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33章 罗马人
    李弘、李贤两兄弟正坐于安福门城楼上,手里拿着煜弟送的望远镜看着城楼下热闹的安福门大街。身边的宦官、宫女好奇羡慕的盯着两位殿下手上具说能看见千里之外的望远镜。

    当兄弟二人移动望远镜朝煜弟建的灯楼看去时,目光之中十名金发碧眼的胡女热辣的跳起钢管舞。

    饶是兄弟二人受到良好皇家教育,阅过不知多少各色美女,心性、定性非一般人所有,见此也是目不斜视。

    胡女肌肤胜雪,深深的勾壑透露出硕大的胸脯,在钢管上扭动的小蛮腰令兄弟二人面色微红,内心燥热不已。

    “原来这就是煜弟所说的钢管舞,真是美不胜收!”

    舞台上胡女钢管舞跳的热情洋溢时,一支支乐工们坐于牛车上吹拉谈唱乐队依次从街西招摇过市,人人皆身着锦绣华裳,连挽车的牛都披虎皮或装成犀牛、大象,着实吸引了台下不少人的目光。

    这些都是长安附近的民间乐队,每年上元节都会赶来秀一秀自己的才艺,相互攀比一番谁更牛逼。等于借上元节宣传自己,来年说不定就有大客户找上门来请去表演。

    燕王府的灯楼舞台歌舞妓们力压群芳,以至四周围拢了太多的观众。在其它地段表演的杂技、百戏艺人也都往这挪。在花灯旁跑旱船、走绳索、摔跤相扑、武马斗鸡……

    眼观围拢之势越甚,舞台四周游人成里三层外三层,男性火辣的眼睛盯着跳动的小娘们妖娆的身姿摆动。

    李煜叹道:“月下多游骑,灯前饶看人。欢乐无穷已,歌舞达明景。”

    一首好诗,没招来赞誉,反得馨儿掩嘴偷笑,杨诗雁、李采灵等女一通白眼,讥讽道:“浪荡子!”

    上元佳节即后世的元宵节,但唐代还没有吃汤圆这一习俗,也没有元宵节往花灯上挂谜语、大家一起猜灯谜,这些直到宋代才有。

    但今年上元节吃汤圆、猜灯谜都有啦!

    舞台上众小娘一通热舞过后,人人手持一盏花灯站于舞台边沿。

    黛芙妮冲着台下一众荷尔蒙过剩的郞君们嫣然一笑道:“我们燕王府推出上元佳节猜灯谜活动,哪位郞子、娘子诺能猜出台上姐妹们手持花灯上的灯谜,有大礼相送……”

    “猜中了吾能成为娘子的入幕之宾吗?”

    台下当即有人打趣道,虽粗俗却吸引了一大批**们的注目。

    黛芙妮调皮的对着台下群郞们眨眼道:“大礼之中有逍遥醉免费召胡姬陪酒一次,阿郞可千万不要错过阿!”

    “真荡!”

    离灯楼不远坐在路边小食摊上的李采灵哼道,回过头就瞪了坐在旁边的李煜一眼,心里嗟道:煜弟小小年级真不正经,府里竟养了这么多浪荡胡女。

    长安的大街上是不准摆摊的,但上元节是例外。可惜,长安的百姓都忙着热热闹闹的过上元节。娘子们忙着跟各个灯轮、灯楼下的歌妓们一起跳舞,郞子们目不暇接欣赏各色美女,反而街上摆摊挣钱的却不多。

    李煜见此大好商机,怎能错过。何况自己一行人玩累了、饿了,大街上找点小吃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便令馨香殿掌柜们派伙计们在上元节长安各人流量大,设有灯轮、灯楼、灯树的大街上支起数十个小吃摊,煮好又白又圆的现代汤圆叫卖,还有美味面黄酥脆的油炸粉果。

    李煜这会不就带着众人在自家灯楼不远处街道边上的小吃摊上坐着,吃着香气四溢的肉馅汤圆。

    汤圆对于馨儿等燕王府中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吃食,可对张涚、萧瑾萱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好吃,又白又圆又滑嫩可口的汤圆,一个个恨不得变成大胃王,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旁边者是一群群吞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不只此处,现在馨香殿在长安各条大街上摆出的数十个小摊以经人满为患,众多的游人在小吃摊前排起了长队翘首以盼。可伙计们都忙不过来,纷纷派人回馨香殿禀报掌柜的,快加派人手,运送食材。

    提比利乌斯与好友蒂图斯来大唐四年了,住在这座世界第一大都会里数年至今都没有厌倦过,心中是由衷的赞美这座豪华富丽的东方巨城。穿起了美丽的华服,束起发冠,习起东方的礼仪习俗。

    蒂图斯看见他就说:你除了一张脸皮外,以经不是神圣的罗马人了!

    对此,提比利乌斯嗤之以鼻。

    神圣的罗马帝国辉煌早以不复存在,面对阿拉伯蛮的进攻一溃千里,先后丢失叙利亚、埃及等所有的南部省份,更是被敌人屡次兵指都城君士坦丁堡。若非有神秘的希腊火,帝国早以覆灭在蛮族的进攻下。

    上元佳节是唐国最重大喜庆的节日,提比利乌斯跑到教堂里将他在长安唯一的同乡好友蒂图斯拉出教堂上街狂欢。

    “是燕王殿下。”在街上逛了几个时辰,腹中饥饿的提比利乌斯眼尖看到了馨香殿的小吃摊,招呼蒂图斯过去却一眼看到自己的东主燕王李煜正兴致昂然的坐在小摊中吃着香喷喷的不知名美食。

    蒂图斯眼睛一亮,今夜竟能巧遇燕王真是一年难得的机会。难道这是上帝知晓了您忠城的仆人心声,特地给我这次引渡这位年轻的皇子成为上帝子民的机会吗?

    提比利乌斯跑走过去拜见李煜,蒂图斯紧紧跟上去,心中有股小兴奋,不断给自己打气,一定要瞅准机会向燕王宣传主的教诲。

    侍卫见来的是提比利乌斯便没有拦下。

    “吾拜见。”

    “老提啊,快来这坐!”李煜笑着招呼道,同时向提比利乌斯使眼色。

    提比利乌斯瞬间明白了燕王之意,将到嘴上准备喊出的燕王殿下给咽了下去,改成了:“李郞君在此,幸会幸会!”

    李煜瞧见了跟在提比利乌斯身后的神父蒂图斯,看他略带紧张兴奋的神色就知道又要准备向他传教。示意了下身旁的侍卫,将心不甘情不愿的蒂图斯拉到摊外按坐在一张小椅子上。

    提比利乌斯没搭理蒂图斯,自是知晓他见到燕王后心中所想。以他在大唐数年的生活经历,连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百姓都很难引渡为主的信徒,更别说燕王这样位高权重的皇子。

    所以提比利乌斯对蒂图斯打算在唐国传教一事从来不看好。

    君不见,义宁坊中被教廷驱逐的异端-聂斯脱里派(景教徒)的大秦寺都建立好几十年了。

    但他们的教堂内没有创世纪、圣母怀抱圣婴、末日审判......标志基督教的各种壁画,反而在墙壁上挎着两大幅身穿黄色圆领长袍,头戴幞头,束玉腰带,脚穿黑色长靴,吹胡子瞪眼一点都不像罗马人的大男人--大唐两位仙逝的皇帝。

    可做到这地步,信徒也没几个,还是西域来的那帮胡人。

    蒂图斯紧挨大秦寺一街之隔建立所谓传播正统基督教义的教堂,揭露一街之隔曲解基督教义被教廷驱逐到遥远东方的异端-聂斯脱里派(景教徒)的大秦寺的慌繆言论。

    一心想着将李煜这样的皇子等高门显贵、普通百姓洗礼成为上帝的忠实信徒。然后再将异端-聂斯脱里派,这些伪基督徒再度驱逐。

    可三年来,也就发展了几个西域胡商和十多个生活不幸的胡姬。若没有自己慷慨解囊,蒂图斯恐怕得上街讨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