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6章 不打仗去捞金的混沌卫一
    坐在宽阔的大殿坐上,薛茂勋是又喜又愁,喜的是此次远征的琉球群岛早以被东南海探险队留下的叔孙康等人攻下了,自个只需在此将岛夷编户设立州县即可。天『』籁小说WwW.⒉愁的是即将到嘴的征服琉球群岛的军功竟然没了,这让自个如何在呈给殿下的捷报中汇报琉球之事?总不能说咱混沌卫劳师远征,结果没放一箭连个便宜都没捡着,在殿下面前给别人报军功吧!

    很明显,麾下的将士们抱着捞军功来的,可不愿为别人请功,干看着叔孙康等人因攻下琉球获得殿下的厚赏。

    何况叔孙康等人对自己率军前来极为怠慢,其在征服琉球后于漫湖南岸的奥武山筑了一座灵宫城,还在城内建了一座宏伟的道观,有众多侍女服侍他,过的跟一个土大王没区别,仅把简陋的天顺城让给混沌卫驻扎,惹得薛茂勋等混沌卫上下极为不满。

    但叔孙康等人编了一千多人的夷军,令薛茂勋也不敢轻意把他给拿下处置,只能暗自生闷气。

    因此有将领提议,干脆设计处死叔孙康等人,再贪没他们的军功。在报捷文书上给叔孙康他们按上图毛不轨意欲自立,我等不得以将其处斩,再兵剿灭叛乱平定琉球其余诸岛。反正他们就五十一人,一帮夷兵能有啥战斗力,在这海外蛮荒岛屿上还不是由我们混沌卫说了算?

    薛茂勋心中就部下的提议有些意动,攻下琉球这样的大功怎能让怠慢自己的叔孙康这个野道给得了。

    一直没说话的都尉闵仞一瞧薛郞将意动的神色,心下大惊,急忙斥道:“尔等不可胡言乱语迷惑将军,贪没他人军功,擅杀朝廷命官实乃重罪,按军规国法,依律问斩。”

    提议的将领笑道:“闵都尉,琉球离安东万里之遥,咱们做的干净点,谁知?”

    “诺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闵仞冷哼一声,向薛茂勋禀道:“将军可要想清楚了,一步走错就步步错,将来可就翻不了身了。”

    言外之意就是提醒薛茂勋多动动脑子,切莫听信一群鼠目寸光之徒的眼前小利之言。

    闵仞本想把话说的明白点,你祖父薛万彻就是没脑子才落得个身死全家流放的下场,你好不容易得陛下大赦入燕王麾下当了个将军,还像你祖父一样糊涂,你就再没翻身的机会了。

    考虑把话说的太明白会得罪薛茂勋,闵仞只好隐晦提醒。

    薛茂勋面无表情的瞧了一眼闵仞,心里有点不高兴,但默认了闵仞所说有理,出声警告道:“此议莫再提。”

    一些心有想法的将领只好偃旗息鼓。

    “既然琉球群岛没了战事,咱们接下来就好好把琉球治理一番,将岛夷编户为民迁居一地以便设立州县,剩下的就是为将士们在岛上分田地。”

    听到马上要分田地了,将领们一个个热切起来,士兵普遍能分到一千亩,除了他家就他自个。他们这些将领少说也得有个两千亩地,还可以仗着职权给自己选好地。

    “编岛夷为民户,划分田地,此事由司马谢廷总揽,所需人手从军中调遣。”

    “喏。”坐在厅堂中一直没声的谢廷领命道。

    军队里面自然也少不了文官,像编辑民户造册,丈量土地分配田地只能交由以司马谢廷为的文官处理。

    “禀将军,叔孙康求见。”

    “他来做什么?”薛茂勋皱起了眉头,“传他进来。”

    “喏。”

    叔孙康常年在海上漂泊,所有面色渐黑,但身高体壮留得一把好胡须,一身道袍龙形虎步的踏入厅堂中,笑呵呵的拱手道:“贫道见过将军。”

    薛茂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不知道长所谓何事前来?”

    自来熟一般的叔孙康找了个位子坐下,无视厅堂中一众对他没好脸色的混沌卫将领笑道:“薛将军想必正在为如何上奏燕王殿下愁吧?”

    “不知道长有何高见以解吾愁?”

    “高见没有,贫道唯有送薛将军与远道而来的混沌卫将士一件开疆拓土的战功而来。”

    “哦?”薛茂勋被勾起了兴趣,“不知道长所说哪里有战功可得?”

    叔孙康笑道:“琉球群岛西南,江南道福、泉、漳三州以东,古称夷州现燕王改名的台湾岛。”

    台湾岛?薛茂勋沉思起来,从于鸿那听过关于台湾岛的情况。该岛地域极为广大,南北估计有近千里长数百里宽的大岛,岛上住有生番,其中居住于山林中的生番生性野蛮有猎人头习俗。

    混沌卫将领们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他们对台湾岛只听过其名,不知具体。

    闵仞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叔孙康,叔孙康回神报以微笑。

    “叔孙康心怀否侧!”闵仞暗想到,好一个心机深沉的野道。

    厅堂中就坐的原东南海探险队队正,做为此次出征的向导张横心中切喜,目光颇为期待的看向深思利弊的薛将军。

    “出征台湾岛,本将得与诸将商议一下,道长请回。”薛茂勋觉得攻打台湾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叔孙康提议绝非好心,还得征求下诸将的意见再做决定。

    “喏薛将军决议出征台湾,贫道愿为将军调拨一批粮草。”

    “多谢道长!”

    “贫道告辞!”叔孙康笑吟吟的离开,心中大定只待结果。

    薛茂勋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暗骂老妖道,扫视一遍诸将问道:“你们觉的叔孙康提议攻打台湾如何?”

    “这老妖道分明是想把咱们支开,好让他继续独霸琉球群岛当他的土大王,将军咱们绝不去台湾。”

    “就是,叔孙康这老妖道心真他马的黑,俺都想一刀斩了他。”

    ……

    一众将领嘈嘈嚷嚷的叫嚣道。

    张横见此状况急了,站出来大喊道:“薛将军,我军应当立即兵台湾。”

    众将回过头看向小小的队正张横,脸一下就拉了下来。

    一个脸红脖子粗的将领当即指着他的鼻子臭骂道:“你个鳖孙,那老妖道明显的不是想支开咱们混沌卫就是想害咱们,你他娘的却还帮着他说话。对了,你跟那老妖道是一伙的,你们原先都是东南海探险队的。”

    “说,你是不是被老妖道收买了?”

    ……

    张横被正在气头的众将指责斥骂的欲哭无泪,鼓起一口气咆哮道:“台湾岛有金矿。”

    “啥?”

    嘈杂斥骂不绝的大厅顿时为之一静,一个个望着急红了脸的张横。

    连静坐一旁,一身儒雅之气的谢廷都为之一动,望向张横。

    “你所说可为真?”薛茂勋急问道,相比起叔孙康半路留在琉球,张横可是从始自终都在东南海探险队,知晓的定然比叔孙康多。要说他与叔孙康是一伙的,薛茂勋可不信,这两人根本没啥交集。

    “千真万确!”

    “在台湾岛哪?你小子快说。”刚才还斥骂张横的众将如变色龙一般脸色瞬间就变了,热切无比的眼神令张横心底凉。

    “就在过了琉球群岛最西南的与那国岛再航行大概两天到达台湾岛东北部的一座形似鸡笼的岛屿内侧海湾岸上附近,海岸向南行大概五里的一条河里有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