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5章 多难的东南海探险队
    众所周知,热带地区因没有四季交替常年炎热,成为全球各种寄生虫传染病的高区,依靠蚊虫叮咬传播而形成各种各样的热带病,如疟疾血吸虫病丝虫病登革热黄热病……。.』.

    南洋诸岛,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当属疟疾,常年湿热的南洋地区成为疟疾传播源按蚊滋生的温床,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在南洋诸岛中,又属新几内亚岛和婆罗洲的热带病最为凶猛。

    东南海探险队自南下吕宋后就霉运不断,先是在一处海湾处被土人袭击,十人被杀;后又遭遇海上巨浪,七人不幸被巨浪卷走,后在其它海岛上,也不时与当地土人生冲突,死伤不下十数人。

    如今,在海上漂泊的船队更是全船陷入恐慌之中。

    张钦率领船队于半月前在婆罗洲东北角登岸考察,后离开婆罗洲转向东航线,探索吕宋岛南方各大岛。

    不曾想,当船队航行至菲律宾东部萨马岛西海岸时,船员中有八人生骤感畏寒,全身冷,皮肤起鸡皮疙瘩,口唇,指甲绀,颜面苍白,全身肌肉关节酸痛,进而全身抖,牙齿打颤。持续时间长达一刻才自然停止。

    两三天后,这几人又产生热症状,体温高的吓人,辗转不安,呻呤不止;有的谵妄,撮空,甚至抽搐不省人事;有的剧烈头痛顽固呕吐,持续时间长达一两个时辰。到后来不止烧,还全身莫名大汗淋漓,衣服湿透。

    这些患病症状都是间歇性的,时间一过患病者又可恢复食欲正常工作。

    但这些稀奇古怪的病症却吓坏了整个探险队的船员们,随队的三名大夫从未见闻过此病症,只能开些常见的治烧感冒虚寒的药。

    熬了大夫开的药给患者喝了后并无见好转,病情反而越严重,出现昏迷,全身抽搐不止,伴脾肝肿大,贫血症状。

    患病者也从最初的八人增加至二十三人,使得张钦不得不下令在这座不知名海岛靠岸医治患者。

    随者患病人数的增加,大夫束手无策,船员中开始出现恐慌压抑情绪,流言蜚语盛嚣尘上。

    一伙生火的船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跟你们说啊,这是疫病。我以前听家乡跑过南洋的乡亲说,这南洋地区多毒虫蚁兽是典型的瘴痢之地,多各种传染性极强的恐怖疫病。一艘船上一人染病,数日内全船人皆会被传染,药石无救,最后极其痛苦的死去。”

    “现在以经有二十多人被传染了,那我们岂不死定了?”

    “这可不一定。”有人反对道:“以前听老人们说过,爆疫病时,最好的方法是将那些染病者赶到深山里去,远离他们,将他们住用过的衣物房子一把火烧了,则可以避免被传染。”

    “那咱们是不是把他们丢在这,他们用过的东西全烧了就行?”

    “你说的轻巧,把这些人丢在这,还得张总管和于校尉同意呢。患病的人里可是有于校尉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说丢在这蛮荒岛屿,他能同意吗?”

    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把手中的干木丢到火堆里不满的嚷嚷道:“这怎么能行?他于校尉总不能顾着自家兄弟置咱们全船的弟兄死活不顾吧?咱们不能在这坐以待毙,说不定哪天我们中就有人被传染了,得赶紧去找张总管问个底。”

    “对,咱们不能在这死等着,老子宁可战死也不愿在这傻傻的等着染上疫病痛苦的死去。瞧那些患病的人,都被折腾的不成人样了。”

    这些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毫不顾及起来,闻声围过来的船员越来越多。为了保命,大家群情激昂,吵着闹着要找张钦要个说法。

    张冒恰巧路过,驻足听清了船员们在谈论的内容,脸色一惊,他们这是要闹逼官的事啦,急忙跑去找张钦汇报此事。

    船队爆的疫病使张钦一筹莫展,揉着额头不知如何是好。刚才陈大夫前来告诉了他一件更揪心的事,肖大夫染病了。

    整个船队就三个大夫,现在有一个还染了病。加上近几日船员中舆情汹涌,这要是传出去,连久经医药的大夫都被传染了,被恐慌情绪笼罩的船员还不炸了锅?

    张冒急冲冲的跑进来,额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

    “总管,船员们现在议论纷纷,鼓噪要你现在做出决定。”

    “什么决定?”张钦眉毛一挑,暗道这些家伙现在想生事?

    “哎?”张冒叹气道:“疫病爆,大家都知道最好的办法是将他们隔离。但船队还有任务,还要返回故乡,疫病又治不好。为了船队其他人的安全,船员们鼓噪要你将这些患病的人留在此地,船队立即离开。”

    张钦心中有些压抑,这些他又何尝不知,只是做出把跟随自己半年多的部下丢在这海外蛮荒岛屿上自生自灭他心中难安。况且,于鸿极为反对做出这种抛弃同伴的事,患病的人里有好几个都是跟随他征战沙场的老部下。

    “请张总管出来说句话。”

    “张总管,今天又有几人染病,连肖大夫都被传染了,我们不要在这等死,我们要回家。”

    “对,咱们要回家,离开这鬼地方。”

    近两百名船员聚集在张钦的帐外,鼓噪着要他出来做决定,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说不定这些船员们就得暴动了。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过程!

    他们亲眼见识染病者病时浑身抽搐不省人事,皮肤烫的红,头痛欲裂惨叫不止,不过几日身体消瘦如鬼魅。

    面对聚集在帐外群情激奋的船员们,张钦硬着头皮出来安慰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张总管有话要说,大家静一静。”船员人有威望的队正大声喊道,嘈杂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注视着张钦,要是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决不罢休。

    张钦唉声叹气道:“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在这海外生死患难的弟兄,你们叫我下令把他们扔在这蛮荒岛屿等死,这叫我内心何安?回去,我该如何向燕王殿下和他们的家人交待?”

    满脸横肉的家伙越众而出,不满道:“总管说的哪里话,将染病者留在此地,是大家的意愿,非总管一人之责。何况,这是为了船队着想,岂非一人贪生?殿下诺要怪罪,我等一力承担。留下的弟兄家人,我们回去后,也愿意拿出一笔钱补偿。”

    “对,我等一力承担。”

    “总管快下令吧,我们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