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26章 办报
    从汉武帝起,规定孟喜月(元月)为正月,把孟喜月的第一天(夏历的正月初一)称为元旦,延续至今。

    在唐朝,大年初一不仅是元旦或称元日,它还有一个名称叫鸡日,这天不能吃鸡。

    初二是狗日,不能杀狗;初三是猪日,不能吃猪;初四是羊日,不能吃羊;初五的牛日,不能吃牛;初六马日,不能骑马;初七的人日,一直都不吃人的哈。

    这个习俗的来历是一个神话传说,七日中的每一日代表天地初开时,神所创造的一个物种。

    在宫里结束元日团圆饭后,李煜邀请一众兄弟小妹到府里一叙。

    诺论食物之精美可口,还是要数燕王府!论燕王府谁的厨艺最精湛还是要数膳房管事王伯。

    膳房管事王伯就是李煜的专用厨子,李煜到哪就跟到哪,每天除了管理膳房外就是研究新菜品满足李煜的口腹之欲。

    兄弟几个兴高彩烈的进了燕王府,侍女将案几一摆。

    李贤笑道:“煜弟,邀请兄弟几个、小妹来坐客,可得把你的珍藏好酒拿出来,不然就别怪为兄赖在你府上不走了?”

    “四哥,得吩咐你的专用大厨把他的拿手好菜都做一遍,不然对不起我又跑一趟!”

    李令月嘟着小嘴,一副李煜欠了她千八百万似的。

    李显嘿嘿笑道:“煜弟,我记得你在府里建有一座酒窑,里面存满了不少好酒,三年来就没起封过。”

    “我想起来了,四哥那座酒窑就在他书房别屋的地下室里,前几天我还看见四哥新放进去几十瓶河东红酒,酒香特别的浓!什么霸王醉、羽花台……”李旭轮急着脸生怕别人把他的话说了似的,劈里啪啦的把李煜府里的珍藏全给倒了出来。

    李煜一脸黑线,感情兄弟妹几个把自己府里有啥好东西都弄的清清楚楚啊!

    几年了,李煜自个都记不清在那座酒窑里藏了哪些酒,旭轮这半大孩子竟然知晓的一清二楚。

    李弘笑道:“你们几个真是不像话,一到煜弟府里就要吃要喝,成何体统?”

    不愧是大哥,难得说了句公道话。李煜感激的看向大哥,可谁知,大哥后一句立即让李煜收回感激之情。

    “煜弟,你府里侍从每年都会采摘长安城外兴教寺中种植数十年的老桂树在秋季盛开之金桂和终南山中的野生山葡萄酿制桂花酒。你也知道大哥我身体常年有些不适,唯你府里酿的桂花酒每日喝一点对身体有益。御医也嘱托我每日适量饮一点,可健脾胃,活血益气,健脾补虚。所以我想……”

    “大哥,兄弟之间就别客气,既然府里酿的桂花酒对大哥身体有益,回头我就令府里送一批桂花酒到东宫。”

    “煜弟的好意哥心领了,那就送个两三百瓶吧!”李弘爽朗笑道。

    李煜吐血,心里狂呼,兴教寺中种植那颗老桂树每年中秋前才产多少桂花?采来的每年也就酿了这么点,大哥你一口就要了我一年的产量啊!

    其他兄弟妹几个纷纷给了大哥李弘一个鄙视的眼神,咱们只是要点珍藏喝,你先高大上的批评了我们一番,自个确狮子大开口要大堆桂花酒。

    咱们谁不知燕王府里就极品桂花酒产量最少,大哥你太无耻了!

    “大哥放心,酒一定给你送到!”李煜银牙一咬大气的挥手道,李弘放心的回以微笑。

    这下殿中可炸开了锅,送了大哥这么多好东西,其他兄弟妹几个怎能罢休?

    除了小妹要王伯给她当专用厨子外,其他四兄弟点明燕王府里所产的各类好酒每一样李煜给他们送一批去,还得加上三十瓶李煜数年的珍藏。顺便每人还要了十匹白叠布。

    也许我就不应该把他们请到府里来,一齐聚就是赤裸裸的打土豪分田地啊!李煜心中无限哀嚎道!

    王伯亲自掌勺,加上有小公主的要求,膳房里忙成一团,做好的美味佳肴不断的由小宦官端上太子、几位亲王、公主的食案上。

    闻着香喷喷的菜肴,兄弟几个虽保持着涵养慢吃慢咽,但面前不段增多的菜肴仍令他们夹菜的速度提升了一截。

    李煜心痛的令馨儿去书房酒窖里把珍藏数年的好酒每样拿十瓶上来。

    有红酒、白酒,都是珍藏数年的佳酿,侍女打开酒坛,那股浓郁的酒香哪怕不喝酒的人都会陶醉。

    魂牵头、霸王醉乃最霸烈的酒,度数起码有七十度。兄弟之中唯身强体壮的二哥李贤能喝。

    酒坛泥封一开,李贤凑上去陶醉的闻着酒香,连呼三声:“好酒!”

    “二哥若喜,今夜不醉不归?”李煜提议道,反正他只喝红酒、桂花酒和果酒这三种低度酒,不怕二哥的酒量。

    “煜弟此话当真?”大有要和李煜比酒一战的李贤直勾勾的看着李煜。

    李弘小饮一杯桂花酒,悠悠道:“酒多伤身,二弟、四弟小杯琢饮即可!切莫痛饮,由其是这白酒。”

    俗话说长兄若父,大哥发话了,两个人立马焉了。

    兄妹中唯小妹令月吃的最欢快,年级小又是小姑娘,是不需要像四位哥哥相互敬酒。其次就是五弟旭轮,毫不顾形像吃的满嘴油腻。

    酒宴一番后,李煜放下筷子道:“不知几位哥哥对大唐民间信息了解来源是否满意?”

    李弘、李贤有些不解的放下碗筷看着李煜,李显、李旭轮和小妹虽不解但也不关心,依旧自己的吃喝。

    “华夏一直以来,朝廷要了解民间民情,往往靠各地官吏上奏,或由御史查访,信息来源即不及时也容易被贪官污吏蒙蔽。朝廷若有惠民政策下达,地方贪官污吏往往蒙上欺下,不告知地方百姓而使朝廷惠民之策难以在地方实施。受苦受难的百姓想向中央传递民情,控告贪官污吏,却无他途,致使中央不明民间真相!”

    李煜一番解说,李弘、李贤沉思,朝廷对地方民情的了解的确只能通过当地官府,下达政令也是通过官府。

    李弘做为太子,又监国数次,又受朝中贤德重臣精心辅佐,对朝廷组织运行十分了解,明晓煜弟所指。

    “不知煜弟有何方法解决此中疑难?”李弘问道。

    李煜严肃的神情突然神秘一笑,令聚精会神准备听煜弟大论的李弘、李贤脸色有点古怪。

    “报纸!”李煜一啪食案,惊的正埋头痛吃的令月、旭轮、李显三人埋汰的看向李煜。

    “报纸何物?”兄妹几人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