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2章 再收对马
    “从今日起,依燕王殿下令,儋罗国正是更名为星州,所在岛取名为济州岛,毛兴穴改名为毛兴县,为星州治所。天『籁小说Ww』W.『⒉鉴于儋罗其它各地尚未得知消息,则由赤凤卫程郞将调遣兵马前往收服。”

    程务忠起身拱手道:“末将领命!”

    卢照邻点点头继续道:“此次出征,我军收服儋罗仅只是初期目的,更为重要的是,在儋罗设立州县编籍户口,教化百姓、教习耕种。将星州建设成一座拥有良田百万亩,百姓皆着华夏衣冠的繁华之地。”

    “诸位奉殿下令跟我来到这蛮荒海岛,诺还想在将来调回安东甚至回到中原任职,就得好好干拿出政绩让燕王殿下看到……”

    为了激文官开拓蛮荒教化土人的积极性,卢照邻特意讲了这番话以示激励。

    卢照邻可是从跟随他来到儋罗的这群文官神情中看出了自己之前一样失落、郁郁不得志,尤似被流放边荒的苦闷心态。

    诺是不加激励,指望这群没什么斗志的文官将一群茹毛饮血、不知耕种只知打鱼狩猎的儋罗人改造成与华人无异的文明人,垦出百万良田,那还不知得何年何月。

    “诺是让本刺史现有谁故意拖沓延误政事,那我只好让他成为星州户定居于此的华人子民。”

    卢照邻警告味道十足的眼神扫视一遍众文官,至登上儋罗一直萎靡不振的众文官精神突然为之一振。

    有人讪笑道:“刺史哪里话,咱们这可是为大唐开疆拓土,化夷狄为华夏,岂能耽误国事?”

    “没有这个心思最好!”卢照邻淡淡的回道,对于他们心中如何想自己岂能不知?

    大唐文人士子,做官哪个不是冲着地位、官俸高的京官去的?即使做不了京官最好也是关中、中原、江南、蜀中等繁华之地的官。

    像安西、岭南等边塞蛮荒之地,有点能耐、门路的都不愿意去,去的不是没背景就是被贬责之人。

    眼前这帮文官没几个人卢照邻看得上眼,都是科举无望为做官不得以来安东求得一官半职,被燕王塞给他派到大多数人听都没听过的儋罗教化夷人,可想他们心中有多失意。

    程务忠所统领的赤凤卫只负责征服儋罗,消灭可能存在的反抗,然后驻防划设的各县进行军屯,顺便教不会耕种的儋罗人开荒种地。等安东农忙一到,赤凤卫就会调回去。

    相对于文官来说,程务忠等赤凤卫将士在这新设的星州只待一月就要回撤,预想中的战事又没有,此趟出征可谓轻松无比。

    比起愁眉苦脸的文官,程务忠等人心情格外的好,去收服儋罗其它各地,不过是趟武装游行。

    关于收服儋罗全岛,程务忠令都尉郑杰然、段怀简各率其营兵分两路前往征讨,郑杰然向西,段怀简向东。薛楚玉则领六百人向南穿过奥陵山(汉拿山),降服岛南部海岸的儋罗人。毛兴县则仍驻有一个营八百人的兵马以备不测。

    当薛楚玉领军路过奥陵山东侧的大草原时,被当地优美的自然环境所吸引,水草丰美猎物成群,下令停留一日在此游猎一番。

    夜晚将临,奥陵山下唐军营地。一堆堆篝火上烤着香喷喷的狸子、野鹿,众将士劳累了一天,一个个胃口大开拿着小刀从烤架上切下一片片香喷喷的烤肉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薛楚玉喝下一口小酒,感叹道:“诺是隐居于此,每日放牛牧马闲暇打猎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即使是‘采菊东篱下,悠然望南山’的陶渊明也不能比吧!”

    中路军要穿过奥陵山,又当了一次领路人的王海崇放下手中肉质细嫩的狸子腿笑道:“薛五郞年级轻轻就寻求隐居,汝一身所学岂不埋没于这荒野?”

    “哈哈哈!王道长误会吾意。当吾才华施尽,年迈之时,再回此地隐居安享晚年,岂不快哉?”

    “你不过才十五岁就想那么远,贫道佩服!”王海崇拱手敬道。

    薛楚玉呵呵一笑拱手回礼:“道长妙赞!”

    王海崇望着这片景色秀丽的荒野惋惜道:“可惜,薛郞眼中的上佳隐居之地以经被殿下先行看上了,要在此地建设一座牧马监。想必卢刺史的捷报送至平壤后,过几日就会有海船运来种马在此繁育马匹。”

    “那倒是可惜了!看来吾得在有生之年另寻一山水秀丽之地以做耄耋之年隐居之所了!”

    薛楚玉稍做惋惜了下就将之抛至脑后,寻问起王海崇海外探险之事。对王海崇所说的海外奇人异事、古怪山水岛屿惊奇不已,表示殿下下次派人出海探险,他一定请命参加去海外大开眼界。

    未写完,待会修改:

    从海岸到内6的高山,一路上还分布着众多相隔较远方圆不过四里左右,高不过6o至一百二三十丈的小山

    国都毛兴穴及其附近居住的人口大约有八千余口。按当朝右相刘相公当年所奏,儋罗有户八千,估计全岛其他地方有口两万余。儋罗人除国王有像样的衣服外,大多身着兽皮,有衣无裤,剃类似北方胡人。虽养牛,耕地却不用牛耕,粮食产量低,其民大多出海捕鱼,海上罹难者众,生活艰苦,以至女人多于男人。

    其国无小偷,住房无大门,邻里间有互助的美德,因此没有人需要靠偷窃、乞讨为生。所以,当主人外出干活,只是在家门口处搭上一根横木,以示家中无人。

    虽有弓刀楯鞘,但数量不多,更无常备军,易无甲胄。没有城隍防御外敌,没有军队训练,没有马匹。

    汉拿山,当地人称之为奥陵,山朝北面山势陡峭,王海崇只得在向导的带领下绕至山的东面登锋,俱向导所说,站在山颠上可以俯瞰全岛。

    山的东面,地形平缓形成一个高山草原,正值秋季的奥陵整座山都成了火红色,开着众多的山踯躅花,漫山遍野的枫叶等等。

    草原里活蹦乱跳的狸子、野鹿,獐子沿着山脊奔跑,与红色的山踯躅花、枫叶构成了一幅活灵活现、丰富多彩的自然美景

    汉拿山实际就是一座25,ooo年前因火山爆而形成的直径5oo米的火山湖白鹿潭。从山涯至下山至湖岸,不同的高度生长不同的植物,有济州寒兰、珠朋、汉拿松耳草、天然香草等只有济州岛才有的7o多种珍稀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