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6章 采集东珠
    铸铁城因当地铁矿的开发,炼铁坊的蓬勃发展,人口大增。

    除了两万奴工外,铸铁城聚集的工匠及其家人,耕作的百姓和驻扎在此的破虏军及迁来的军队家属加起来以经超过两万口。

    李煜因此将铸铁城改为铸铁县,置铸州,由破虏军郞将刘滔暂代刺史。

    “郞君,别闹了……”

    馨儿在李煜怀里不停的扭捏,满脸娇羞道:“这是你要的铸铁城炼铁坊坊主张根生派人送来的关于炼铁坊上个季度的产量报表。”

    “馨儿你可真是吾的好助手!”李煜笑的有些放荡,随手将报表放在案几上,全然不顾羞红面脸颊娇艳欲滴的馨儿,双手环住馨儿的小蛮腰,不停的在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上来回抚摸,过足了手瘾才放了她。

    馨儿满脸绯红,狼狈的逃离李煜的魔掌,整理起自己凌乱的衣裳,媚态十足的柳眉白了一眼李煜,诱人的红唇轻斥道:“郞君,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在这书房之内,李煜毫无顾忌的淫笑道:“还不是馨儿姐长的越发娇嫩诱人,本郞一时生情难制啊!”

    “哼!郞君你真是一个十足的登徒子!”

    “只对你。”

    馨儿轻哼一声,故作傲娇的不与理踩,坐到离李煜几步远的坐塌上淡定的哼着小曲品起清茶,内心却是窃喜不已。

    李煜拿起炼铁坊的上个季度的报表,往下看李煜笑容越盛。

    报表上清晰的记录了炼铁坊在上个季度以建成一百个炼铁高炉投产,每月可产铁五百吨,上个季度出铁足足1500余吨,炼得钢材600吨。(李煜在千斤的基础上引入后世更高的重量单位“吨”)

    就都护府下发的任务如制做犁头、镰刀、铁锅、锄头、斧头等发给移民的农具和向各移民县提供铁料的完成情况做了详细的说明。

    中原收拢的灾民还未运至安东也就万把人了,移民安置情况到六月底将彻底结束。

    根据报表,炼铁坊如今的产能比起年初以经提高了五倍有余,工匠人手在上一个季度也进行了大幅扩张,在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里满足移民定居所需的农具生产完全不成问题。

    在上个季度,李煜因移民安置开展春耕的紧急情况下,令刚开始产铁的炼铁坊以生产农具为主,打制兵器铠甲为辅。

    如今农具需求并不急迫,李煜想着将炼铁坊的主要生产方向调整到兵器铠甲等一系列军需上来。

    尤其是前些日子,李煜敲定了新建五凤、七灵卫,两仪二圣军和新辽八军,所需要的兵器铠甲十万计。

    新军将在农闲时的五六七月间编成,李煜想着得赶紧传令炼铁坊现在起抓紧生产兵器铠甲,不然新军训练时连兵器都凑不齐,那就闹笑话了。

    李煜立即起草了一份发给炼铁坊坊主张根生新的生产任务,命侍女传给记室参军事薛耀,令其下发至炼铁坊。

    审议完今日工文后,李煜抬起头看见馨儿静坐于塌,悠闲的饮茶看书。

    李煜揉着脑袋好像近几日有两个熟悉亲密的人不见了似的。

    仔细想了下,好像以前经常在耳边叽叽喳喳不停的杨诗雁、李采灵以有好几天没见了。

    “馨儿姐,诗雁和采灵怎么好几天不见人影?”

    馨儿一听捂嘴轻笑道:“郞君,你现在才发现啊?这要是让诗雁和采灵听到非得回来跟你闹腾不可。”

    “哦?她们两个小娘子跑哪去了?”

    “带着人组织船去鸭绿水捞东珠了呗!”

    李煜惊道:“她们什么时候去的?路上要是遭遇高句丽叛军余党怎么办?”

    “放心吧我的郞君,她俩可是从秀衣右卫中抽掉了五十名武艺精湛的娘子跟随,弓弩箭矢可带了不少。从蛟龙海航调了两艘轮船三十名水手,船行在水面上,那些丛林里的叛军残余也拿她们没办法。”

    “那就行,不过保险起见,我还得令鸭绿水沿岸驻军注意下她们,免得发生意外。”

    平壤的李煜担心着跑到鸭绿水的两位美娇娘,诺是生意外,二人香消玉殒,李煜非得痛心死不可。特用八百里加急信使传令屋城州都督府都督程伯献,镇守国内、丸都的定蛮军郞将梁成业,沿途派兵护卫杨诗雁、李采灵一行。

    不知李煜担忧的二女,正意气风发站在船头指挥着从鸭绿水沿岸招来有采蚌经验一百多人潜入水底采蚌,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

    四月下旬的东北冰雪早以融合,正是采集东珠的最佳时节,不过两日,杨诗雁的招募来的采珠人就采得大小东珠十三颗。

    东珠因质地圆润硕大,色泽晶莹透澈,得之不易而弥足珍贵,大唐内地往往一颗难求。在长达近二十年的唐灭高句丽战争,更使得原本就不怎么兴盛的辽东采珠业直接衰竭,以致李煜平定高句丽遗民叛乱,竟连颗上品东珠都未缴获。

    李采灵手里把玩的正是两天来所采集的东珠中唯一达到上品的一颗。

    “诗雁姐,你说这颗东珠要是拿到长安东市去买,会不会卖到三十贯钱?”

    “三十贯?”

    杨诗雁一把将李采灵手中的东珠夺过来,按了下李采灵秀气的额头没好气道:“我的采灵妹妹,你这是败家啊!这可是上品东珠,在大唐那是一颗难求,岂止三十贯?我去卖三百贯还嫌低了呢。”

    “这么贵?”李采灵樱桃小嘴张成了O形,“诗雁姐,你没骗我吧?”

    “不然呢?”

    李采灵看着杨诗雁手里端祥的东珠,柳眉里闪着一串串发光的星星,确切的说是金元宝。心里盘算着,这要是采到二十来颗,那岂不是几千贯钱到手?

    如果杨诗雁知晓了李采灵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嗤之以鼻,得到上品的东珠不好好自己收藏着,去换那些铜臭味十足又笨重的要死的铜钱,这不是傻吗?铜钱可是会贬值,上品东珠不但不降价,反而会上涨。

    突然想起了什么,杨诗雁的笑容犹如一股温暖的春风拂过李采灵清新秀丽的容颜,笑嘻嘻道:“采灵啊,你知道姐姐很喜欢东珠,去年摆脱四郞给我弄颗也没弄到,害的我现在只得自己组织人手来采珠。这颗冬珠就先归姐姐了好不好?”

    “哦,好吧!”想着按计划还要这鸭绿水采很久的珠,李采灵大方的将这第一颗上品东珠让给了诗雁姐。

    杨诗雁高兴的拉起李采灵滑嫩的双手,亲切的喊着:“采灵妹妹真好……”承诺回去后送李采灵一样上等昆仑玉佩。

    拿着手里的东珠对准阳光照射,散发出五彩光泽,杨诗雁欣喜不已,想着回去后把它镶嵌在哪种款试的首饰上才好,到时佩戴起来光彩熠熠,尽显高贵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