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47章 复仇的队伍
    东南海探险队离开大琉球(台湾岛)后,于两天前的下午来到此次海外探险的最后一站-吕宋岛。

    因当天海上风大,于海岸发现一处避风港,张钦便下令船队驶入海湾避风。

    令人庆幸的是,海湾入口虽有八九里宽,可入口处却有一座如大琉球的鸡笼湾入口一样的岛屿拦在中央,有效的阻拦了外海海浪对海湾内部广阔区域的影响,是一坐天然的避风港。

    只不过在海湾登陆后,令船队船员们不解的是,海边没看到一个土人,这与以往登岸见到众多土人到来大相径庭。

    第二天仍没看到有土人到来,到第三天,于鸿与张钦一商量,觉的先派一些人深入茂密的丛林里探下情况再做进入内陆探查。

    于鸿便派了他的得力手下,张横带十九人全副武装进入丛林搜索当地土人踪迹。

    只是没想到海外探险几月来,到过以经记不清多少个海岛的探险队,除了在小琉球一座大岛上,因叔孙康***当地酋长爱女而爆发冲突外,这还是第一次当土人主动攻击他们的事。

    死了六个人,这令于鸿很愤怒,愤怒的后果就是明天要带人去铲平那座土人村落。不将他们全村的脑袋割下来码成京观,震慑当地土人,于鸿难消心中恶气。

    看到张横他们凄惨模样,得知前因后果后,于鸿脑子里始终响着殿下所说:蛮夷畏威而不畏德。

    要想令蛮夷难生谋害、反叛之心,必须以铁血手段,将他们心中对大唐的畏惧刻进他们的骨子里。一生有二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唐军对付敌人、叛徒血腥的手段而颤抖,以蛮夷难以承受叛变的代价,生生遏制他们心中存在的反叛之心。

    这就是李煜历经两世,纵观华夏与四夷的历史,总结出的制夷之策。时常向身边的部下灌输制夷所必须的残忍手段。

    四夷屡叛大唐,是因背叛的代价太小,跟随者所承受的代价太过渺小。

    所以,当他们看到大唐稍有疲弱时,就反叛,抢掠杀戮华夏子民;看到大唐强盛时,只需像征性的递交一份称臣文书就能获得丰厚的赏赐封官,轻易盖过他们反叛杀戮华夏子民的事实。

    参与叛乱的四夷,不论是部落首领还是普通士兵,他们在叛乱中不仅毫无损失,反而抢得大笔钱财奴隶,还有令他们着迷的华夏女人,发泄着杀戮和抢掠的******最后的结果只是向他们抢掠的对象,华夏的皇帝递交一文不值的称臣文书,获得个跟本看不上的华夏官职。不仅毫无处罚,还额外获得更多的赏赐。

    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四夷焉能不叛?(参考唐代屡叛不止的契丹、奚人、突厥、铁勒九姓和南诏,比如唐玄宗时期;还有北宋的党项、安南。)

    可如果背叛的代价,他们中哪怕是一个参与的普通士兵都承受不起呢?

    请问,还有谁敢参与到他们头人的叛唐之中去?

    张钦此时正在总管仓内与王海崇商议下一步航向基本没听闻有人去过的吕宋岛南部。

    于鸿怒火难消,推开仓门,张钦、王海崇二人见于鸿满脸怒容,不明所有。

    张钦疑惑的问道:“于兄,你这是因何事生气?”

    王海崇也是奇怪,出海几个月来,探险队几个负责人都混熟了成为好友,平常都称兄道弟。双方的脾气都摸透了,像于鸿,平时很难见他因事生气,性格平和与人为善,讲起话来颇有文人水平。

    今日,于鸿整个人气质大变,凶悍之气易于混身,令人生畏。

    “今早派出去的探险队出事了。”于鸿气闷的说道。

    “什么?”张钦、王海崇一惊,急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受了土人袭击,死了六人,连尸体都没带回来……”

    于鸿将张横所讲的事情经过向张钦、王海崇两人讲了一遍,令二人大惊不已。

    张冒赶了过来,正正的看着三人,听他们有何打算。

    东南海探险队的决定权在正副总管张钦、于鸿手里,王海崇虽只是个年轻的道士,但他所掌握的罗盘对船队航行确定方位有至关重大的作用。加上他还负责船队所探险过的区域海图、岛屿地形图的测绘。因此,王海崇对探险队决策也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既然这帮土人见财起意,杀我船员,咱们就像上次在小琉球那样,带着精锐人马明天摸过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王海崇恨恨道。

    “我正有此意,所以来找二位兄弟商议分配人手,明日我带人摸过去平了那个土人村落。”

    于鸿信心满满道,这一路上,除了倭国有像样的军队外,所过之处皆是蛮荒之地。当地土人聚村而居,无大部落,身材又瘦小、武器又差,铁器都看不到几样。自己手下一个都能打他们十个,只要不是土人人数太过多于己方数十倍,悍不畏死围困手下的弟兄们,绝对能将他们杀的片甲不留。

    张钦并没于鸿如此自信,吕宋他早年跑海也是来过几次,可是亲眼见过当地土人聚众争斗,一次人数可是数千之众。船队因在小琉球留下五十人,现在不过二百五十人。要是深入不熟悉的丛林被土人重围,弟兄们再能打也会被活活累死。

    更何况,张钦可是亲眼见过土人善用毒箭和一种吹的毒针,毒性见血封喉。

    “此事还是好生考虑下!”张钦犹豫道:“吕宋土人作战时往往能召来附近好几个与他们关系好的村落一同作战,人数少则上千,多则数千,普遍用长矛和毒箭作武器,还有一种用中空的竹竿做成吹毒针的暗器,不好对付。而且我们在这人生地不熟,贸然进攻,恐怕……”

    “还有能吹出来的毒针?”王海崇混身一哆嗦,这要是走在路上,被土人要丛林悄悄吹上一针,那岂不很是憋屈的死了?

    张冒对吕宋土人所用的武器也有一点了解,吕宋常年炎热,丛林里生长了不知多少种剧毒之物,当地土人最喜欢将这些剧毒之物的毒液抹在箭头、毒针上打猎杀敌,端的阴狠无比。

    “雕虫小技尔!”于鸿不在乎道,土人真有张钦说的这么厉害,那张横他们就不可能还活着十四人回来了。

    张钦与王海崇劝不住怒火中烧的于鸿,再加上船员们见到张横他们遇袭的模样后,都憋着一口气,吵吵嚷嚷着明日要去平山灭寨,让土人知晓杀害大唐子民的下场。

    张钦只好同意了于鸿的出兵要求,当夜在于鸿的命令下,船队就开始整兵精甲。

    决议留下一百人看守船队,于鸿亲率一百五十人明日大早杀过去。

    船员们好生休息了一晚,天蒙蒙亮就开始造饭就食。

    于鸿领着一百多号部下在张横等人的带领下沿河而进。

    只是刚行不过一里地,前方探路的张横就以慌慌张张的带着几名探路的部下跑了回来。

    “不好了校尉,咱们赶紧撤吧,土人纠集了大队人马好几千,正气势汹汹朝咱们杀过来了。”

    于鸿大怒,昨日杀了我的人,今日竟还与自己打着同样的主意,先下手为强,来个大早突袭,还找来了不少帮手。

    闻土人有好几千朝他们杀过来了,原本气势正宏的队伍人人惊骇,面有退缩之意。

    扫了一眼部下们,于鸿哼道:“怕什么,你们手上的家伙难到是拿来切果子的吗?”

    张横和几个手下都快急哭了,那真是黑压压一群拿着武器杀来的土人啊!心中都后悔昨日回去后鼓动校尉来报仇了。

    于鸿不信邪,非得去瞧个正着,亲自带人前去侦察,张横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