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8章 灾民的新天地
    安东的春耕在三月至四月的中旬开展,经过都护府督促,各地方官吏抓紧组织当地百姓开展开荒耕种,基本完成了春耕播种的年度大计。天籁『小说WwW.』⒉

    时间就这么在百姓忙碌中迈入五月,天气逐渐转热,意味着酷热的夏季不再遥远。

    安东开拓团半年的努力,现累计往辽东运送了十六万之多的中原灾民,为此在整个安东黄渤海沿岸平原新设置了十五个县用于管辖移民至此的灾民。

    在粮食未收获的这几个月里,十六万之众全靠安东都护府接济渡日。由此造成都护府粮食压力从年初起一直居高不下,李煜的大量钱财用来在江南购粮,还得花不少钱雇佣江南海商将粮食北运。

    幸亏大唐有载两万石的海上巨舰,不然李煜非得吐血不可。

    安东冬季虽苦寒,可春夏秋却是风景秀丽风调雨顺,很少生干旱、洪涝等造成粮食减产的自然灾害。

    更因此地地广人稀,动植物资源异常丰富,百姓们想从野外获取食物并不是难事。后世形容北大荒的“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荒芜景象同样适用当下的安东沿海一带。

    官府只向移民提供每日口粮,还是经过细算,只保证青壮男子每顿饭能吃保,老幼妇孺则只能吃个半饱。随着春耕结束,青壮男子每顿口粮也降低到半饱的程度。

    对这一变化,一些百姓心中虽有埋怨却并无闹事之举,比起在家乡经历两年天灾,有一日没一日的苟活,现在的生活可以称的上是幸福安康了。

    在老家没灾的平常年景,一日两餐饭就不错了,跟着安东开拓团移民安东,官府还给一日三餐呢。虽只是吃个半饱,但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移民来说,这样的生活使他们对安东都护府可谓感恩戴德。

    至于想吃个饱,吃个菜,离村不过几里地的山林里有的是各类能吃的野菜、菌类,量大不愁人采摘。会设陷井、打猎的百姓还可在丛林里弄点野味回来改善下伙食。

    移民们在安东这片广袤的新天地里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应,在官府得力的组织和安排下过上比家乡生活更好更有前景的新生活。

    当然,李煜也没少利用此大好时机收取民心,令安东开拓团和各地官方在给移民分田地、农具、赈济粮时,大肆宣传此乃安东都护府大都护燕王的惠民仁政。

    以至于现在安东新设的十五个县,在春耕一结束,清闲下来的百姓们自组织起来为了报答李煜的恩德,以经给李煜建了六座生祠,建庙廊,塑其像,永享当地民众的供奉,还未建好的有五座!

    当这消息传到李煜耳朵里,不由笑道:“这个时代的百姓就是淳朴!”

    建生祠虽是自行为,李煜考虑到百姓生活艰难,不宜浪费民力,下令紧急叫停了百姓正在给他建的生祠。

    小时候,郑成跟着他爹学过在山林里设个小陷井抓兔子的本事。随着春耕忙碌结束,幼子正在长身体需要营养,郑成便每过两三日便进一次北面的山林,在兔子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小陷井,只待兔子经过定会被缠住,每二次去就能逮回来吃顿肉。

    “郑兄弟在家吗?”

    “在呢。”郑成放下手上的活计,招呼来串门的邻居王良。

    王良走进门来哈哈笑道:“郑兄弟,山林里有不少长的壮硕的野猪。哥哥想啊,咱们这么隔三差五的往山里跑逆是累人,倒不妨干票大的,杀只野猪回来吃肉得了,吃不完的还可以拿到县城卖掉,或买盐腌制起来。最近从县城那听说,一家百货铺在咱县开了业,铺里的盐比在老家的盐的还便宜两成……”

    移民先前都是灾民,没有钱,所以像盐也是由官府暂时供给,但诺要多用,则只能去县城的商铺里自己购买。

    “捕野猪?”郑成有些迟疑,山林里的野猪他也是见过,成年公猪个头硕大无比,眼测足有四百多斤重,比之家乡的野猪大多了。

    郑成在丛林里只要一看到野猪,距离不是足够远的情况下就赶紧爬上树等野猪走远再下来。

    “王兄,这安东的野猪可是非常危险,就凭咱俩人能行?”

    “放心好了,我还在村里找了四个好手。咱们只需在野猪将要过的路上挖个深坑,保证让野猪有进无出。”

    王良自信满满的拍着厚实的胸部肌肉保证道,叫郑成赶紧带上家伙跟他上山。

    王良是村里唯一的铁匠,虽不怎么会打制兵器,但打个简单的矛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行五人就拿着长矛带上绳索朝野猪常出没的山林里摸去。

    王良轻车熟路的带着众人来到一个小河沟处,现一群野猪正在喝水的野猪。

    “快,待会那些野猪喝完了水就会从这经过,咱们在这挖个大坑,让那群野猪往里跳……”

    王良唤着郑成他们四个在离野猪喝水四十余丈远处,由野猪走出来的路中间挖起了大坑。他可是观察这群野猪好几日了,每天都会来小河边喝水拱泥,然后再慢慢悠悠的从这条路离开。

    一个深达一丈的大坑就此挖成,上面铺上落叶掩盖痕迹,王良等人随即离开去打其它猎物,只待回来时查看陷井里有没有即可。

    “哼哼……”一个多时辰过去,野猪群哼哼唧唧的离开河沟往回走,一头硕大的公猪傲然的走向陷井所在的位置。

    “嘭”的一声,四百多斤重的野猪一脚踩空,嘶鸣一声率在洞里就卡住了。

    “有猪叫声!”

    “哈,有野猪掉进陷井里啦。”

    打了些兔子山鸡回来的王良、郑成一行人隔老远就听到野猪被困的嘶叫声,一个个大喜过望,快步跑向陷井。

    “哇!好大一头野猪!”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竟然捕获一头硕大无比的公猪,它的身躯足有六尺长,宽也有两尺,卡在陷井里动都动不得,此外还有一头不大的母猪。

    “赶紧宰了抗回去,还有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王良看了下天色说道。

    王良、郑成举着长矛给两只野猪的脖颈一矛刺下,过了好一会儿野猪才停止呼吸。

    六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野猪拖上来,极其艰难的将两头野猪抗回村里。

    郑成拖着疲惫的身躯刚回到家里,妻子张氏慌乱道:“当家的不好了,官府下午来人要征你去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