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38章 财政问题
    盐田晒盐法无非就是整滩、纳潮、制卤、结晶、收盐归坨五步奏,特虽天气增加三雨作业、异常天气处理二步,技术难度并不高。

    晒盐最重要的制卤和结晶。

    制卤只是将海水引入一个盐池蒸发一天后再引入另一个盐池,依次类推;等到第9天,海水进入第9个盐池时,蒸发后的海水浓度达到20波美度左右,制卤就算完成了。

    结晶是将卤水引入第十个盐池,盐民每隔半小时用绳子搅动卤水,使新鲜卤水和老卤混在一起,让盐的结晶体更加均匀细腻。

    等盐在结晶池达到一定的厚度,就可以收盐了。

    从海水引进到结晶出盐,海盐晒制周期在12天左右,一个盐池可以产盐6吨。再将海盐多次粉碎、洗涤、筛选、烘干就成精盐。?

    李煜虽不记得晒盐具体步骤,可他以将晒盐所需整滩、纳潮、制卤大概方法说了出来,结晶这一步老盐民靠经验也能推理出来。

    海水晒盐法产量大投入低,所需人力也比较少,稍微加工下就毫不比河东解盐差。

    再加上初唐承袭前隋的盐业政策,并没设置专门的盐官管理,立国几十年来,连像样的盐税都没收过,像河东解盐的经营权基本上被地方豪强把持。

    当李煜从崔玄口中得知这一情况后,晚上做梦都笑醒了。这简直就是Z国历史上少有的几个适合私人制盐贩盐的时期,连一文钱的税都不用交。

    李煜都以经估摸着待长芦晒盐坊大规模出盐后,需多久就能垄断大唐盐业市场,坐地揽金的地步。

    眼界不能太小,还有东边的新罗、倭国市场,北方大草原等游牧部落,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这三地怎么也能贡献一个江南的盐业需求吧!

    哈哈哈!李煜一路奸笑着回到了平壤。

    到平壤后,李煜召来在安东各地镇守的文武将官,拿出父皇对麾下众臣的封赏敕书宣读。

    李元素、薛俊等人一个个喜上眉梢,当官当兵,离开大唐繁华之地跑到这苦寒的安东拼命为了什么?

    有志气的,自是立下功勋为了将来的封侯拜相,名留青史;没志气的,当然是为了做个大官得笔赏钱,回到家乡向乡邻炫耀一番,买田置地当个大地主。

    追随李煜到安东图建功立业的张涚、程务忠、戴良绍等一众鸿蒙社成员在旁边站着,羡慕的看着得陛下封赏的安东众臣。他们中怎么说也有一小半一年多前跟自己没啥样,这才多久地位就不同了,能不眼红才怪。

    “今日吾安东军喜庆之日,本王宣布全军大宴三日!”

    “谢殿下……”

    官兵们扯着嗓门向李煜谢恩,洪隆隆的呼声震耳欲聋。

    今后三天,整个安东官员将士们除了戍卫的兵马外,全在府、营中纵酒欢乐,把酒言欢,比过年还热闹。

    三日大宴后,李煜脑袋昏沉沉的起床洗漱好了准备看下安东在自己回去的这三个月里具体都有些什么事。军政之事虽委托长史李元素、司马薛俊、薛讷等人处理,可自己还得好好了解下,时时掌握麾下军政时时情况。甩手掌柜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说不定哪天就被伙计给干掉了。

    掌安东官兵粮响的仓曹参军事窦怀恪冒着风雪拿着一个账本进了李煜书房。

    “殿下,这是都护府这个月财政收支账本,还请殿下过目。”

    “吾看看。”

    李煜打开账本仔细瞧了起来,好歹李煜前世也是自学会计,懂后世Z国法定的复式记账法。

    早在燕王府开府时,李煜就以经在王府里普及了复式记账法,燕王府产业全都通用,安东都护府中的文官武将基本都是燕王府属官直接升过来。

    所以安东都护府的财政收支都是采用复式记账法,李煜打开账本,里面关于都护府一个月的一收一支的借贷条目清晰,一看便明。

    只是看到最后的绘总节余时,李煜大吃一惊,一个月都护府开销居然达到三十三万九千八百七十五贯四千文。这还没算前三日都护府上下大宴的耗费,等各地数据汇过来那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朝廷不是支援了我军四万人的粮响嘛?怎么开销还这么大?”

    由于李煜麾下的兵马吃住用,军械铠甲衣被全是由都护府提供。每月最低级士兵还有三百文月钱,依军级递增,一个月也就只需59400多贯而以。

    “殿下,朝廷的粮响还没有到,殿下回京时还嘱咐过年要给都护府官员将士们发过年红包就发了六万余贯。辽东造船坊和铸铁城每月所需甚大,再加上安东开拓团招募来的灾民需要安置……”

    窦怀恪面色平静,将这一个月三十三万多贯具体花在哪依依倒来,李煜听着一阵头大。

    “好了,吾以知晓!”

    窦怀恪走了,空留下对着账本发愁的李煜。

    平壤府库里只结余十余万贯钱财,虽大概满足都护府一月所需,但下个月怎办?何况还有造船坊、铸铁城、安置灾民这样的吃钱大户。

    看来得赶紧遣使催下朝廷拨下的粮响,就等崔玄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李煜翘首以盼的崔玄终于到了平壤,充满期待的从崔玄手中拿过王府各项产业去年一年盈余账本,打开一看。

    “怎么这么少?”

    李煜脸一下就垮了,质问着崔玄。

    “哎!”崔玄叹口气道:“殿下,去年一年在安东就花费百十万贯,六大商行又忙着奉殿下的命令将招来的护卫往安东送,四处购买粮食和铁料,又是四十余州协助安东开拓团招募灾民,赚来的钱过半送来安东,剩下的又因殿下吩咐的这些事花掉不少。蛟龙海航去年一年就没干过什么海贸,又是送人又是送粮,快年末了又是送灾民,以经成了完全靠府里拨钱存活了。”

    “何况殿下年末时,又是命令北方各供需处前往突厥、契丹、奚等部大肆购买牛羊马匹,南方各供需处又是招募造船匠、水手,又是买大海船……”

    李煜脑子轰轰作响,突然才想起,去年一年干了好多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这钱就如当初赚来一样流水一般花花往外流。

    账本上各商行不过五十余万贯的盈余,再加上崔玄所说的这些用钱大户,短时间内可停不下来,也就意味着今年各商行同样没多少盈余上缴。

    这还得了?李煜的宏图大志没钱可干不了。

    至于想出后世的一些商品发明出来赚钱,李煜能想的都想出来了。

    什么香水、肥皂、香皂、蒸馏酒、综合性大商场、炒茶、反季节蔬菜、炒菜;连坑人的中奖活动过年那七八天馨香殿也没少搞,不然李煜哪来的年过百万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