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49章 兵源储备计划一
    李煜看过崔融的上书后笑道:“崔融的想法不错,足以缓解都护府眼下耕犁不足的问题,还可减轻一点都护府财政压力。”

    “殿下的意思是,现在给各移民县发给铁料,让他们自己找本县乡的铁、木匠打制曲辕犁吗?”薛俊问道。

    “不!吾的打算是,命铸铁城向各移民县配送制犁头所需的铁料,由当地县令下发给有铁木匠的各乡、村,令他们自行制造耕犁。考虑到有些乡、村可能没有会打铁和木工活的百姓,所以士曹仍然按原计划生产曲辕犁,只是今后士曹所产曲辕犁下发时将偏向那些缺少铁木匠的移民县、乡、村。”

    “关于铸铁城向各移民县配送铁料的事,还得请薛三郞负责!”李煜冲着薛俊笑道,言外之意你不能推辞。

    薛俊苦笑:“哎,能者多劳嘛!只是移民安置的事忙完了,殿下可得给吾放个长假啊,顺便赏赐点钱财啥的。”

    “放心,到时给你找百八十个娇美娘子陪你一个大长假!”李煜打趣道。

    薛俊听到百八十个美娇娘,眼睛瞬间发亮,还没来的及兴奋下,一阵洪亮的声音传入耳膜。

    “薛三郞的身子骨能承受百八十个美娇娘的索取吗?到时不行了的话,记的找你兄弟程伯献,我愿代你承受小娘子们的鞭挞。”

    “噗……”

    “哈哈哈……”

    程伯献豪气的啪着自己厚实的胸脯调侃道,逗的满堂皆是爆笑声。

    薛俊面对满堂坐着整个安东都护府数的上名的各级文武官将的哄笑声,顿时面红尔赤。

    气冲冲的冲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程伯献呛道:“吾行不行,拿你家娘子来试下不就知道了?”

    “哈哈……咳……”其他人听闻薛俊豪言,刚开始一脸惊愕,明白过来后哄堂大笑,有人更是笑的前仰后合。

    不少相熟的人不怕事大,张着大嘴冲着两人鼓动。

    高崇礼更是叫嚷道:“程兄,拿你家娘子给薛三郞试下嘛,验验他是不是在撒谎。”

    “对头,有咱们兄弟给你打气,程兄可不要怕了。”

    “薛三郞,兄弟吾看好你!”

    原本笑的最欢的程伯献反而哑巴了,怒也不是,笑更笑不出来。

    “呵呵呵!肃静、肃静!”李煜压了压手,满堂的哄笑声才慢慢停息。

    众人见李煜脸色严肃起来,不在嬉闹,全部正襟危坐。心知殿下要讲正事,且事关安东未来的军政大事,不然也不会大老远将他们从安东各驻地召至平壤。

    李煜说道:“我安东都护府建立不过三年多,从建立伊始到现在,屡经内乱和外患。在去年,我军历经数次作战,才使安东局势在年末趋于稳定。大乱虽定,外患却未绝。安东都护府南北皆为胡虏夷狄,北有室韦常骚扰边境,南有新罗虎视眈眈。新罗自去年占据熊津都督府大半土地以来,仍不满足。虽迫于局势不利,新罗王祈和,但其国内却在整军经武,于北部沿线上修筑坚城,以做北犯的依托。企图再度挑起战端,吞并整个熊津都督府,夺取高句丽旧地。”

    “因此,我军未来的重点是防御新罗撕毁和议大举北犯。除新罗外,还有哥勿州、东栅州两都督府内居住的靺鞨人也不安分,时有小规模的叛乱发生,袭击当地驻军,外勾结新罗,实乃不得不防。”

    “殿下,俗语言,只有千日作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作为李煜创办的鸿蒙社一员,刚追随李煜来安东图建功立业的程务忠从坐榻起身奏道:“新罗小小东夷,不尊王化,以藩国之身,起兵夺大唐宗主之地,实乃无君臣之道、无宗藩之礼的乱臣贼子。殿下当乘新罗数败,国力衰弱之机,尽起大军,破其国都金城,掳其国君押至长安献俘,震慑四周宵小。臣不才,愿当大军开路先锋,破新罗北部边防重镇,为殿下亲领大军至金城打开道路。”

    程务忠的一番请战言辞,激起殿中就坐的文武将官议论纷纷,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沉默者有之,更不缺乏冷眼旁观者。

    张世就是冷眼旁观中的一员,瞧着半跪于殿中请战的程务忠,心里不屑的暗哼一声。

    “吾等安东老将尚未言战,尔新人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奏请开战,出口就要先锋之职,言下新罗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此生狂妄至急,当吾等沙场宿将不知兵乎?”

    有了程务忠站出来请开战后,一同到安东的段怀简、李思顺、唐践贞等被李煜安排武职之人纷纷出列请求发兵击新罗,收复熊津都督府被占之地。

    安东旧将大多冷眼视之,不发一言。大多数文官则议论眼下开战对安东利弊,支持、反对各持仅见。

    李元素虽为燕王府、都护府长史,却不知兵,一直以来都是执掌政务,安顿百姓,对殿中诸位同僚的争议,心中无甚主意。

    知兵懂政,常给李元素打下手的薛俊,对殿中的争议笑而不语。

    作为挑起争议的程务忠,半跪于地请命,不见李煜同意他的提议,也不见让他起来,心中有些打鼓。

    在满殿就坐的诸人中,大半都比自己高的官将面前跳出来请战,程务忠自有心里打的小九九。

    受薛讷他们去年在安东立下军力,得陛下厚赏,前途光明的刺激,程务忠等人追随于李煜安东都护府帐下听令。凭武艺和所属鸿蒙社社员的身份,及之前受父辈萌荫在长安担任的官职,也只得了个校尉。

    程务忠自是不甘心于此,若想升职,像薛讷他们独领一军,施展自身才华,就必须于战阵之中立下军功。

    听到李煜讲新罗当下对安东的威胁,程务忠求战心切,且来安东不久,并不了解新罗国情和安东实情,仓促中做出了向李煜请战的请求。随之而来的是,与程务忠同样心思的段怀简、李思顺等人向李煜请战,徒惹都护府老将不快。

    当下以安东都府实力向新罗开战,实乃不明智之举。

    做为都护府里参与决策的明白人,薛俊、薛讷、李业嗣等人自然知晓其中利弊,自始自终都没有参与进其他同僚对当下是否对新罗开战的议论。

    同样,他们不会认为年少的殿下会脑子发热,同意程务忠等人的请命。否则,殿下就不是他们眼中那个聪明伶俐、才华横溢的俊美少年了,也不会成就当下的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