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3章 王虎东征
    李煜麾下的卫、军编制是三营两团二旅,王虎派出战的正是玄武卫主力的三营,自己带着两团二旅堵在靺鞨人营寨后方小山两侧,防止靺鞨人乘乱逃走。

    不少混乱中的靺鞨人企图逃出半岛,却一头撞进王虎留下的伏兵当中,不是当了俘虏就是被斩杀。

    “将军,靺鞨人以经是插翅难飞了,属下在此恭喜将军,此战过后,定得殿下加奖……”

    玄武卫长史的恭维令王虎有些飘飘然,略做自谦道:“这是将士们奋勇杀敌的功劳,吾岂可贪功?”

    “这是将军指挥有方……”

    跟在王虎身边的几个旅帅、校尉脑子灵光一闪,学着长史的口吻巧舌如簧的拍起王虎的马屁。

    经进近半个时辰的撕杀,靺鞨营寨及其周围死尸一片,除了一小部分靺鞨人在无路可逃下跳进大海中外,大部被歼。

    玄武卫将士们分出一部分人手在战场上寻视,给还没死透的靺鞨人补刀,清点此次战果。

    经过长史统计,此战斩首九百余级,缴获马匹三百余,粮食鱼干、劣质刀枪不计。(每支卫、军也会设长史、司马、参军之职辅佐主将)己方仅阵亡八十九人。

    刘季等一众探险队将士悔恨失落,回到城寨收敛阵亡将士尸骨,正好碰到来寻刘季、张彩的萧宏。

    “萧叔……”

    见到萧宏,刘季、张彩二人喜不自胜,三人半月不见如隔三秋。

    当初正是同村的萧鸿带领着他们上战场,诺没有萧宏照拂,刚被征招上战场的刘季等四人早以战死辽东。

    只是同出村的四个青年,张狗子在去年战死,胡链在定蛮军中任校尉,刘季、张彩二人分在了一个部队。

    萧宏看着半月前刘季、张彩带着一百一十三人的探险队从栅城出发,如今只剩下四十几人,无奈中长叹一声。

    刘季、张彩二人也是悲从中来,这场胜仗对于探险队来说是一场惨胜,一场刘季心中的豪赌。虽赢,但对刘季来说,愧疚中不知如何面对死去的将士。

    玄武卫发起突袭时正值晚霞灿烂之时,一个多时辰过去,夜幕早以降临。

    之前的靺鞨人营地被玄武卫将士收拾后变成了玄武卫今夜宿营地,全军将校包括刘季他们也被叫到刚搭起来的中军大帐。

    今日取得大胜,是玄武卫自去年战败之耻后取得的第一场胜仗。望着众将齐聚一堂,王虎心情大好。

    “今日将士用命,斩除东虏千余人,成功解救被围的探险队。吾这个当将军的,除了如实上报殿下众位将士的功劳要取封赏外,目前也只能给将士们加加餐了。”

    “将军哪里话,诺没有将军率领我们,哪有这胜仗可打。”

    “就是,将军可别学那些文士自谦,咱们玄武卫上下都是大老粗,不玩那一套。”

    三个都尉关原、任强、萧宏轮翻开口打趣道,使的中军大帐一片齐乐融融。

    王虎挥手示意,帐中欢笑的将校们停下来。

    “晚宴的事先放一边,咱们接下来议下今后东征事谊吧!”

    “东征?”心情颇为失落的张彩、于风等一众探险队将校吃惊的看向王虎,唯有刘季一想便释然。

    “我军除奉殿下之令解救探险队外,还令我军战后乘机发起东征,寻机占据黑水拂涅部所据之地,筑城而守。”

    王虎看向坐在角落的刘季笑道:“刘校尉做为探险队副总管,先前去过几百里外的拂涅部,还夜袭了靺鞨人村寨,了解地形,不防给咱们说说拂涅部当地形势如何?”

    看来不出自己所料,燕王对黑水靺鞨之地所图不小。心知自己价值所在的刘季站出来道:“据我探险队先前探查,我军沿海岸走两百余里山路到达一片南北向河网纵横的沃野,地形平坦开阔。朝北行六十余里便可到达拂涅部南支诺个部。诺个部以北是一片更大的平原……”

    王虎点头道:“跟我们从白山部和栅城当地人那打听到的消息相差不多,诺个部北面就是湄沱湖,湖周边皆是广袤的平原地形,拂涅部各支就居住在湄沱湖周围。”

    “平坦开阔的地形,这不正适合我骑兵营冲杀吗?”统领玄武卫一营骑兵的关原笑道。

    ……

    通过先前于风等一众探险队测绘人员绘制的地图,王虎等将领在地图上研究进军路线,敲定了东征计划。

    当夜在王虎特地吩咐下,玄武卫将士大宴一顿。

    第二日天一放亮,早以收拾好的玄武卫朝东进发,沿着探险队开出的路线急驰。

    唐军行军路线的南面山岭海岸边上,刚刚发生了一起昨夜逃脱的靺鞨人自相残杀。

    得胜者正是刘季恨不得生擒活剥,侥幸逃脱的诺个角,失败者瑟瑟发抖的匍匐在诺个角脚下。

    “叔父还有什么遗言?”

    “你……”

    搭克儿万没有想到,逃出生天的他最后会死在自己一向瞧不起的诺个角手里。

    昨日无路可逃之下,搭克儿和护着自己的族人各自寻了根木头躺进海中游到对面的海岸捡回一条命,竟会在此遭遇同样逃出生天的诺个角。

    随搭克儿逃出来的本族勇士不过十多人,哪是诺个角七十多个族人的对手。

    诺个角看到搭克儿一行就展开撕杀,搭克儿的族人瞬间被杀一空,仅留下他一人被诺个角踩在脚下。

    诺个角得意的笑道:“叔父既然没啥遗言,那小侄就送叔父上路。对了,两位叔父都死在这了,小侄会回去替叔父接管族人的。”

    “诺个角,你不得好死……”

    “唰”诺个角提起搭克儿死不瞑目的头颅轻笑一声,“人经历得多是会变的,你老了。”

    “走,咱们回去接管两部,再寻机复仇。”

    从此,在三江地区逐渐崛起一股靺鞨势力,成为日后数十年里三江地区唐军的心腹大患,一度左右了历史的进程。

    唐军率先于诺个角赶到之前被刘季摧毁的诺个部村寨。

    夜袭中逃往山林里的诺个部百姓们陆续回到被毁的村寨进行重建,等待复仇而归的新首领。

    可惜,他们没能等回部族的新首领诺个角带领部族勇士提着敌人的首级回归,却盼来了当初夜袭他们的敌人。

    在这些靺鞨人眼里,比那夜更多的敌人包围了他们,部族的勇士们不是早以战死就是跟首领出征未回,重建中的村寨只有老幼妇孺。

    “留女不留男,其余十岁以上者,皆杀!”

    王虎只是简单的复制了当初刘季撤离时的方法,得令的将士们挥刀在靺鞨人的哀嚎声中干脆利落的执行了命令。

    唯一区别,王虎没令将士们像刘季那样把靺鞨人重建的村寨一把火烧了。这些靺鞨人的半地穴式房子在城还没建起来前还是用得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