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73章 长安来的消息
    也许因为李煜的降生令历史走向产生了偏差。天『籁小说Ww』W.『⒉

    原本历史上本在去年(67o)去世的卫国夫人杨氏和辞官隐居阆中的李淳风并未去世。

    “禀殿下,这些是今天刚送到的关于长安皇家周刊、文鉴、潇湘诗社、长安商务等报社近一月行的报刊。”

    “嗯,下去吧!”

    “诺!”

    李煜随手拿起了一份“长安商务”的报纸,上面登载的都是一些跑西域的行商招募护卫、商铺招募伙计的广告,还有兜售家酿好酒、马匹牛羊等牲畜的广告。四个版面除了广告还是广告,整份报纸通篇除了长安的商人们花钱在报纸上打的广告外就没啥了,真不愧对长安商务报之名。

    李煜还在上面看到了一则卖西域胡女的广告,甚至还有一条平康坊三曲中,一名颇有艳名的歌妓设宴寻求一名才华横溢的郞子为入幕之宾,不禁哑然失笑。

    看来国人打广告搞推销的功夫,古今一脉相承啊!

    被长安商务报玷污了下眼睛,李煜笑着拿起潇湘诗社的报刊,还是看看媛娘姐她们出版的报纸上刊登的诗文来陶冶下情操吧。

    “天遥色不纯,风密雨三分。湖沸生烟起,枝垂弄影缤。路迷人两两,箫冷乐淫淫。最是思时候,凭栏梦未闻。”

    “哈,这《随感》作的倒是不错,瞧瞧是哪位美娇娘所作。”

    “嗯?竟是戴念萱。”李煜看到作者名,脑海里浮现出戴念萱文静典雅的气质。其微微一笑,露出可爱的小酒窝,配上殷虹的嘴唇羊脂般细腻雪白的肌肤,令人生起一股不敢亵渎心目中女神的心态。

    “最是思时候,凭栏梦未闻。”李煜细细品酌这句诗的内含感情,看来心目中的女神心有所属了啊!李煜突然有一阵怅然若失的感觉。

    真扫兴,品个诗都能品出郁闷来。李煜气恼的把潇湘报扔在一边,拿起了自家的报纸“皇家周刊”,了解下最近长安生了什么事,有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郞君在看报啊?”梅儿、灵儿两女脸色微红,带着喜色围在李煜左右两边,举止有点羞怯局促,令李煜有点奇怪。

    今天这两个丫头是怎么了?以前怎不见她俩在自己身边拘束一下?

    “郞君我也要看报……”

    两女红着脸,娇羞中紧紧挨着李煜左右两边坐下,抱着李煜的胳膊,整个身体几乎靠在李煜身上了。

    李煜奇怪的左右看了看举止怪异的两女,滑嫩的小脸面若桃花,明媚的杏眼满含春意惹人犯罪。

    两女不会是这么早就开窍了吧?李煜突然有点慌妙的感觉。看着依偎在自己身上的两女曼妙身姿,被抱在怀中的手臂默默的感受着她俩胸中的两个小馒头。竟小于规模了,起码是个B,平时居然没看出来?

    李煜腹中一时邪火大盛躁热难制,下身蠢蠢欲动,脑海里不断出现少儿不谊的画面。

    两名亲自送到嘴边请吃的清纯绝色萝莉,李煜脑海中冒出了诺不当场将俩女吃干摸净就对不起自己的荒唐想法。

    李煜连连在脑海里骂了自己十八遍禽兽才压制腹中的邪火,免得让自己年少**,落得个往后三宫六院万八千佳丽而不能尽享艳福,那时岂不亏大啦。

    梅儿瞧李煜盯着报纸的双目出神,好奇的问道:“郞君,你不看报了吗?”

    “郞君,要不奴家为阿郞献舞一曲?”灵儿清晰动人的嗓音寻问道。

    望着两女清澈透明、宛如秋水而充满期待的眼膜,李煜尴尬的谢绝了,拿起报纸,将自己的心神沉侵在报纸上刊登的消息海洋里,避免**控制心神。

    两女有点小失望,准备良久的一曲舞蹈还得啥时候献给郞君?也不知馨儿姐所说的有没有用?万一没用,岂不白忙活了!

    想起馨儿姐那日找来她们三姐妹,好好告诫了一番,趁早抓紧郞君的心,免得将来郞君大婚后,在燕王府还是一名无足轻重的侍女。

    哎!看来只得再寻机会了。灵儿、梅儿心中叹气道,脑袋直接枕在李煜的肩膀上。

    当李煜将皇家周刊翻开一页,看到一道醒目的标题,神色一惊。

    李煜急从书案中找出了前几日到而没时间看的邸报,找出该消息与《皇家周刊》对照,两相无误。

    标题为“卫国夫人仙逝,陛下辍朝三日!”

    下面讲述了父皇因此辍朝三日,为卫国夫人举办了一场无比风光的高规格葬礼。命司刑太常伯卢承庆主持丧葬事宜,特令宰相戴至德持节吊唁,又命在京九品以上文武官员及外朝诰命夫人,都必须前去吊丧哭拜,并送葬至渭桥。葬礼规格等同亲王,墓碑还是由父皇亲笔书写。不过一日又下诏追赠武士彠为太尉、太原王,封杨氏为太原王妃,谥号忠烈。

    规格可谓本朝除皇帝、皇后奔天外最高了,李煜看完也不尽直咋舌。诺自己当一个安安稳稳的亲王,数十年后死了也不会拥有如此高规格的葬礼。自己的外祖母开创了本朝,恐怕也是华夏历代以来最高规格的外戚葬礼了。

    可惜,李煜不再京,见不到如此盛大的场面。

    外祖母杨氏的去世,恐怕最伤心的数母后了。母后能从一个才人登上权倾朝野的皇后之路,外祖母背后的支持功不可没。

    可惜,李煜与外祖母的关系因她的情人武敏之而不融洽,以往在京时,除了过年拜节外,李煜从不登外祖母的家门。

    祖孙俩之间的龌蹉事,在长安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令李煜大倒胃口。武敏之的为人也为李煜所不齿。

    虽长得年轻英俊、才华横溢、风流倜傥,平日却是个仗着外祖母的关系恃宠而骄,为人轻佻,肆意妄为,连父皇母后为大哥选的准太子妃,小妹身边的侍女都敢下手,可见其胆大妄为到了什么地步。

    上次李煜把武敏之的下身一脚踹废了,拯救了原本历史上被其**的杨媛娘,可算是把他们这对祖孙俩给得罪死了。

    年初回去过年,李煜上门拜年,外祖母可是见都不见,在母后那见也是冷眼视之。

    这个不顾伦理的外祖母去世了,李煜也没啥伤心的。

    依原本历史,武敏之也活不长了,母后早就想收拾他了,只是碍于外祖母的庇护才放任他到现在。

    李煜看着报上外祖母死讯,无意中想起前世看过的关于这段历史,内心有些惴惴不安。

    原本被母后流放岭南的那些武家人,她的侄子们就快要被她从岭南召回在朝中逐渐担任要职,形成以她为的武家外戚势力干预朝政。不再像现在,母后原先的心腹大臣被父皇贬死或年迈辞官退休而在朝中孤立无援的境地。

    正在李煜为未来担忧出神之际,府中侍从拿着两封信进来禀道:“殿下,这有两封从阆中来的信。”

    “阆中?”这不是李淳风归隐之地吗?他有什么事?

    李煜拿起两封信,一瞧果然是李淳风的书信,一封是李采灵亲启,另一封上面写着李煜亲启。

    打开一看,李煜惊道:“李淳风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