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48章 狼狈退走
    不看还好,一看,哪怕是在安东与高句丽人、新罗人硬打了好几仗,斩首三十级的于鸿看着黑压压的人头,动静不小的丛林里,头皮也是发麻。

    “校尉,咱,咱们还打吗?”张横却生生的问道。

    “打个球,赶紧撤。”于鸿掉头就走,突然回头,眼神犀利的吓了一跳准备跑路的张横等人。

    “都给我机灵点,别让土人发现咱们了。”

    “诺、诺……”张横几个人急忙点头,跟着于鸿悄悄的以最快速度往回赶。

    等在原地的一百几十号弟兄全都站立不安,来的土人可是好几千啊,跑去探查的校尉要是被土人给逮住了,他们还在的原地待着,这不让土人给围了吗?

    若不是人群里还有二十来号身经战阵的军士担任的军官弹压,说不定这会以经有人当逃兵了。

    众人期盼以久的校尉于鸿终于回来了,只是神情凝重,张横等跟过去的人个个面有骇然之色,令众人神情一下惊慌起来。

    “所有人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撤回营地,登船离开这!”于鸿面无表情下令道。

    “诺!”几个队正喝着部下们调头,往来的方向回撤。

    途中于鸿令全队保持队形跑步撤退,若有人将队形跑乱,该名士兵及所属队正回去后受军法处置。不然,虽只有一百五十号人,要是没有军纪约束,非得变成大溃逃不可。

    王海崇坐在船甲板上,案几上摆着这两天对周边海岸线考察绘制的地图,优哉游哉的喝着燕王府出品的碧螺春茶。

    拿着地图对着海岸做校对时,发现清早于鸿带人去平土人村落的队伍慌慌张张的从树林里跑了回来。

    “不会是被土人给打回来了吧?”

    在岸上打理营地的守卫莫名其妙的看着于鸿他们大汗淋漓的跑回来。

    于鸿见此喝道:“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把营地所有东西以最快速度搬回船上,然后离开这里。”

    “诺!”

    留守营地的船员虽不明所以,但看到校尉他们惊慌的跑回来,想必讨伐土人失败,土人打过来了,手忙脚乱的收拾起岸上营地里的东西。

    回来的士兵也急急茫茫的加入收拾起营地来。

    在其他人没注意中,张横与五名昨天一同逃回来的部下跑回昨晚他们休息的帐篷。

    因伤较重的八人今天没跟着出去,便留在帐篷里养伤,见张横和今早带路的其他五人突然冲进帐篷很是惊呀。

    “队正,你们怎么回来了?”

    “那帮土人太狡猾,咱们去他们村落的路上就发现这些土人不知从哪纠集了好几千人朝咱们杀过来。校尉下令所有人立即收拾东西撤回船上离开这。”

    张横说道,急忙走到自己睡的铺位,从铺位里取出一个小包裹,打开赫然是金灿灿的黄金,大概有三十两之多。

    其他十三人也都从自己铺位里取出个布包裹的小包,里面同样的黄金,纷纷打开清点里面黄金有没有少。

    张横看着手里的黄金想道,这点黄金加上船上存放的,上次在大琉球鸡笼湾处河流里掏出来的黄金应该有七十多两了吧,相当于有了七百多贯。

    呵呵呵!海外探险还真是一个发财的途径。

    帐篷里其他人满心欢喜的想道。

    对于昨日死去的六位弟兄,张横心里只是默哀了一遍。既然想发财,就得随时准备付出性命,只能说他们六人没命花这笔钱财。

    张横想到昨天的事皱起眉来,终是没想到土人反应这么快,各村落间连系如此紧密。

    原计划利用昨日在土人村子里抢夺黄金死去的六位兄弟鼓动校尉带人去平了那个村子。如此一来就能将那村子里的黄金全抢来,哪怕两百五十号人,每人分点到自己手里少了些。但可以学上次小琉球叔孙康那个臭道士提议一样,平了一个土人村子,再去征服附近其他土人村子,不就能获得更多的黄金吗?

    终究是失算了,吕宋的土人与琉球的土人不一样。

    张横看着昨日与自己以历生死的兄弟问道:“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咱们赶紧登船,土人马上就杀来了。”

    张横他们鱼贯而出,将帐篷几下收拾起来登上船。

    “于兄,这是怎么啦?”得到属下禀报的张钦急忙跑出来找到正在指挥撤退的于鸿问道。

    “这些土人太狡猾,竟与我想到一块去了,召集了好几千人朝咱们杀来,若不是发现的早,及时撤退,今日我们很难活着回来。”于鸿心有余悸道。

    “船员们都以经撤到船上,以防万一咱们立即开船离开这里。”

    “好,我马上去指挥起航!”张钦神色严肃道。

    船员们费力的将船只的锚从海里拉起来,岸上丛林里传来嗡嗡的叫喊声,船员们惊颚的看着岸边。

    从丛林里瞬间冲出不知多少,仅下身有用树叶做的围裙遮挡,手里拿着细杆长矛或弓箭,身材矮小,长着黝黑的皮肤、丑陋的容貌,哇哇大叫着朝着船只冲来。

    (东南亚土人暗黄的皮肤,非指黑人的黑色皮肤,只是在当时华人看来,那就是另一种黑。就如书里所记穷苦的农民年年在太阳底下操劳而被晒的黝黑的皮肤,并非指皮肤像黑人一样的黑色)

    土人手里涂抹了毒液的箭远远的朝船队抛射而来,冲在最前头的土人一头扎进海里朝船只游了过来。

    “嗖嗖……”

    好几十支箭射到船上甲板,船员们急忙躲避。

    “快划桨升帆。”张钦大声吼道,他可是知道土人这些箭基本上都抹了毒液,见血封喉。船队本身就没多少人,要是无辜死伤,剩下的探索清吕宋全岛的任务就难办了。

    船员们脸上带着惊慌之色,但仍按照船长的命令熟练的将船只风帆升起,船队逐渐远离岸边。

    此时,先前船队岸上营地里挤满了黝黑色皮肤,身材矮小丑陋的土人张牙舞爪的冲着远去的探险队叫嚣着,见箭支以经射不到对方才停下来。

    几千人在岸上对着探险队叽里呱啦的叫骂着,响彻方圆数里,惊起丛林里无数飞鸟走兽。

    于鸿扶着船尾舷看着视线逐渐远离的岸上土人,面无表情。

    王海崇走了过来叹道:“幸好你们提前发现,不然探险队恐怕就要在此覆灭了。”

    “有人受伤吗?”于鸿问道。

    “有四个倒霉的,被射来的箭矢刺破了皮,但箭上有毒,他们现在以经毒发了,大夫正在想办法,看能不能保住命。”

    于鸿眼神越发冷冽,喘气变得粗重,“今日我狼狈退走,将来我会再回到这里,让这些土人付出代价。”

    “咱们真的还会回来吗?”王海崇不解,虽在燕王府待了几年,学了不少新奇的天文地理,此次还负责东南海探险队地理勘探任务。除了对李煜对海外的好奇心感到奇怪外,并无其他想法。

    历史上对海外充满好奇的并不止李煜一人。几十年前还有隋炀帝杨广派陈棱、张镇州探索琉球,再往前秦始皇、汉武帝、南朝都曾派人出使海外,了解海外情况。但出使海外的人,回国将海外情况回报皇帝后,就没有下文了。

    王海崇不知,但于鸿心里有这个预感,甚至过不了多久,船队回航后就会再次南下。

    殿下对海外之地,觉不止是好奇心作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