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71章 妖道驾临
    平壤城东市的逍遥醉酒肆来了一位穿着邋遢的老道,腰间配着一把七尺长的道剑,走路虎虎生风,睥睨众人。

    让人奇怪的是,这老道身上有一股火硝味。

    老道选了一个靠窗的雅坐,向店中的酒博士招手道:“酒博士,来一壶馨香泉。”

    “好嘞,不知道长还要点些什么菜?”酒博士殷勤的擦着道长面前的桌子寻问道,并递上了一张彩纸菜单。

    老道在菜单上随便勾了几道肉菜,便将单子递给了酒博士。

    “道长请稍等,酒菜马上就来!”

    酒博士非快的将菜单传回了厨房,从收银台取了一壶馨香泉放在道士的面前,还有两碟免费赠送的咸菜。

    “道长请慢用。”

    老道正是东晋有小仙翁之称的葛洪之后,葛敬。受李煜所请研制火药一物,成为燕王府坐上宾。但却在燕王府待了一年之余,丢下徒弟王海崇,带着李煜赠送的大笔钱财消失。留下一封信向李煜报了一声谦,说自己不喜拘束,率性而为,要去探访名山大川拜访天下同门道友追寻雷法之精妙,从此消失两年,毫无音讯。

    不想在新年之际的上元月夜被李煜在长安抓了个正着,寻问火药一事,最后寻机溜了,丢下一句三月后自会到平壤一见。

    三月之期以过,葛敬失约最后还是来到了平壤。

    给自己满了杯酒,葛敬一饮而尽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也不知李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葛敬长叹一声,“小小年纪心思却如此缜密,贫道修道半生,略尽世人心态却看不透你这小小少年郞。”

    修道之人有趋福避祸,预算天下人、事之能。

    葛敬在李煜身边待一年之余,静观其种种举动皆有深意。观李煜眉宇之间有皇道之像,非池中之物,眼膜深处透露出一股霸绝天下的威临之势。观其面像虽有一股柔情之貌,实则在柔情的掩盖下是一种睥睨世间的凶悍之风。

    有这种面相的人,往往一生杀孽甚重,有搅动天下风云之能。

    如历史上记载有此面相杀孽无边的白起、项羽皆是如此。

    更令葛敬心惊肉跳的是,在燕王府待的那一年里,见过了周王李哲、冀王李旭轮,两人皆有皇道之相,反观太子李弘、沛王李贤仅有半龙之尊,且是早殇命难之相。

    一门三龙两哀,岂不是天下大乱之兆?

    三龙之中,尤以李煜龙气最盛,却非纯正的金黄龙气,反是黑暗无边,令观相的葛敬心忌无比。

    不解、迷惑,为天下苍生担忧的葛敬拜访当代道门领袖级人物李淳风,寻问李煜面相何解。

    李淳风笑称:“天道难解,我等修道之人何须在意世间沧桑呢?”

    “这事关天下兴亡,我等道门子弟岂可学那骗人把戏的佛门之徒耶?”葛敬怒气冲冲道:“道友身为朝廷秘阁郎中,掌天文,稽定历数,凡日月星辰之变,风云气色之异。以算国运沧桑,今岂可作壁上观?”

    李淳风只是笑笑回道:“道友一向不问世事,虽一身才华卓著,修道之途造诣非凡。却避世荒野,仅为同道数人知之,世间凡夫俗子不闻汝名。今怎如此关注世间凡俗之事?”

    “贫道随性!”问不出个所以然的葛敬甩袖而去。

    如今想起当日与李淳风之间对话时,其面相神态自诺,世间之事犹如尽在了解之中。

    也就是说,燕王面相,李淳风从始自终都知晓,何况燕王还是他的徒弟,其孙女李采灵与燕王过于亲密。

    难道这老小子早就在给他李家后辈下注了?

    哼!他日定往阆中与这老小子论道论道。

    因为心中对李煜的不安,又在研制火药之时,发现了一种新配方,可使火药有崩山裂石之威,端得利害无比。

    这时葛敬害怕了,他怕亲手制成的利器为李煜所用危害天下苍生,便以游名山大川、拜访道友寻雷法之法为名不辞而别。

    上元月夜,说三月后亲去平壤,那不过是葛敬当时的托词罢了。

    心知火药一物要制成并非太难之事,能开山裂石之威的配方不过是将硫磺、硝石、木炭三种原料按一定比例配合而成。燕王不能从他这得到这个配方,还可以从他以前留下的手扎、徒弟王海崇那琢磨出正确的配方。

    葛敬就这么忧心忡忡的在上元月夜当夜离开了长安,前往蜀中,坐船顺江而下。一路上看山山不秀,见水水不灵,可谓糟心之极。

    直到登上衡山之颠遇到同为洪州人士,一身仙风道骨,人称“胡长仙人”,正领着坐下弟子带着工具在衡山测当地纬度,计算经度的胡惠超老道。

    两人也算是旧相识,葛敬自然谈起了李煜的面相问题,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胡惠超没像李淳风那般明知原由,却装作世外高人,给葛敬一个答非所问凸显自己高深莫测之能。

    但也没有将自己与李淳风推测的结论告知葛敬,只是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忠告:“燕王乃华夏大兴之人,黑暗之风扫的并非神州大地。道友安心去平壤!”

    这才有了葛敬来到平壤。

    只是跨过辽河后到平壤的这一路上所见所闻令葛敬心中难以释怀。

    路途所经安东各个州县都有军队将士在征集当地百姓青壮编籍为兵,组织训练。从当地百姓那打听到,都护府视当地青壮合格者多少,以一至四个县的青壮新编一个三千人的卫、军编制,农闲训练。农忙务农。

    葛敬早以打听到安东都护府下有兵员六万六千人,据百姓口中得知的情况,再以安东都护府现辖县计算,安东保守可增兵农合一的十万大军。(虽与事实有出入,实际只是原有基础上翻了一倍)

    几月后,燕王麾下岂不是拥有十六万六千人的大军,雄踞安东,虎视中原?

    万一胡惠超推论错了,燕王一时为权利所诱,想染指皇位,这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葛敬自嘲一声,吃起了酒菜。品着美味佳肴心中又止不住对燕王赞赏一番,竟能想出将菜做的如此好吃的法子。

    来都来到平壤了,吃饱喝足的葛敬心一横,牵着马匹前往燕王府,即都护府所在地。

    “来者何人?”守卫将葛敬拦下。

    “贫道葛敬,特来拜访燕王殿下!”

    “原来是葛仙师。你快去禀报殿下,葛仙师到。”守门的校尉认出了葛敬,立马指派一名卫兵去通报,自己恭敬的上前问候:“殿下有令,仙师到来可直接入府。”

    “贫道谢过校尉!”

    “请!”

    葛敬在校尉亲自引领下前往李煜办公,面见群臣的大殿。

    郑淋跨出殿门,迎面见到一身破旧邋遢道袍的葛敬,觉得眼熟,仔细一瞧,眼睛突然睁大,惊道:“妖道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