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92章 立国三策
    肥沃广袤的湄沱湖南平原上,一座座城池正一点点的筑起,数万百姓依次迁居于这千万年来未经开垦的处女地。

    湄沱湖北的平原山岭里,却在酝酿着新的势力。

    经过数日的艰难跋涉,上室成定率领高句丽残部穿过渺无人烟的太白山(长白山)北麓沿暮棱水(穆棱河)北上至湄沱湖北,出现在拂涅部地盘上。

    拂涅部哨骑发现上室成定余众,见其携有老幼妇孺,青壮仅数百人,并非仇敌,过半人衣着发饰与白山靺鞨相同,便上前寻问其来何故?

    白山靺鞨本靺鞨七大部之一,习俗发饰虽与黑水靺鞨诸部有异,但两者本为同宗,语言相通。

    上室成定操靺鞨语向拂涅部哨骑相告,其率高句丽遗民千余前来投奔拂涅部,共襄大举。

    诺个角得知后惊异莫名,一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拂涅部落魄至此,竟还有人不顾生死愿来投奔。

    众所周知,拂涅部遭到唐军打击后,本为同宗近邻的黑水靺鞨铁利部、越喜部与拂涅部之间的关系渐趋冷淡。诺个角数次派人向两部求援均遭到拒绝,就连黑水靺鞨诸部领袖的黑水部首领阿石木都对诺个角求援使者避而不见。

    确定无误,是来投奔拂涅部后,诺个角极为兴奋,亲自出远门相迎远道而来的贵客,将上室成定一行人热情的接入拂涅部村寨中。

    投奔而来的上室成定一行人虽不多,仅有千余人,青壮三百余,但对于此时虚弱不堪的拂涅部来说,能增加三百余能战的勇士,数百能生孩子的年轻女人总归是好事。

    何况三百余勇士,在诺个角观察下发现,有两百余人身穿上好皮甲,腰垮钢刀,有数人身着只有在唐人身上看到的铁甲。个个精神十足,凶悍之色不亚余部落中最优秀的猎手,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打了老仗杀过不少人的族中勇士。

    诺个角见此大喜,令族人们杀猪宰鹿,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饭食款待上室成定一行人。

    酒食正酣之际,诺个角向上室成定问道:“我拂涅部遭唐人袭击,族人死伤流散,虚弱难以自保,方圆诸部不敢接纳我等。上室首领为何愿带临族人前来投奔我拂涅部?难道不知投我拂涅部,定会与我部一起遭到唐军袭击?”

    “不投,唐军就不会袭击我族吗?”上室成定饱尽风霜的脸颊笑了笑。

    “愕?”诺个角不解,寻问:“难道上室首领的部族也被唐军击破,遭到追杀?”

    “非破我族,实乃灭我国,夺我地,屠我族人。我族与唐人乃灭国破家之大恨!”上室成定咬牙切齿道,清晰的记得国内城破那一夜,褥萨被擒,麾下兵马大部被杀的鸭绿水岸边。剩下的日子率领残部于山林中仓慌奔命,躲避唐军追击。

    由于拂涅部所居之地过于封闭,外界消息传来过于迟缓。先前诺个角仅知南部以前的大国高句丽以经灭亡,具体情况却知之甚少。直到与唐军发生冲突,部族落败下,诺个角才派人前往南面的白山、粟末等部打探唐人情报。

    随着消息的不断传来,诺个角也渐渐知晓高句丽与唐国之间的数十年恩怨纠葛,高句丽去年被唐国彻底灭亡之事。

    但上室成定不过高句丽叛军中一小将,诺个角打探来的消息中并无此人。以至于诺个角将上室成定及其所率领的部民当成了和他拂涅部一样遭遇唐军袭击的靺鞨部落。

    “不瞒诺个酋帅,我上室成定本乃高句丽东部褥萨高延武麾下大将。我高句丽百姓不满被唐人灭国,去年在褥萨高延武的领导下举起反抗唐国的大旗以图复国。奈何唐人狡诈,收买城中奸细做内应,乘夜打开国内城门放唐军入城,以致复国大举失败。褥萨不幸被唐军所擒,生死不知,麾下兵马大部战死。投降、被俘的将士也被唐人贬为奴工,日夜劳作不息,累饿致死者无数。”

    原来还是高句丽一员大将,听其所说,去年与唐军于国内城攻防战,那这个上室成定就一定会攻城呢?诺个角心中暗喜,正愁拿唐人城池没办法呢,上室成定就来了。

    “我率两百余兵士侥幸逃脱,奈何无力阻挡唐人兵锋,各地也先后失守。无奈中只得遁入山林,招揽不服唐人统治的百姓于深山野林中继续反抗唐国。本无力在山林中继续坚持,幸得有白山部于我等最艰难之时伸出援手,提供庇护,才得以幸存下来。”

    上室成定悲痛道,其部下想起在林中的坚难岁月,一时食不下咽,妇女老人哽咽低泣。

    拂涅部众人闻此,心有戚戚,共同的遭遇令拂涅部人对上室成定等高句丽人充满了同情心,先前的心量隔阂在无声中瓦解。

    “当我率领族人们在白山部苟延残喘之时,听闻唐军又打击了贵部,残害贵部族人,占据贵部土地。在靺鞨诸部皆畏惧唐军兵锋,恐招来兵祸,不敢相抗时。诺个首领却仍率领族人不畏艰难,奋起抵抗,以图收复祖宗之地,于一月前斩杀数十侵犯而来的唐兵,令我等倾佩。我高句丽遗民人少兵寡,又无外援,难以单凭己力报国仇家恨,闻诺个首领之事迹,特率部前来投奔,共襄抗唐大举。”

    上室成定发自内心的请求令诺个角叹气道:“上室将军抬举我了,想必你也看到了我拂涅部境况,能战青壮不过千余,缺乏铁质兵器铠甲。而湄沱湖南却有三千身着铁甲,皆配钢刀身经百战的唐军。你我二部合二为一,能战之兵也不及唐兵一半,装备又处于劣势。抗唐?也仅有小打小闹罢了。何况唐人正在湄沱湖南各地筑城,将来南下骚扰都难。”

    “请问诺个首领真心想报仇?”上室成定红红的眼眶直直的盯着不过二十出头的诺个角,追问道。

    诺个角怒气冲冲道:“唐人屠我族人占我土地,屡次袭击我部,此仇岂能不报?”

    “诺个首领既然想报仇,何不听我一言?”

    “上室将军请说。”

    “你我二族与唐人皆有生死大仇,可正如首领所说,二部合二为一也不是湄沱湖南唐军的对手,更别说唐国在我高句丽土地上建立的安东都护府还有六万多大军。”

    诺个角闻此一惊,具自己所知,黑水靺鞨诸部也只能凑出两三万人马,以仅剩千余兵的拂涅部何以对抗唐人?

    在座的拂涅部众人脸上尽是惊骇之色,听闻唐人拥有如此庞大的兵力,心中生起无力感。

    拂涅部众人惊惧的表情上室成定看在眼里,心中无鄙视之意,谁让拂涅部生活在深山丛林中,没见识过外面的大千世界。

    “依我看来,我们赢不了唐军有三缺。其一,缺粮草;部族粮食产量有限,生存依赖于河中网鱼林中打猎,因此粮草不足造成不能养育更多的百姓。其二,缺人口,导致兵少将寡,不足以久战。其三,缺兵器铠甲;部族勇士仅身穿一身兽鱼皮衣,人手一把铁刀都难配齐,箭头大多是骨质箭头,且部族竟不会冶炼铁器。此三缺造成部族勇士们再善战,也难以击败唐军。”

    “上室将军,此三缺该如何解决?”诺个角急迫的追问道。

    上室成定胸有成足的竖起三根指头回道:“我有三策,其一:部族应立即北迁山岭之北,寻一水草肥美之地休养生息以避唐军兵锋,开垦耕地种粮,放牧牛马积蓄粮草马匹,养育更多的人口。其二:学会探矿、冶炼铁器,积聚兵甲。其三:寻机征服合并铁利、越喜等部,增加人口兵员。有此三策,以十年为期,建国立邦,定可与唐争锋。”

    “好!上室将军不愧是曾经的大国将领,见识、思虑远比我等考虑周全。闻将军之言,方知我之前报仇举措犹如小儿泄愤之举。”诺个角拍腿大赞道,起身举杯道:“拂涅部的儿郞们,今日上室将军率高句丽族人们来投奔我族,为我部出谋化策,实乃上天对于我部的恩赐。两族兄弟共饮此酒,从此合二为一,共襄抗唐大举。”

    拂涅部与高句丽人举杯响应诺个角,村寨内响起隆隆的吼叫声。

    “共襄抗唐大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