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1章 背后偷袭
    王虎于午时率军通过山口到达海岸,派出去的哨骑回来禀报:“将军,四十里外发现千余靺鞨人正围攻右路探险队。”

    “形势如何?”

    “探险队固守于一处深入海中的半岛末端,入口外聚集大批靺鞨人,隔得远属下看不清。从此地向东可望见海对面那座半岛。”

    哨骑指向东面,大约十里外有一处深入海中的半岛海岸。王虎顺着哨骑所指望去,再观察了一编通向半岛的蜿蜒海岸,地形平坦开阔适于骑兵冲锋,不虑有他。

    “传令下去,全军加速前进,我要在两个时辰后痛殴靺鞨人的屁股。”

    “哈哈……”王虎的浑话惹得一众将校大笑。

    看到勇士们再度被外来人从城墙上打下来,阿布诺克、搭克儿不得不下令收兵。

    不顾身上有伤的诺个角亲自上前督战,闻收兵令后怒气冲冲的跑回来质问道:“两位叔父,为何下令收兵?只需再增加三百人手强攻就能攻下了啊!”

    阿布诺克有些不悦,“勇士们以经很疲惫了,再攻下去是徒增伤亡,增派人手堵在这狭窄的地方也施展不开。更何况,现在勇士们肚子都饿了,总得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打仗吧。”

    诺个角看向搭克儿,搭克儿却笑道:“以往这时候都是勇士们晚饭时间……”

    “哼!”诺个角强忍着胸中的怒气离去,诺不是本部勇士仅剩百余人,何需看这两人的脸色。两个老家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真当他不知道吗?

    诺个角如此无礼,阿布诺克脸色沉了下来,暗道将来留你不得。

    搭克儿拍了拍阿布诺克的肩膀劝道:“何需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般见识。诺非此儿仗着个人勇武,以此为傲,不将他人放在眼里,何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贪婪这些外来人身上的精良装备也就罢了,却没脑子的和对方打了个正面战,白白损伤部族勇士,给自己的部族带来灾祸。除了撕杀外,没点头脑,诺个角终究不过一小儿。”

    “呵呵,还是搭克儿首领会看人。”阿布诺克笑着回道。

    两人见这些外来人战力彪悍,自家勇士虽勇武不畏死,奈何兵器的差距令族中勇士们死伤不少,做为首领自然非常心疼。两部带来的可是自家部族一半的勇士,可不希望在此折损过多。

    诺个角报仇心切,两人提议暂缓进攻被其否决,便抛开诺个角令本部勇士们消极避战,把诺个角残存的族人顶了上去,使诺个角又死了三十多名族人,仅剩一百出头。

    反正这些外来人被堵在这座小半岛上,插翅难飞,耗也能把他们耗死,搭克儿与阿布诺克自然不愿徒增族人死伤。

    只是他们想不到的是,在他们吃晚饭时,三千装备精良的玄武卫以经摸到靺鞨身后的丛林里了。

    刘季他们守的只不过是这座大半岛的尖端处,靺鞨人本身也处在这座半岛上,出口以经被玄武卫给堵住了。

    靺鞨人扎营于刘季他们所守的小半岛入口处对面,营寨身后的小山正好把山后的情形给挡住了,山上又长满高大的针阔混交林而无法设哨防备后方。

    更何况在靺鞨眼里,身后跟本不会有敌人来袭。

    哨骑一路过来,斩杀俘虏了十几个在外打猎的靺鞨人,封索了半岛入口,以防有逃脱的靺鞨人回去报信。

    王虎看着此地地形直发笑,简直是天赐的围歼战,都不需要考虑什么战术了,除非靺鞨人跳到海里游走。

    “报将军,靺鞨人正在晚膳。”

    “晚膳好啊,正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传我将令,关原所领骑兵一分为二,从前方山的左右海岸杀过去。萧宏所部走右海岸,任强所部走左海岸,紧随骑兵身后,务必将这群靺鞨人全歼于此。”

    “得令”

    黑水靺鞨分十六部,大部能有三千兵就不错了,小部千把兵,拂涅部也算是黑水诸部中的一个大部,能在此歼灭其一千之众,再东进消灭其残部就容易多了。

    呵呵,打完此战,我王虎携功回到平壤也不至于再让他人讥讽。想到张世那可恶的嘴脸,王虎就一阵气恼。

    靺鞨人正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烤着狩猎队打回来的猎物,还有出征时带的鱼干。

    有人来报出去的狩猎队有十几人未及时回来,正悄悄商量着两部如何瓜分灭了外来人的战利品和诺个角剩余族人及其土地的阿布诺克和搭克儿也没在意。

    以往出去打猎,晚回来又不是没有的事,何况这一带他们还是初次来。

    “这些蛮夷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关原呸到,拔出腰间的横刀大吼一声:“杀……”

    玄武卫喊杀之声随即响彻小山南北海岸,咚咚咚的八百骑兵挥着雪亮的长刀杀出海岸丛林直扑靺鞨人营寨而来,在骑兵的身后则更多的步兵举着刀枪紧随骑兵身后冲来。

    正围坐在一起吃着东西的靺鞨人大惊失色,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身后会出现大股敌人,他们的狩猎队在方圆几十里打猎几天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这些敌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关原领着玄武卫八百骑兵急速冲刺下,转眼间就杀进惊慌失措的靺鞨人群中。

    将士们一个个横刀立马,左劈右刺,战马所过,留下一地倒霉的靺鞨人尸体。

    诺个角气血加交,差一点没喘过气来。眼下与十几日前那一夜部落被这些外来人突袭何其相似。

    族人们一样的松懈,一样的毫无防备。

    “不要慌乱,全都给我上去挡住他们……”

    诺个角伸手拦住一个个慌乱溃退的部落勇士,残存的本族勇士们学着自家首领企图拦住早以被突然出现的唐军骑兵砍杀吓坏了的其他两族勇士。

    奈何诺个角在两族勇士心中跟本就没有威望,诺个角的族人又太少,跟本弹压不住溃退的另两族人。一些急着逃命的人甚至将拦住他们苦口婆心规劝的诺个角推倒在地,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首领……”

    诺个角的族人们急忙推开奔逃的人,将倒在地上的诺个角扶起来。

    “首领咱们逃吧,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诺个角悲愤的看着被唐军冲杀混乱的营寨,痛心道:“本为死难的族人报仇,至今仇没报我族又陷贼难。我以逃了两次难道还要再逃三次不成?”

    围在诺个角身边的族人心情沉痛,一人咬牙劝道:“首领,活着总还有希望,有机会报仇,死了可就再没有机会了。”

    “首领,走吧……”

    “没了拂涅本部援兵,我们还可以再找铁利部,更强大的黑水部为咱们族人报仇。”

    “对,去找黑水部召集部落大会,集各部之力足有上万勇士……”

    诺个角欣喜道,一扫刚才的绝望,毫不拖泥带水的带着残存的百余名本族勇士寻路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