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60章 困守半岛
    三千玄武卫兵齐整洁浩浩荡荡的开出栅城,沿着刘季送回的简略地图朝上标注的路线朝东南驶去。

    王虎早在两日前就按到了刘季送来的消息,他们被追来的靺鞨人围在距栅城东南八十余里的海岸边一处小半岛上,邀其夹击靺鞨人。

    即使没有燕王命令,王虎也打算出兵,送到嘴边的军功怎能不要?

    此时,位于后世俄罗斯波西耶特半岛狭窄的入口处正在进行一场惨烈的攻防战。

    刘季在攻破靺鞨人村寨后紧急撤退至此,砍伐大木在半岛入口处搭起了一座圆木嵌成的木质城墙。

    搭起城墙两天后,逃走的诺个角就率领着亲族援兵,拂涅部东西二支千余兵马沿着探险队走过的痕迹追了过来,堵在半岛外围。

    靺鞨追兵杀来的当天,就对这座新建的不过18尺高的木质城墙发起强攻。

    可惜,黑水靺鞨各部之间的战争都是野战,并没有攻城经验,加上他们手中的弓并非探险队手里弹力巨大的复合弓,箭矢是根本射不穿探险队将士铁甲的骨质箭头。

    一千多人对上探险队六十多人,确硬生生的猛攻两天不但没能攻破,反而战死两百余人。

    诺个角与其他二部领兵前来的首领看着战况眉头皱成了川。

    木质城墙并不高,时间紧迫探险队又没时间好好修理一番,攀爬高手还可以抓住垒嵌而成的圆木墙壁爬上去。

    令三位靺鞨首领痛心的是,勇士们衣甲不坚,兵器不利,刚爬上墙壁就被猫在城墙上的敌人一刀削成了两断。

    两们首领初次见刀身如雪,寒光凛凛的钢刀,眼神火热的盯着城墙上探险队手里不断挥舞收割一个又一个自家勇士性命的刀枪。

    “这就是钢刀啊!”来自拂涅部东支的阿布诺克眼冒精光,对这些外来人手中的钢刀希冀无比。

    阿布诺克下定决心道:“一定要杀光这群外来人,抢了他们身上的铁甲和钢刀……”

    原只是为了亲族间的关系答应诺个角,带兵为他族人被杀的仇恨而复仇,能打则打,不能则退。现在看到这些外来人兵甲如此精良,心生贪婪,非将其歼灭不可。

    拂涅部西支首领搭克儿比之更甚,只不过会咬人的狗不叫,心中鄙视了一番有啥想法就嗷嗷叫的阿布诺克。

    “定要杀光他们,不然何以慰藉我被杀的族人?”看着自己被布包裹住难以使力的左臂,躯干上伤口处缠着的布条,诺个角布满血丝的眼神,颓丧的脸旁懊丧道:“可惜我身负重伤,不能手刃仇敌。”

    那一夜,诺个角的父亲,部落首领被烧死在屋中。历时数日,许以好处说服两亲族首领集结兵马来援,可等诺个角好不容易带援兵回到村子,只找到一具烧成烤肉一般的父亲尸体。族人大多被杀散一空,收拢起来不过千余老幼妇孺,精壮仅剩百余人,所储备的粮食牲畜不是被烧了就是被抢掠一空。

    杀父灭族大恨,诺个角与这些外来人不共戴天,领着两族援兵寻到刘季他们离开的痕迹穷追而来。

    “贤侄当好生休养,你父亲和族人的仇,我们两个做叔父的定会为你报仇血恨。”

    阿布诺克与搭克儿惺惺作态的宽慰着怒火中烧的诺个角,内心却想着等灭了这帮外来人,两族间该怎么分这些铁甲兵器。至于诺个角和他那残剩的族人,自然是乘机瓜分了事,再占其地壮大本族。诺个角识相就好,不识相只好送他去见他那倒霉父亲。

    虽同为亲族,落井下石有些不道德,但这就是他们靺鞨人千百年来的习俗,不乘机吞并弱小的部落占领他们的地盘,如何扩大本部落实力?

    “小侄谢二位叔父愿意领兵前来为我族人报仇,他日诺有差遣,小侄定当全力以赴……”

    诺个角真诚的感谢令心怀鬼胎的阿布诺克与搭克儿尴尬的笑了笑,拍了拍诺个角肩膀说了说三族间血亲世交如何,说的诺个角感激涕零无以为报之类。

    不善攻城的靺鞨人在简漏的木质城墙下伤亡惨重,城上不过六十余人的探险队将士再度阵亡十三人,余下者疲惫不堪,所携带的箭矢消耗甚大,一些将士为节省箭矢不得不用靺鞨人射上城的骨质箭头。

    靺鞨人的进攻退却后,刘季巡视城墙,几名将士累的卧墙而睡。

    望着城外数百皮质简陋帐篷,千余靺鞨人,刘季叹了口气,诺不是这座小半岛入口处过于狭窄,令靺鞨人无法展开兵力,这十几丈高的木质城墙六十几个兵将哪里挡的住?

    更加庆幸的是靺鞨人的武器装备太过落后,仅有铁矛和少里的铁质箭头,钢刀那更是首领等少数几个部落贵人才拥有。

    由于不会冶炼铁器,黑水靺鞨人的铁器都是通过交换得来而稀少,连把普通的铁刀也是部落中有名的勇士才能拥有。

    “二郞,咱们撤吧。”张彩面有苦色,劝道:“眼下只剩五十一个人了,箭矢消耗大半,很多人都受了伤,再守下去毫无意义。”

    撤到半岛上,刘季就令人伐木造好了木筏,在半岛入口处造一座木城墙固守以等待栅城来的援军。

    这么做的目的,刘季只是想来个将功赎罪。他奉命率领右路北进探险队探察东栅州都督府东北一带靺鞨诸部情况,结果入内陆不过数十里就遭遇靺鞨人,双方交战后探察任务以不可能实现了。

    夜袭靺鞨村寨后刘季就有一个想法,加上有猜测燕王派出北进探险队的动机。刘季就想了这个计划,固守于风发现的那座易于防守的半岛将追来的靺鞨追兵吸引至此。先前派信使回平壤报信,燕王动机猜对了,会乘机派兵前来,即使燕王不派,驻守栅城的王虎也会在自己送他消息后,提兵前来。

    王虎所率玄武卫去年征战中表现太差,为军中将领所耻笑,定不会放过这次立功的机会,加上栅城距此不过八十多里,一日便到,他有何不来之理?

    先前夜袭破了靺鞨人村寨,逃走的那个少首领求来的拂涅其他两部援兵定不会低于千人,不然,有前两仗在例他们也不敢来了。

    到时守住半岛,王虎援兵及时赶来,里应外合之下,定可大败靺鞨追兵,再对王虎一番劝说,玄武卫挥师东进,定可拿下拂涅部三族所据之地。

    凭此大功,刘季不仅可以弥补探险队任务失败之责,还可加官进爵,全队得赏。

    加上后路早以安排好,有何不为?

    坚守了两天,以眼前的状况确实不妙,张彩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这蛮荒之中。

    刘季沉声道:“再坚守一天,诺王虎的援军还未到,咱们就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