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4章 失策的对马攻掠
    当李煜关于定居星州、琉球两地后,优厚的土地分配政策传达准备出征的混沌卫时,整个混沌卫将士们都被李煜的大手笔给震的不轻。

    要知道大唐的均田制是十八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每人受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老男、残疾受口分田四十亩,寡妻妾受口分田三十亩。加起来也不过每户最多不过两百亩。

    何况大唐承平数十年,特别是进入高宗时代,朝廷的均田制以逐渐遭到破坏,土地被权贵侵夺而无田可分比比皆是。

    混沌卫里不知多少将士家中无田或少田,当初被迫仗着一身武艺、力气投入燕王府各项产业当护卫或劳工。

    此刻听到燕王宣布,只要他们将家眷迁到即将驻防的星州和琉球群岛,每户至少可获得一千亩地时。

    混沌卫的将士们一个个眼睛都红了,虽是海外蛮荒岛屿,但燕王殿下打包票岛上的土壤费力绝对不差,那还犹豫个啥?

    “将士们,愿不愿意带着家眷定居星州、琉球群岛?”

    “我愿意……”

    “殿下某愿意……”

    混沌卫将士们争先恐后的挥着手,以无比的热情大嗓子回应着李煜,生怕他听不到分地时漏下了自个。

    “财帛动人心,土地更诱人啊!”李元素无奈摇头苦笑道,本以为混沌卫将士故土难离,响应者寥寥,可以借机规劝殿下放弃耗费百万金开拓海外蛮荒之地。看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

    “混沌卫将士家眷接送就有劳大朴和薛三郞操劳了,吾会令崔玄调动各商行进行配合。”李煜热情的揽着两人肩膀眯眯道。

    “一生操劳命!”薛俊无语凝噎。

    被揽着肩膀的老、壮两人愁眉苦脸,唯有中间的俊俏少年郞笑的格外开心。

    薛茂勋一脸贱笑的凑上来呵呵道:“殿下,你看我能分到多少地?”

    混沌卫将十们面对千亩多的土地急红白脸的,但心底还是有点担心岛上土壤条件好坏。可做为郞将的薛茂勋早就去找张钦等东南海探险队回来的人打听过了,星州、琉球两地的土壤条件好的绝对没话说。

    得到肯定答复后,薛茂勋更为热切的想在两地多圈些地壮大家业。

    薛茂勋虽是初唐名将薛万彻之孙,可坏就坏在他这位没长政治脑子的祖父在永徽初年竟想着谋反拥立荆王李元景为帝,结果被杀,全家受牵连。不仅武安郡公的爵位没了,沦为平民,还举家流放。直到当今陛下封禅泰山大赦天下后才得以赦免。最后仗着家传武艺入了燕王麾下。

    “得了,你薛大郞将怎么也得有个三千亩地吧,加上先前功勋获地两部兑换,少说得有四千亩。”李煜笑骂了一句:“讨平了琉球,你这憨货记得赶紧圈地。”

    “哈哈哈!谢殿下赐土!”

    四千亩大地主,薛茂勋心里乐开了花。

    一旁的薛俊恨牙痒痒,不满道:“殿下,吾与李长史整日操劳,怎么也得给我们分个几千亩吧?”

    “放心好了,少不了你们的,再等个几年,一定分个更大块更肥沃的土地给你们这些大功臣!”

    等几年?薛俊纳闷了。

    李煜凑到薛俊耳旁神密的小声道:“你想好了,你现在要星州、琉球的土地不过是芝麻,将来的才是西瓜。可别贪小便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那吾还是等几年要西瓜吧!”反正不是缺钱缺土地的人,薛俊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心中颇为期待殿下又要从哪占一块更为膏腴之地。

    李煜早就想好了,打下琉球下一步就是台湾和北海道,星州、琉球与之比起来,那简直是芝麻中的小芝麻。

    混沌卫士气高昂,一点没有跨海万里远征蛮荒岛屿该有的忧虑,几乎是一天三催,催着蛟龙海起航,催着准备出征粮响的仓曹参军事窦怀恪。

    创下了大唐建国以来,最为急迫上战场的军队。

    被催的不耐烦的蛟龙海航总管和窦怀恪终于在加班加点下准备好了出征物资。

    翘首以盼的混沌卫将士终于乘上了海船出征琉球。

    在混沌卫南下时,星州的程务忠也奉令调遣五百兵马由去年在安东战场上立下军功调入赤凤卫升至校尉的宁子常率领,乘三艘中型战舰朝东出征对马国。

    不论是在平壤下令的李煜,还是调遣兵马的程务忠,亦或是指挥出征军队的宁子常。

    在他们眼里、认知里,至少从大唐能找到关于对马国记载的史料中看,对马国不过是夹在新罗与倭国之间海域,方圆不过四百馀里,土地山险,多深林,道路如禽鹿径的绝岛。民不过千馀户,无良田,食海物自活,乖船南北巿籴的蛮荒小国。

    宁子常敲着船舷笑道:“征小小对马,吾带百余兵足以!”

    实际上,对马国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属于倭国统治下。白江口之战后,倭国恐慌唐军进攻其本地,还在对马岛上派驻军队设烽火台,后来又增筑金田城守卫,并非一无是处。

    哪怕七八年过去了,倭国不再担忧唐军进攻,减少了岛上驻军,可也与李煜、程务忠、宁子常预计相差甚远。

    宁子常信心十足,令舰队直接航到对马国都外海面上。

    自设立烽火台以来从未燃气烟火预警的烽火台此时浓烟滚滚,金田城内六百余人的倭军在将领的催促下举着竹枪弓刀急忙登上城墙。

    宁子常下令在金田城北面海岸登陆,派一名善射的旅帅的将绑有劝降文书的箭射上城楼。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懂华字,时间一到立马攻城。

    对马守将为倭国八年前派驻于此的河内义长,从箭矢上取下劝降信打开一看,整个人都懵了。

    来的敌军竟是唐军,河内义长十分不解白江口之战后本国遣使上表通和称臣,为何现在派兵前来攻打?

    城下的宁子常望着眼前的城池很是恼火,虽说对马国仅有国都一座城池,可这与殿下送来关于对马国的记载不一样啊?

    城池不大,城墙不到两丈高,还是土木结构算不得坚城。守军宁子常估计了下,大有五六百之数,有着统一的服装和兵器,还有标示的旗帜。

    “这对马国不太对劲啊!”宁子常估摸着。

    如果宁子常所率的兵马中有人参加过八年前的白江口之战,一定会认出城墙上哪是什么对马国军队,分明是倭军。

    不管了,打下了再说!

    宁子常下令:“弓弩手上前,给对马夷上一通箭雨尝尝!”

    “诺!”

    装备精良的唐军分出两百人,弯弓搭箭瞄准城楼。

    城上的河内义长却慌神了,唐军的骁勇善战早就从白江口之战逃回来的倭军口中在倭国传开了。眼下人数仅比自己少不过百人的唐军进攻,拿这低矮的土城如何抵挡虎狼一般唐军冲锋?

    “莫射!莫射!”河内义长惊恐的在城上朝唐军大喊大叫道:“倭国是大唐属国……”

    河内义长从未像今天这般后悔没去学会上国语言,论他如何大吼大叫城下的唐军士兵也只是好奇的望了他两眼,箭矢照样朝城上射来。

    一番叫屈没能换来唐军停手,反到把城上听说来的是唐军本就士气低迷的倭军给震痿了。

    箭矢射下来时,城上倭军惊慌乱叫四处躲避,哪里像个守城的样子。

    河内义长更是被一箭射倒,不知生死。倭军见主帅阵亡了便一哄而散。

    “哈哈哈……”

    城下唐军指着城上竟相逃命的倭军大笑不止,没想第一次上战场真刀真枪的竟碰上这么一个孬货!

    “校尉咱们赢了!”几个旅帅队正笑道。

    宁子常亦笑道:“拿下城池才算赢!传令全军攻城,谁抓的俘虏多他就是首功!”

    “诺!”

    “抓俘虏了……”五百唐军将士兴致高昂,奋勇争先,几下就撞开了木质城门登上除了几十个被射中的倒霉鬼外,以无一兵的城墙,挂起了赤凤卫的军旗。

    为了首功,唐军将士争先恐后的去抓四处逃亡的俘虏,倭军能跑的躲进了山林,跑不了的跪地投降。

    宁子常登上城墙,这对马国虽给了他一个意外,但还没有超出预计,果然是一战而下未有伤亡的大胜。

    “校尉抓到了对马国大官,应该是国主!”只见几名士兵将中箭倒在地醒了过来的河内义长押至宁子常面前。

    “什么国主,人家叫卑狗!”宁子常笑骂道。

    “啥?卑……卑狗?”众将士一听纷纷惊奇道,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精神萎靡却不断的诉说着什么,像是在讨饶的对马国大官,不对应该叫卑狗。

    河内义长心诺死灰,不论自己怎么哭诉解释,眼前的唐军就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也不知这些上国军人指着他在说什么,竟一个个朝他哈哈大笑,满是奚落、讥讽、好奇的眼神。

    河内义长仰天狂啸:“难道上国军人里没一个懂倭语的吗?”

    直到数天后一个百济商人去倭国经商路过对马,发现金田城上旗帜换成了唐军大旗,好奇下上岸一瞧。看到了以成奴隶干着重活的原城主河内义长。

    河内义长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求着熟悉的百济商人替他在唐军将领面前说清原由。

    这时宁子常才发觉问题出在哪,可为时以晚。

    消息传回平壤后,李煜才知,消息不灵通下捅了个大篓子,大呼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