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72章 火雷出世
    葛敬一额头的黑线,小姑娘啥眼神,贫道像妖道吗?郁闷不已道:“丫头,贫道曾有祸害过汝?为何称吾为妖道耶?”

    郑淋心惊的有些小怕怕,后退几步,“上元月夜,你扔出个黑疙瘩把殿下的好友炸成黑炭,不就像书里讲的那些妖魔鬼怪使妖法吗?如此,不是妖道还是什么?”

    葛敬无语问苍天,自己虽不曾为天下人所闻,但也是三清山脚下被当地百姓所称道,德高望重的葛仙师,到这小丫头片子嘴里就成了妖道?岂有此理!

    自觉过滤了以前常常带着徒弟下山,无耻的偷摘百姓菜地里的青菜,然后打着除魔卫道的名头跑去为村民们做法事骗吃骗喝,再骗点钱出去游览名山大川。从此,在当地百姓口中得了个葛仙师的尊称。

    “不与小丫头一般见识!”

    觉的人格受辱的葛敬吐了口粗气,甩袖冷哼一声,越过郑淋朝殿中走去。

    郑淋对着葛敬离去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小声嘀咕道:“神气什么啊,诺是让那个程务忠见到你非扒你一层皮不可。”

    “咯咯咯……”想起上元月夜那晚,醉醺醺的程务忠被老道扔出的黑疙瘩炸的乌漆麻黑而气极暴跳如雷,撒着腿在拥挤的人群中狂追的情景,郑淋就忍不住噗通的偷笑起来。

    李煜收起桌上的公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大踏步而进的葛敬。

    这老道神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盛,好吃好喝供了一年多,最后却不辞而别,只留下几张模糊不清的火药配方手札,上元月夜答应的相约日期也没能如约而来。

    现在来了,没有一点自愧之心,令李煜好一阵气恼!

    诺不是诸事缠身,李煜没太多精力、浪费人手关注这老小子,不然,非得派人翻遍全天下也得将这老家伙给抓回来。

    葛敬拱手作辑笑道:“殿下三月不见,神彩越发隆盛!”

    “仙师啊,你可是来屡行承若的?”

    “修道之人一生信守诺言!”

    葛敬一本正经的严肃道,李煜挫着牙花子,都快四个月了还算信守诺言吗?微末小节李煜也懒得跟他计较了,最重要的是火药,这老混蛋有没有寻出最佳配方?

    吾还等着破城炸药一出,拿着去炸新罗在边境上修的一座座坚固的城墙呢!

    “既然如此,不知仙师火药一物进行的如何了?”

    “殿下如此重视火药,不知殿下得到火药后将用于何处?”

    葛敬神色严肃,寻问的语气坚定,令李煜颇为诧异。

    还追问火药用于何处?除了战争是发挥它最大的用处外,难道还用来制成烟花闹着玩吗?

    只是这老道突然问这个不知何意?听其语气李煜猜到他一定以经制成大威力火药了,十分清楚火药的威力和它最好的归宿。却有此一问,难不成他的普世价值心泛滥,为安东周边的夷狄胡虏性命而担忧?

    李煜慢不经心的回道:“这得看火药的威力大小了,小的话也只能制成个小玩意用来替代爆竹,节假日炸个响来听听。”

    “如果威力大呢?大到足以开山裂石,炸死、震伤方圆二丈范围内的人畜!”

    “那它最好的用途就是战争!”

    李煜斩钉截铁的回道,盛气凌人之势令葛敬都为之一愕,叹气道:“看来殿下对火药的认知丝毫不比贫道差,甚至还看的更远。”

    “这是因为你只是一位修道之人,修身养性追求天道仙途,世间凡俗于尔等干系不大。而我生于皇家,从出身那一刻起就不可能脱离凡俗。自我降生那一刻,就承担起了大唐国运,华夏兴亡的一部分责任。既然坐到了这个位置,就得学会把头抬起来,让眼睛看的更远一些。诺是浑浑噩噩一生,岂不是太过不幸?”

    “哈哈哈!看来殿下的理想一定很远大!”

    葛敬爽郞大笑道,历朝历代多少皇子皇孙会将自己的出生与王朝、华夏兴亡相联系?有心者为夺得皇位也不过是贪慕至高无上的皇权,维持自家一姓之天下,华夏兴亡有几人提起过?

    今日李煜的回答到是令葛敬心中叹服,少年之龄却有如此心境,他日想不成就一番伟业也难。

    李煜笑道:“仙师,现在可否告知我,你的火药如何了?”

    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李煜为了自己私欲而搅乱天下,即使没有火药也无足轻重。

    葛敬渭然长叹:“殿下想要的火药最佳配方在此。”随即从袖中取出一张帛书递给侍女呈在李煜的面前。

    “制成威力大的火药用料几何,如何使它产生开山裂石之威,在帛书中贫道都有详细的记述。贫道这还带有三枚自制的火雷,装药量不同而大小不同,所造成的威力也不同,殿下可以借鉴一二。”

    记述火药制作的帛书和拳头大,黑不溜秋的铁疙瘩,李煜看在眼里心中有一股小激动。

    古代的黑火药配制中硝酸钾、硫磺、木炭的比例为15:2:3。但李煜对黑火药的制作配比只停留在前世看的穿越小说中的描述,印象非常模糊,具体配比多少和需要哪些原料都不太清楚,只记得要将火药颗粒化才能使它发挥最大威力。不得以,在意外遇见葛敬,得知他会制作火药后才委以这不靠谱的老道重任。

    握着拳头大的铁疙瘩,手感还有点重,一根引线穿出来,原始手榴弹的感觉。

    “那就去校场上试验一下火雷的威力几何!”

    一行人来到王府秀衣卫训练的校场,李煜令人在校场上挖出一条深达五尺,宽三尺,有15尺长的壕沟,用于测试者卧倒规避危险。

    再令人将一些鸡鸭鹅、猪用绳子绑住脚,依次固定在一个方圆三丈的范围内,用以测试火雷的爆炸威力。

    李煜在秀衣卫校场上的奇怪举动吸引来大批府中好奇的侍女和秀衣卫们驻足观看。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李煜叫来杏儿令她带着秀衣左卫将那些好奇的侍女拦在三十丈外。

    此次测试意义重大,李煜特地将在平壤的几个亲信将领薛讷、张世、李业嗣等人传来观看。

    选派了两名头脑机灵的侍卫站在校场挖出的壕沟里,在李煜点头示意下,其中一人手持火雷,将引线点燃,旁边一人负责紧盯着他,以防他没能将火雷丢出去就以最快的速度捡起来丢出去。

    引线被点燃后侍卫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火雷丢到牲畜中间,两人立马卧到壕沟里。

    三十丈外,聚在一起的靓丽侍女们小声讨论着殿下今日这么大阵仗在校场在干嘛?

    “嘭”

    随着一声巨响,犹如平地一声雷。校场上火光一闪暴起大量烟尘,随即就传来猪声撕力竭的嘶鸣和未死的鸡鸭扑腾声。

    三十丈外围观的侍女们被吓了一跳,花枝乱颤惹人侧目。

    一大股硫磺的刺激性气味朝着李煜一众观看的人群铺面而来。

    葛敬对自己研制而成的火雷很有信心,神色自然。既然将火药配方与火雷都交出去了,也没什么好忧虑的。天下之事还是由该操心的人去操心好了,吾一修道中人插足其间徒惹笑谈。

    李煜迫不及待的跑到校场查看威力如何,只见六尺内牲畜俱死,两丈内皆受轻重不同伤,威力虽远比不上后世的手榴弹,但在当世却是足以。

    李业嗣瞧现场牲畜惨状,神色动容道:“这火雷竟有如此威力,那往后守城,此岂不是绝佳利器?”

    “诺是改良改良,还可用投石机抛至敌方城墙、军阵之中重创敌军。”薛讷亦是赞同的提出自己的见解。

    张世哈哈大笑道:“殿下,当立即令工匠们制出个三五万个,咱们安东军就可以立马南下灭了新罗。”

    新罗岂是出了一件新世武器就能弹弹间灭的?

    李煜对张世的胡言不禁摇了摇头,转身向葛敬拱手道:“仙师为华夏,为大唐存续添一利器,定为后人铭记,本王再此谢过!”

    葛敬怅然道:“后人铭记与否,贫道并不在意,只希望殿下善用此物!”

    ……

    “此事与了,贫道去也!”

    “仙师……”

    葛敬谢绝了李煜挽留,于当天离开平壤,说要好好游历一番安东山水!

    唯有李煜心中感到遗憾,此等奇人却不能为自己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