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25章 元日大朝会
    大年初一叫元日,也就是元旦。

    李煜一大早起床在馨儿、杏儿的服侍下穿起了早以准备好的白狐裘衣,在外罩一件蜀锦做的外衣-裼。

    裼是把毛皮盖住,为的是与野人相区别的一种符合礼制的穿法。

    待穿戴整齐后,李煜三下五除二吃过早饭骑上马入大明宫参加元日大朝会,向父皇母后兄长拜年。

    做为王府执事的李兴走过来看见几个小宦官居然还在那谈笑昨日夜间的驱傩见闻,元日早上要在府中插满的幡子却放在了一边,顿时发怒呵斥。

    “你们几个还在那慢吞吞的干什么?还不把这些幡子在王府里插好。”

    “诺!”

    小宦官们被李兴呵斥了一顿后,手脚麻利的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幡子,分成几波去插幡。

    小宦官们奋力的将竿顶飘悬着用精美的蜀锦做长条形旗子的竹竿插进土里,这叫鲤鱼飘,用来祈福祈长命。

    长安大年初一早晨,各家各户都在忙碌着在院子里插鲤鱼飘。

    此习俗经日本遣唐使传入日本后变成了为男孩子过节升立的鲤鱼幡。

    李煜出门时,王府大门上的桃符以经换成新的,红色的两片桃符,一片写神荼、一片写郁垒,传说中的镇恶邪鬼的门神,贴上它据说有辟邪作用。

    贴开国大将秦琼和尉迟敬德的像于大门上还要到唐中后期,李唐皇室带头效应下才流行开来。

    李煜有些歪歪的想道,是不是现在就该把两位后进门神给请进寻常百姓家啊,令二人早日位列仙班!

    初一破晓开始元日大朝会,一年里最隆重的朝会之一,不但京师文武百官上朝,各地地方官也要派使者或亲自进京贺朝,羁縻府州、附属国也要派人送礼朝贺,礼仪程序繁琐无比。

    清早参加元日大朝会的群臣带着一堆下人举火点灯上朝,在麻麻黑的长安城中燃气一座火城。

    李煜踩着点跟着群臣进入大明宫,这时天都没亮,大明宫以是灯火通明,人烟鼎沸。

    大唐帝国中枢最俱权利的一批人聚集于含元殿中,诸位臣工在宰相的带领下向帝国最高统治者“二圣”朝贺。

    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的戴至德读过晦涩拗口的贺年骈文,内侍替李治做答后,诸相们退出接受外地府官藩属的贺文朝表,选一道高官的贺表由戴至德继续宣读。

    由于昨晚睡的晚,今日大朝会起的又早,李煜与三哥李显低着头强忍着吹欠。可听着戴至德在那念着晦涩拗口李煜两人基本听不懂的贺年骈文,整个人几乎昏昏欲睡。

    为了避免在元日大朝会这种大庆典上出丑,李煜咬了下舌头提振精神,顺便提醒三哥。要知道来朝贺的可还有不少藩属国和羁縻州府的使节,要是让他们看到大唐皇子在如此重大的庆典上打瞌睡,恐怕会心生轻视大唐之心。

    李煜余光扫视朝中的诸臣,那些七老八十的大臣居然没几个显得累的,在大厅中站着居然还精神十足的听戴至德在那念长篇累牍的贺文。

    饶是李煜每天都注意锻炼,但因早上起的早精神不佳,进含元殿爬那庞大的龙尾道,等爬完后也累的有些够呛。

    李煜不得不悄悄给他们竖起了大拇指,身体真棒。

    扭头看见站自己右手边的三哥李显在对自己做鬼脸,不过他那有气无力的眼神,轻浮的身躯显示了他此时身体的劳累。

    倒是站旁边的二哥李贤,站资稳健,器宇轩昂精神头十足。大哥李弘年长,在兄弟中自然最高,但因从小体弱多病,站的虽稳,却看得出来他身体的单薄。

    李煜现在颇为怀念未开府前的日子,每年大朝会这会自己跟五弟与六妹待在母后所在的帘障中,舒服的看着一班大臣站在那听宰相长篇大论的贺文。

    幸好当朝没有太后,不然待会还得去太后那再长篇大论一番,虽有些不敬,但李煜心中还是庆幸。

    终于挨完了元日大朝会,待大臣们下朝后就是皇帝一家子的元日团圆宴。

    父皇母后坐上座,除了六妹坐在父皇母后的身边外,大厅两边按长幼次序坐着太子李弘、沛王李贤、周王李显、燕王李煜、殷王李旭轮。

    瞧着食案上首先摆上席的屠苏酒与椒柏酒李煜有些难过。

    这两种玩意是过年专用饮品,屠苏酒是用七种中药材混合制成,在昨日浸在皇宫的水井中今日取出来喝;椒柏酒则是用花椒和柏树叶浸泡的酒;据说喝了都能驱邪解毒延年益寿之用,名为得岁酒。

    喝了十三年的李煜可深知此酒味道十分之古怪离奇,咸涩苦辣,至第一次喝过后,每年元日见到脸都驺成了川。

    看,与自己同样表情的还有三哥与五弟,大哥、二哥则是明显喝习惯了,每年他俩喝时连眉头都不眨下。

    “年年得岁酒,喝的嘴中苦......”李显坐在榻上眼神无奈的盯着两杯得岁酒皱着眉头楠楠道。

    “三弟!”

    李弘见三弟望着食案上得岁酒苦着一张脸在那自言自语的说着得岁酒难喝之类,有扰新春元日喜庆气氛,不得不出声提醒下。

    “呵呵呵!”

    几位幼子对得岁酒难看的表情李治看在眼里,不过这是传统,岂可因不好喝就不喝。

    父皇在座位上慢悠悠道:“小者得岁,先酒贺之,老者得岁,故后与酒。”

    然后依偎在母后怀中的六妹极不情愿的喝下了小杯得岁酒,小脸要多难过有多难过。

    轮到坐在李煜左手边的五弟了,顿时愁眉苦脸,身体扭捏就是不肯端上食案上的两杯酒水。

    兄弟几个就等他喝了,再干掉自己眼前的酒水了。

    “旭轮,还不快饮下。”见五弟不肯喝,母后发话了。

    “诺......”

    旭轮以赴邢场的心情端起两杯酒,忍着那古怪的味道痛饮而下。

    这回轮到吾了,哎,眉头紧驺,喝吧,反正一年就这一次。

    在大家的注目下李煜终是将两杯酒给干掉了,嘴中又苦又慑的味道还真是难受,只可惜这会不能吃别的食物也不能漱口。

    三哥忍着心中的不适喝掉了得岁酒,就数大哥、二哥从容举起案上的两杯得岁酒毫不拖泥带水的一饮而尽。

    酒是喝完了,可还有一道食邢才能正式开宴。

    侍女们端上了白瓷碟,里面是一片青青绿绿的生辣冲天的五种蔬菜:大蒜、小蒜、韭菜、芸薹、胡荽,其名为五幸盘。

    又是据说为了发散五脏郁气,预防时疫不闹病的。李煜真想把当初提出这一套理论的人拧出来臭骂一顿“没文化,真可怕。”

    那位先辈就是闲后人过年过的太喜庆了,搞出这么一套来折腾后人。

    等五幸盘结束后才等来过年吃的正常食物胶牙汤(麦芽糖)。

    一种用大麦、小麦或者糯米制出来的甜品,比软黏软,甜度却不如蜂蜜和蔗糖,由家中长辈先吃。一方面考验长辈牙齿坚固程度,另一方面也是祝愿长辈牙齿永不脱落长生不老。

    回想这些在后世早以失传的华夏习俗,李煜才真正感切到这些华夏子孙传承了几千年却在后世失传的习俗,才是蕴含了华夏文明博大精深的精华所在!

    最后终于等来了主食:“汤中牢丸。”

    李煜每次吃时都会奇怪当初发明它的人干嘛给它起个如此啰里啰嗦的名字,这名名就是饺子啊,叫什么汤中牢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