盛的名妓。

    押送贺兰敏之的囚车行到岭南韶州时,一队从长安赶来的骁骑拦下了囚车,出示了皇后手谕。

    负责押送的衙役将贺兰敏之从囚车里提了出来,押到率众而来的校尉面前。

    贺兰敏之神色淡然,讥讽道:“我的好姨母竟还让我多活了一个多月。”

    “贺兰敏之,那就请上路吧!”校尉面无表情的说道,挥手两名军士上前将贺兰敏之擒住,用马缰绳嘞住其脖子。

    脖子被马缰绳越嘞越紧的贺兰敏之神色涨红,痛苦无比的沉吟着,像是在骂着什么。

    校尉脸色一皱,亲自上前勒住缰绳,双手突然用力一紧,贺兰敏之双目突睁,盯着蔚蓝的天空瞬间失去了生气。

    校尉松手后吩咐那些衙役道:“找个地把他埋了。”

    “喏!”众衙役胆战心惊的点头应下。

    校尉率部下骑上马匹迅离去,衙役们苦闷的找了块地,将贺兰敏之的尸体草草掩埋。

    直到多年后,贺兰敏之的儿子贺兰琬一路追寻而来,将其父尸体带回家乡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