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81章 纳土归唐三
    显庆五年(660年)百济亡国之后,儋罗全国陷入混乱。日本遣唐使偶然漂至儋罗国,当时举国上下因惧怕唐军攻来,故对日本朝贡称臣寻求庇护。

    可见儋罗国小民弱下,面对大国时的胆颤之心。

    今日数千唐军气势汹汹而来,儋罗国上下,连之前提议聚兵以备不测的几个大臣都噤若寒蝉,面对唐军颐指气使不敢有半点怠慢。

    此时,儋罗国君臣百姓别说反抗了,心里只祈祷唐军能对他们这些化外之民好点就行,交税什么的,加点也没什么,只要给他们留口吃的也行。

    卢照邻旨一宣,星主高都罗垂头丧气的接下旨意后,跪倒一片的儋罗臣民心中无不松了口气。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接受吧!也许被唐国吞并并非坏事。

    星主、王子、徒内等君臣被带走,唐军接管儋罗。虽是亡国,但成了上国子民也许还是一件好事。

    听出使过唐国的高向前等人说,上国疆域广大,人口众多,威震宇内四夷莫敢不服,百姓生活远比儋罗人富裕。

    咱们儋罗人现在成了上国子民,以后改称唐人就不需要再担心受到邻国侵掠,还可能过上上国百姓一样的富裕生活。何乐而不为?

    刚才还一片哀愁之情溢于言表的儋罗臣民们想通了这一切后,个个又喜笑颜开起来,亡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从今日起,咱是上国文明人了。

    看着自己的臣民们表情戏剧性的变化,要被唐军押往平壤向燕王请罪,这辈子可能都回不来的高都罗、高都环等人脸色犹如吃了老鼠屎一般难看,心脏如被自己最亲爱的人万剑插心一般难受。

    最终的结果,竟然是为这个国家操碎了心的自己被自己的子民抛弃了。

    卢照邻对跪着的儋罗臣民大声宣布:“即日起,大唐安东都护府正式接管儋罗国政,所有百姓一律返家不得聚众生乱,违者枭首示众。”

    八千多人的儋罗臣民在懂华语的官员带领下叩首拜道:“谨尊上令!”

    “就这么拿下儋罗啦?”身为赤凤卫都尉的段怀简不敢相信的看着散去的儋罗百姓,自个可是来准备打仗,取得安东诸将中首个灭国之功而来。这一箭没放,连腰间的横刀都没来得及拔,就大吼了一声杀就结束了?

    士兵们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仗打不成了,军功也没得捞了。

    王良跺脚骂了一句:“儋罗人都是孬种。”

    身旁的一众同袍连忙点头,没仗可打下反而愤愤不平,这不是让他们跨海万里白跑一趟吗?说好的军功和奖赏就在儋罗人窝囊中没影了。

    “哈哈哈!不打仗不死人难道不好吗?”郑杰然轻笑道,拍了拍段怀简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略带伤感的眼神离开。

    搞得段怀简摸着额头不解这姓郑的啥意思?

    想起了去年第一次到辽东,遭遇的第一仗同乡张狗子就战死沙场的场景。郑杰然摇摇头,不自觉苦笑着小声道:“终究是没上过战场的小郞,没见过自己乡邻亲朋惨死战场,鲜血染红土壤的场景!”

    “段大郞走啰。”

    苦恼郑杰然啥意思的段怀简后脑勺被人狠狠一拍,猛回头,竟是薛楚玉这小混蛋拍了他脑勺嬉笑的带着部下往儋罗国都毛兴穴开去,还不忘回头给段怀简一个鄙视的眼神。

    “薛五郞,你给我等着!”段怀简气得跳脚,诺不是现在是统领八百军士的都尉了,顾及形象,非得追上前好好收拾一顿这小子。

    段怀简身后的将士们无语的看着气愤难平撒了一泡火的自家都尉,纷纷哀叹自己怎么这么不幸,摊上了这么个不靠谱竟被一半大小子欺负的头。

    唐军不费一兵一卒,和平进入儋罗国都毛兴穴。儋罗星主的居所还是去年于鸿驻于此时给高都罗建的王宫。

    卢照邻、程务忠等人进入王宫瞧了瞧,摇了摇头留下一句:“儋罗国真是又弱又穷!”

    卢照邻心里还不停腹诽李煜,这又穷又偏远的蛮荒海岛,殿下是看上了它什么?靡费万金来取,还要在此设立州县。

    走出简陋的儋罗王宫,看着眼前一片蛮荒景像,卢照邻悲从中来,想想自己近二十年的仕宦生涯,未有今日之落魄。

    在卢照邻心里,被李煜派往这海外蛮荒岛屿就等于流放发配。

    君不见,朝中仕途失意之人不都是被发配到岭南、安西等边荒州县为官吗?

    这之前从未被纳入华夏统治的蛮荒海岛,卢照邻心里简直就是发配中的发配之地。

    “早知今日,当年二考秩满去官何不逍遥自在?”卢照邻心里真是后悔死了,真不该受燕王所请去做什么燕王府友。本以为初开始担任王府友,陪同侍游居,规讽道义之外会被重用。结果重用就是让他来开拓海中蛮荒小岛。

    深感仕途失意的卢照邻叫随从拿上笔墨纸砚,当即挥诗一首《儋罗望北》抒发自己不得志,一生所学埋没,被燕王变相发配边荒的苦闷之情。

    诗中暗讽燕王不识人杰,靡费万金做这开拓开海蛮荒小岛的无用之举。

    洋洋洒洒一篇五言律诗,着笔极其辛辣。

    早就听闻卢照邻诗才盛名,少时有神童之称。

    亲见卢大诗人赋诗一首,程务忠、薛楚玉等人极其兴奋,见诗成之后急忙上前一览,小声念起来,可念着念着几人就念不下去了。

    诗句中暗讽燕王不识卢先生之才,几人还怎么好意思念下去,装作无事瞻仰起这破旧的儋罗王宫。

    “卢刺史,末将认为应立即将儋罗星主高都罗等人派船运回平壤,免得留在儋罗日久生变。”

    回过神来的卢照邻想了下,同意了程务忠所奏。

    虽仕途失意,但好歹现在是一州刺史,怎么也得把这个新设的星州给治理好,早日脱离蛮荒入华夏文明之邦。

    “容吾先写一封报捷奏章,与高都罗等人一同送回平壤!”

    “喏!”

    卢照邻在奏章中详细的介绍了一番征服儋罗国的经过,就下一步治理儋罗的措施做了禀报。

    高都罗、高都环等儋罗国有实权影响力的人,自高都罗屈辱的接旨后就被卢照邻下令软禁于船上,禁止他们再与儋罗百姓接触。

    奏章交与程务忠后,卢照邻嘱咐道:“将高都罗等人的家人一并押走,以免将来不服的儋罗人拥立其子反叛。”

    “刺史放心,我以将他们家人全部控制,没一个漏网之余。”

    “好!”

    载儋罗星主高都罗等君臣及其家人前往平壤的船只缓缓离开海湾。高都罗、高都环等人站在船舷上遥望逐渐远去的儋罗海岸线悲从中来,不由泪流满面。

    “这一生,我们都无法回到儋罗了……”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