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54章 北进探险队
    从燕云铁骑抽掉三百名精悍之士后,李煜委任亲王帐内府肖道言为北进探险队总管,下设两名副总管。

    北进探险队分成左中右三路队伍,分三路进发,正好每一路一百名护卫,外加每路各十名山川地形测绘人员。总管与两位副总管各领一路探索三个方向,设定于黑水入海口汇合。

    左路由左副总管,以军功升至校尉的龙治率领,从北扶州都督府治所扶余城出发,北进探察室韦诸部,他的首站就是最南端的黄头部。

    中路则由总管肖道言亲率,从北扶余州都督府位于粟末水(松花江上游)上游,高句丽时代北方防御靺鞨人的重要军事要塞多伐岳城(后世的桦甸市)出发,沿粟末水而进,再沿那河(松花江下游)至黑水入海口。

    右路由右副总管,以军功累至校尉的刘季(刘二郞)率领,沿鸭绿水北上至东栅州治所栅城向北出发,探索后世俄罗斯滨海边疆区。

    除了左路探索的都是室韦诸部地区外,中路和右路所探察区都是黑水靺鞨诸部居住区,也是当前与大唐接壤的部族中了解最少,至今都没来朝贡的地区。(历史上,还的等到唐玄宗开元年间,黑水靺鞨受渤海国所欺才向大唐称臣建立黑水都督府)

    在东栅州都督府检校长史阳玄基的送别下,刘季率领着黑水探险队右路离开了停留数日的栅城,朝向东北方向未知地域前进。

    刘季生死与共的同乡好友,兼此行的副手张彩拿着一张牛皮地图说道:“跟据阳长史提供的情报显示,咱们朝东北方向前进,预计四百多里后进入离我们最近的黑水靺鞨拂涅部。只是去拂涅部,还得穿过重重山高林密的山路。过了通肯山就等于出了唐境,咱们这一路上的补给就的自己想办法了。”

    “不必过通肯山了,我们南下翻过南面山脉沿海岸而进!”刘季说道。

    “二郞,若沿海岸而进,咱们可就一次获得补给的地方都没有了。”

    刘季摇头道:“诺是沿山谷朝北方前进,虽还能在路途中获得几次补给,可后面的山谷艰险,靺鞨人散居山林间,咱们人生地不熟,遇险的可能性很大。”

    “某赞同刘总管的看法!”负责沿线地形勘探、地图绘制的于风笑道:“我们全部都是骑兵,沿山谷前进对我们极为不利,而沿海地带一向较为平坦开阔,即使遇到心怀诡意的靺鞨人伏击,咱们也能从容应对。”

    见两位主事人都是此意,张彩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论官衔张彩是旅帅,右路探险队中仅居刘季之下,于风是燕王派遣来负责统领十人地形测绘组组长,探险队一半的任务就是为了辅佐他们测绘组的工作。可以说测绘组长于风就是右路探险队的二号人物,做为总管的刘季还得听取测绘组组长的建议。

    毕竟他们都是燕王府测绘司的人,地位可比他们这些大头兵高多了,在中路和左路也是如此。

    队伍在刘季的命令下调转了方向朝正南行驶,翻越南面山口,行三十余里至海,沿海岸向东北方向而去。

    “若是在此地筑城,则必为坚城,外敌难以攻破。”于风指着视线中处于海中的半岛说道。

    张彩不明所以道:“没见此地地形有什么形胜之像啊?”

    于风笑着摇头道:“这种地形在我们测绘司有个专名,称其为半岛。半岛若与大陆相连接处过于狭窄,筑城而守就可成为易守难攻之地。眼前这座半岛与陆地连接处仅有七十余丈宽,半岛正中则有四里多宽,中间还隆起一座三十余丈高的小山,在其上立瞭望台,周围海岸则一览无余。此地西北面就是栅城,正好卡在靺鞨人通往栅城的必经之路上,实乃筑城的上佳之地。”

    “没想到于兄还懂筑城选址。”刘季笑道。

    “筑城是要勘探地形的,这是我们测绘司必学科目!”

    于风没有说的是,此次随行黑水探险队的三个测绘组组长还肩负着沿途选址以备将来筑城的任务。

    刘季看了看天色,太阳以在西山,过一个时辰就得入夜了,说道:“今夜就在此地宿营!”

    于风瞧了下周围地形,对于刘季的宿营地选择摇了摇头,建议道:“我看咱们不如多走几里路,直接到前面这座半岛的狭窄处宿营的了,利于防守。”

    “也行!”

    刘季吩咐队伍朝西面海中半岛而去,就在半岛中的小山下宿营,这里有条小溪可以取水,在入口处安排了三十名守卫。

    张彩带着十几人出去在山林间打了三头鹿回来,个头还非常的大,每头都有四百多斤的样子。

    “张五郞,你这鹿哪打的啊?这能杀出两百斤肉了。”于风上前看着张彩他们抬着的鹿吃惊道。

    “就在丛林里发现的,也没想到这蛮荒之地的鹿个头如此之大。”张彩呵呵笑道。

    刘季走过来打量了一番大笑道:“弟兄们今晚有口服了!”回身冲着在安营扎寨的将士们大喊:“今晚全都给我放开肚皮吃肉,吃不完不许睡觉。”

    “哈哈哈!谢校尉……”一百多人笑逐颜开,十多个士兵跑来抬着三头鹿收拾去了,没过一会两头整鹿就架在火堆上烤,传出阵阵肉香味。

    张彩打的是东北马鹿,还都是个头大的雄鹿,体重在斤之间,三头肉有一千多斤,一百一十三号人一顿哪吃的下。

    张彩咬下一大口鹿肉,嚼的的津津有味,拿出随身带的酒壶喝上一口大喊一声“爽!”

    “可惜,这酒不能尽情的喝啊!”张彩叹道。

    刘季表情一拧,招来亲兵,“传令下去,所有人只许喝十口酒,违者抽二十鞭,待会我会亲自检查每人。”

    “诺!”

    亲兵去传令,正兴高彩烈吃着烤肉喝着小酒,感叹出来探险的生活如此美好的将士们顿时传来一阵哀嚎声。

    此次出来探险的队伍每人身上都配有一个大酒壶,装了不下十斤酒,还都是燕王府出品的白酒,二十度的碧螺春。

    哪怕是刘季这样身强体壮的汉子,喝了一斤也会醉呼呼的,又有美味的烤肉助兴,将士们要是乘兴多喝了,那今晚他们被靺鞨人摸上来抹了脖子可能都不知道。

    “二郞,你可真扫兴!”做为一个酒鬼,张彩是无酒不欢,本就感叹在野外不能多喝而丧兴,刘季这一令下来,只能喝十口,直接气闷。

    “你要是不怕死尽管喝,醉倒了我把你扔山里面去,明天你要是完好无损的活着,我不仅不责罚你,还赏你怎么样?”刘季阴笑道。

    张彩打了个冷颤,摆摆手无奈道:“那还是算了,这的老虎个头可是大的很,估计有六百多斤重。附近的山林里还特别多,今天一天行程就听到了不下十头老虎吼叫声,我这条小命还心疼着呢!”

    鹿肉的口感绝对是野物中最好的一种,一百多人个个都吃的满嘴油腻,撑的肚子圆鼓鼓的,无奈的看着摆在那的一整头鹿外加一头烤熟了都没怎么动的烤鹿。

    “要是有很多盐就好了!可以腌起来带在身上。”

    “边上就是海水,你可以煮盐!”于风指着边上的大海笑道。

    “咱们是奉殿下之命来探察黑水靺鞨情况的,岂能因吃担误正事?”张彩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必那么麻烦,现在天气也不是很热,将肉切成大块,简单的烟熏下,短时间内也不会腐烂。每人身上带一些,还能管两三日。”刘季说道。

    吃饱喝足的将士们又马不停蹄的切肉围在火堆旁熏起自己那一份。

    张彩寻视去了,刘季和于风躺在营中,仰望天空。

    “于兄,你是燕王府里的人,你可知殿下会为要派咱们不远万里去探察黑水靺鞨诸部情况?还派你们将沿途山川地理都绘制下来,今日我观你对这座半岛可是很重视,观察了许久,说此地适于筑城,易守难攻,恐怕是别有深意吧?”刘季笑问道。

    实际上安东都护府对黑水靺鞨的了解仅是从前高句丽的文字记载中了解了一星半点,再是从东栅州、扶余州两都督府了解到一些并不太明确的信息。

    黑水靺鞨诸部离的太远,又有粟末靺鞨和白山靺鞨等其他分布于南面的六部所阻,哪怕是前高句丽对黑水靺鞨了解的都不多,仅从其他六部那里打听到一些关于黑水靺鞨的情况。

    燕王派他们就这么贸然闯入黑水靺鞨诸部地域,难免会被敌视攻击,一路上又没有任何补给,可谓危险重重。

    于风避重就轻道:“殿下的考虑,我等岂能窥知?咱们只需要把殿下吩咐下的任务完成就好了!”

    确切的原因,连于风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在燕王府里也只是一个小吏罢了,在测绘司学了技术得燕王重用。仅仅只在出发前,于风与另两路的测绘组组长私下猜测而以。

    刘季见对方不想多说也没追问,右路探险队出发的第一夜就这么平静的度过。

    第二日一大早,探险队再度沿海岸朝东北方向出发,但因前方海岸都是险山峻岭,不得不沿山间河谷朝东行驶,翻过一座山口,平坦的海岸才再度出现。

    历经数日艰难跋涉,来到一片河流纵横的广大平原才看到人烟,只是对方并不友好。

    一上来就是数百名持械,脑后留有一小辫,小眼圆脸,身着不知以何兽皮制成的皮衣与刘季他们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