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9章 深入岭北的左路探险队
    肖道言所率领的北进中路探险队与胡安君所率领的乐浪海探险队于黑水入海口汇合后,双方在此等待龙治率领的左路探险队一月余仍未见其到来,担心起左路探险队可能出了事。天籁小说Ww『W.⒉

    左路探险队诺真出了意外,肖道言与胡安君等人继续在此等待就毫无意义。

    双方商议不再继续等待左路探险队,各自按原计划继续探索自己未探索的区域再返回平壤。

    中路探险队将沿海岸南下至东栅州都督府,乐浪海探险队将前往探索后世的库页岛,即黑水靺鞨诸部中的窟说部所居的窟说岛西海岸。

    在离开前,肖道言令人在营寨内立了块厚实的木板留给可能晚来的左路探险队,说明他们以经沿海岸返回平壤的事。

    随着两路探险队的离开,这座位于黑水入海口南岸深入海中**里的狭小半岛再度陷入寂静,仅有一座人去楼空的营寨和木质栈桥无声的述说着这里曾经的喧嚣。

    距离黑水入海口西北一千四百多里的岭北深山内6,一支疲惫不堪衣着褴褛的队伍正艰难的在荒野中朝东行进。

    随风飘荡的玄旗显的破烂而沉旧,旗帜上的唐字少了下面的一个口,三分之一的旗面快被树枝挂成布条状。

    走了半天路,身为左路探险队地图测绘组组长的张孝云累的有些气喘,驻足停下来找了块石头坐上去休息,不由怀恋起四年前跟着师父叶法善学道的安逸情景。都有些后悔自己不好好在道观里待着学通道门先贤之学,干嘛参加燕王组织的探险队跑到这蛮荒来受罪。

    迈着沉重步伐一步步向前走的将士从眼前经过,张孝云叹了口气,冲着前面的副总管龙治喊道:“龙校尉,让将士们都停下来歇息一会再走吧。”

    龙治停下脚步,回头瞧见将士们疲惫的神色,自感有些对不住他们。诺不是自己坚持一定要探索居于岭北的大室韦部,也不至于害得将士们与自己一起在这万里无人烟的荒野中艰难跋涉,还看不到前方路在何方。

    “原地休息一个时辰,准备午膳,吃饱了再赶路。”

    “谢校尉。”将士们大喜,有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的人干脆找了块大石板躺在上面舒服的哼着家乡小曲。

    “刘三郞,你说咱们从多伐岳城出后到底赶了多少里路?”

    张小五无力的躺在草地上,寻问躺在身旁的同乡好友。

    刘三郞给自己瓘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俺都记不清了,咱穿越室韦十七部之地,每部之间距离短者两三百里,长者六七百里,咱少说走了七八千里地了。”

    “那他娘的不是快万里了吗?”张小五愕然:“俺前半辈子加起来走的路都没走这么远。”

    “按原计划,咱跟本不需要走这么远,只需沿黑水顺流而下至入海口与其他两路探险队汇合即可。都是龙校尉……”刘三郞心中颇有怨气愤愤道。

    张小五看了看其他人,见没人注意到他俩时悄声道:“小声点,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告知龙校尉,小心给你下绊子。”

    “哼”刘三郞愤愤然不甘的闭上了嘴,背坐在刘三郞两人身后不远的张孝云恰巧听的一清二楚,摇了摇头心里叹道:人心不齐了啊,再这么走下去见不到尽头,这队伍恐怕就得生乱了。

    休息了一会儿的将士们找了些干柴火准备生火做饭,可从仅剩下来的三十几匹马背上取下干粮袋现,他们所剩的干粮不多了。

    干粮不多的消息迅传遍全队将士,一个个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去看干粮袋。

    看着不多的干粮,将士们情绪极其低落,望着周围茫茫群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路走来数百里,连个室韦小部落都没有,在这荒野断了粮,全队非得饿死不可。

    将士们对前景的担忧和不满越高涨,议论纷纷,不少人指桑骂槐,矛头直指龙治。

    原本他们早在两月前就该顺黑水而下至入海口与右、中路探险队汇合。

    可当他们行至结雅河与黑水交汇处,身为北进探险队副总管,左路领队的龙治却要坚持前往大室韦部,争取一次北上探险将室韦诸部地域探查清晰,再东至入海,沿海岸南下。

    可北室韦部分布在黑水以北的广大地域,比黑水以南室韦诸部所据之地还要广袤,人烟更为稀少。

    哪怕同为室韦居住于黑水与结雅河之间的落坦部都不清楚大室韦部情况,只道沿结雅河北上就可到达。

    龙治的毅然坚决北上大室韦,行程近千里,历尽艰辛,路上为了节省本就不多的干粮,不得不杀马充饥才抵达大室韦部。

    大室韦部占据的地域虽然广袤,但人口稀少的可怜,又是渔猎民族,除了些干货根本没有足够的粮食交换给左路探险队。

    结束大室韦部之行,一部分将士们并不赞成龙治提出的东进到海的计划,提议按原路返回。可回去近千里路让不少将士担忧。原一百多匹的马只剩三十来匹,即使杀马充饥也未必能走到黑水。

    左路探险队两方意见相持不下时,龙治交好的大室韦部领指明,向东走,翻过一片山梁有一条河,顺河而下可到达兀的改人聚居地,可向他们交换食物,且那离海不远了。

    将士们才大部分同意按龙治的计划朝东入海,再沿海岸返回安东。

    可离开大室韦部一路走来,目光所及不是远在数十上百里远的茫茫群山就是一望无际的荒野,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荒凉的景像令人心碎。

    交换来的吃食也在离开大室韦部这几日内消耗的差不多了,别说海岸,连那个大室韦部领所说的兀的改人聚居地都没影。

    怨气冲天的将士们令几个忠于龙治的军官急急忙忙跑去禀报。

    “校尉,咱们快断粮了,将士们心有怨气,如果再看不到希望,属下恐……”

    “吾以知晓。”

    龙治挥了下手示意他们离开,来到张孝云身前寻问道:“道长,你觉得我们还可能活着回去吗?”

    岭北之地,华夏从未有人涉足,龙治率队踏上这里可谓前无古人的开创之举。

    可毕竟华夏从始至今就龙治到达这里,没有前人的史料可依,仅从一些听父辈讲述的室韦人口中得知这一带情况极其不靠谱。

    龙治自己都害怕他们此次恐怕走不出这蛮荒大地了,也许大室韦部领所说的兀的改人聚居的海岸一带实际上离大室韦部有上千里之遥也说不定。

    “在困境中总得要有希望,诺没了希望,我们还真走不出这里。”张孝云一挥手中的拂尘说道。

    “可如何给将士们希望?”

    “龙校尉可知曹操望梅止渴的典故?”

    “这?”龙治脸色尴尬,自己就一普通府兵家庭出身,少时虽读了点书可并不多,历史上的典故更是很少涉及。

    张孝云见此呵呵一笑,讲解了下望梅止渴的典故。

    “道长是说咱学曹操?”

    “即以领会,何必明说?”

    龙治心中配服修道之人的明智,拱手对张孝云三拜,谢道:“多谢道长指点。”

    由于干粮不足了,将士们只吃了个半饱,人人一脸忧愁、愤懑的神色,垂头丧气无精打彩的向东走着。

    在蛮荒之中走了几千里路,原本衣着光鲜亮丽的探险队将士,除了军官还有一身不太破烂的衣甲外,普通士兵身上那一身玄甲早以经拿来和室韦人换了吃食。

    眼下大部分士卒身上就了裹一身兽皮,穿的就根室韦野人一般无二,毫无精气神。

    龙治看着这一切,心道诺不想办法,恐怕粮断之时就是探险队奔溃之时。那时,这支一路团结行进数千里的队伍恐将要生惨绝人寰之事了。

    龙治可不想目睹他的部下像龙朔年间追击铁勒诸部的郑仁泰部在返回时没了粮食,部下间饿得相互厮杀吞食的惨剧。

    找来两名亲信,龙治将他们派出去探路,过个一两天回来禀报说再走个三四天就能到达兀的改人聚居地,就如张道长所讲的曹操望梅止渴一般激励士卒前进。

    两天后,探险队将士们对粮食快见底越不满时,龙治先前派出去的两名哨骑回来谎报称沿着小河再走三天路程就能到达兀的改人聚居地,可以从他们那交换食物。

    不明真相的将士们大喜过望,即使没吃饱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巴不得三天路程用一天赶到。

    龙治见此不但没高兴,反而忧心忡忡。谎言要是破了非得被愤怒又断粮的部下们撕成碎片,他这百十斤肉还会成部下们活下去的食物。

    当左路探险队将士们忍饥挨饿三天后,龙治和禀假消息的两名亲信忐忑不安中,意外出现了。

    探险队碰见了一支刚打猎回来,与室韦人打扮一般无二的当地人。

    两方人马就这么奇怪的对视打量对方。

    相比起土人对探险队将士的好奇,探险队将士们无疑兴奋多了,这是他们半月来第一次见到当地人,意味着目的地快到了,他们的苦难也快结束了。

    当龙治操着蹩脚的大室韦话与对方交谈时,对方居然听懂了,并回复,他们确实是生活在这条小河入海口附近的兀的改人。

    当龙治将对方的回复翻译过来时,探险队将士兴奋的突然仰头高呼起来,吼叫声在河两岸山谷中久久回荡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