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75章 智服黑水部二
    今日阿石木兴师动众而来,并非要与肖道言他们打生打死。网??无非是给这些从南方来的唐人一个下马威,展示黑水部做为黑水靺鞨十六部中最强大部落的实力罢了,非拂涅部那般弱不堪战,被几百人打的四散而逃。

    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向黑水靺鞨诸部传达一个信息,他黑水部能迫使将拂涅部打的四散而逃的凶残唐人向他们屈服。

    阿石木此举就是为了向黑水靺鞨诸部传递一个信息,只有他黑水部才能领导大家抵抗外族的倾轧,只有诸部重新推举黑水部酋长,既他阿石木,才能带领黑水靺鞨走向强大。

    肖道言一番略表歉意的言语令阿石木皱了皱眉头,今日他亲率族中大部精壮在此设伏可不是来听肖道言长篇大论的抱歉。

    “哈哈哈,肖总管是吧,你的歉意我很难接受。”

    阿石木摆了摆手笑道:“毕竟我拂涅部的兄弟姐妹们正在被你的族人屠杀,前几日从越喜部传来消息,又有两个拂涅部的村寨被你的族人屠灭。”

    “我黑水部做为黑水靺鞨诸部的领头羊,见到兄弟部族遭难,绝不会袖手旁观。今日在我黑水部地界上遇到了你们,如果不能就拂涅部之事给我们一个完美的交代,那你们就别想走出我黑水部地界。”

    阿石木气正严词,语气中不乏**裸的威胁之意。

    以强大的兵势断绝你们的退路,你们唐人不屈服也得屈服。难不成想以区区百余人从我黑水部三千勇士的包围中杀出去吗?

    阿石木自鸣得意的想道,只要你们屈服于我,黑水部就能在诸部中树立起足够的威望,我阿石木登上诸部领之位也就板上钉钉的事。

    肖道言不为眼前这个虎背熊腰,戴着虎头皮帽一副自信满满的阿石木酋长言语威胁所吓,轻笑道:“酋长,你确定?”

    阿石木高傲的头颅撇了一眼肖道言,得意道:“难道周围的黑水部勇士们还不足以证明我的决心吗?”

    “哈哈哈!好!”肖道言大笑道:“敢问在此的勇士就是你黑水部的全部兵马吗?”

    “笑话,我黑水部胜兵万余……”

    “哈!万余?你跟我说笑吗?”

    阿石木洋洋自得的自夸起黑水部的强大,还没说完就被刺耳的惊疑声打断。

    肖道言脸部表情极其夸张的惊喊道:“铁利部酋长可是跟我说了,你黑水部顶天了不过四千余能战之兵,你是把一群拿不了刀开不了弓的女人也给算上了吧!这牛皮可吹破了!”

    说完,肖道言还不望一个极为鄙视的眼神送给对方。

    “你……”

    经过翻译后,阿石木身边的族人们个个对肖道言怒目而视,手握到了腰间的刀把,拉起了弓弦,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

    “哼!”阿石木强忍着怒气,手按下身旁族人的刀弓,示意不可动手。

    他阿石木还没有拂涅部的那个诺个角那么愚蠢。

    令阿石木更为生气的是,铁利部酋长这个吃里扒外的老东西,不帮着同族人,反将他黑水部监实情一五一实全告知了这个唐人。使自己现在有点威慑不了眼前的唐人,令自己骑虎难下。

    “阿石木酋长你可得想清楚了,你部不过四千余兵,也就比现在四处逃亡的拂涅部多了一千余罢了。动了咱们,你拿什么抵抗我大唐百万天兵?要知我家燕王殿下脾气可不好,拂涅部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肖道言理直气壮,昂挺胸挥斥方遒,令阿石木脸色数变惊疑不定。

    阿石木身边的族人们实在是被眼前的这个唐人气坏了,被他们围困于此,不屈膝求饶,竟还口出狂言,连羞带辱他们黑水部。

    是可忍熟不可忍,纷纷叫嚷着要肖道言他们好看,不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就不配为靺鞨勇士。

    “酋长下令吧,让部落的勇士们见见唐人的血,看是他们身上穿的铁甲硬还是勇士们手中的刀矛利。”

    ……

    阿石木心情烦躁,一时拿不定主意,族人们的请战要求被置之不理。他的目的并不是来真的消灭这百余唐人的,消灭他们只会惹来无尽的麻烦和灾祸,如果能不战令他们屈服,对黑水部是百利而无一害。

    瞧靺鞨人被肖道言一番嚣张至极的话激怒而群情汹涌,大有立马冲杀之势。

    探险队将士个个紧张的不行,这要是打起来他们铁定得被这帮野人杀的片甲不留。哪怕他们个个都是从燕云铁骑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之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但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时,一股深深的无力、绝望感由然而生。

    亲卫队正担忧的拉了下肖道言衣角,凑过来小声说道:“总管,咱别牛气了行不?你再这么与靺鞨酋长硬杠下去,咱们全队的兄弟就得为你的言词陪葬了。”

    “是啊总管,听那靺鞨酋长的言外之意,并无要杀咱的意思。只要咱服个软,顶多被缴了械关起来,看在大唐的国威上,早晚还得放了咱。何必在这根这帮野人硬碰硬呢?激怒他们打一场毫无胜算的仗,这是拿兄弟们的命开玩笑啊。”

    ……

    见势不妙,旅帅、伙长等说的上话的悄悄对肖道言劝道,赶紧就坡下驴算了,兄弟们不想死在莽荒之地。

    “你们懂什么?”

    肖道言轻斥道:“正是因为阿石木不敢轻易杀咱们,咱们才有底气,态度必须强硬,拉虎皮做大旗,才能使他不敢投鼠忌器。要是降了,咱们就成黑水部的俘虏,就真是任杀任剐了。”

    “说白了这个阿石木也不是愚蠢无知的野人酋长,知晓我大唐的利害。我猜他心里正在担心杀了我们,黑水部挡不住我安东复仇而来的大军,所以才围而不攻,想以兵势迫咱们投降。如此一来,即使殿下兵追究起来,他黑水部只需服个软,将我们送还回去就行。”

    旅帅不明道:“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能杀咱们,俘虏我们还得供吃供喝,安东派兵来,他又得服软送还我们。怎么看都是他黑水部亏了啊!”

    肖道言笑道:“呵呵!铁利部酋长不是说了嘛,这个阿石木想当黑水靺鞨诸部领。前些日子生的拂涅部之事,阿石木眼下诺是俘虏咱们,不正好做给黑水靺鞨诸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