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24章 不一样的除夕夜
    后世全ZG的人为生活奔波,一年望到头就盼春节长假,一年的辛苦忙碌工作等来年终和年初的一次回家团聚。

    相比起后世人们忙碌一年后回家小团圆,吃过团圆饭守在电视机旁看春晚的单调除夕夜。

    唐代的除夕夜无疑要热闹的多,由其是像长安这样的大城市,不比后世巴西狂欢节差。

    李煜年前从安东赶回来,可是准备在除夕夜上街热闹一回,这可是除上元节三天外,长安最热闹喜庆的夜晚。

    好在唐代时,过年一家人的团圆饭是在大年初一吃,李煜不必在除夕夜往大明宫里跑。

    除夕夜是父皇、母后召集一帮亲近大臣于宫中大宴、陪伴守岁,欣赏歌舞唱歌作诗,以示君臣亲近的日子。

    天刚刚黑,长安城中各里坊内每家每户的庭院里点起了大火堆,名庭燎,透过院墙和大门如一盏盏路灯将附近的街道照得通亮起来。

    长安的大街上一入夜就上演了一队驱傩队伍,人们戴着可怖的面具,自发的组织参与舞乐表演,吹拉弹唱好不热闹。

    大哥与二哥陪同父皇母后宫中守岁去了,李煜与三哥、五弟、六妹随便找了个借口没有去。反正除夕夜宫中守岁,他们四个孩子是不需要一定的到场。

    兄妹四人齐聚燕王府,加上陪同的侍女护卫数十人。

    李煜做为这支长安亲王公主闹驱傩队伍的领头人,戴上可怖的鬼面具大手一挥。

    “”

    ……

    “煜弟,你说的啥?”李显扰着头不明道。

    旭轮、令月、馨儿等一众人站着没动,疑惑的看着李煜。

    李煜尴尬的想摸鼻子,可戴着面具摸不到,讪笑道:“咳咳,出发!”

    瞥到侍女內侍们等的没掩饰的怪异目光,李煜脸色微红。

    短暂的冷场后,令月小嘴一张:“去找傩翁、傩婆了!”便率先跑出了府门。

    李煜等一行人随即鱼贯而出,此时的大街上不断有从周围里坊里成群结队戴着鬼面具走出来参加驱傩的人群。

    李煜一行跟着人群朝闹驱傩的朱雀大街走去。

    赶到朱雀大街,第一次出宫观看驱傩的令月傻眼了,朱雀大街早以聚满了观看驱傩队伍的人群。

    “四哥,人也太多了吧!”令月紧紧抓着李煜的手,有些吃惊道,看到一些鬼面具心下又有点害怕。

    大街两边虽灯火璀璨,但一些人戴的鬼面具甚是吓人,在闪耀的灯火照衬下增添一股心悸之感。

    淘气的小妹反而乖巧了下来,李煜握紧小妹的手给她增添安全感。

    李旭轮在一旁讲道:“小妹,今晚人算少的啦,上元节那三天晚上人才多,我第一次跟着四哥在上元节夜晚出来玩时,人多的都走不动路,张炎都被挤丢了一晚上……”

    李旭轮对上一次上元节那一晚印象深刻,小嘴叽叽呱呱的不停。他身边贴身侍候的小宦官张炎做为上次被人群挤丢了的主角,最后由金吾卫第二天才找回来。此时在自家殿下喃喃不休中,张炎羞愧的低下了头。

    令月小嘴更是张成了O型,难以自信五哥说的是真的!

    “驱傩队伍来了!”

    有人喊道,大街上的人群立马向两边分开,吹拉弹唱之声由远及近。

    只见戴着老翁面具和老婆婆面具的傩翁、傩婆边走边跳领着整支驱傩队伍。

    在护卫的帮助下,李煜一行人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到前面来。

    李煜避免拥挤的人群将小小的小妹挤到了,便把小妹抱起来。旭轮则是他的几个小宦官紧紧的把他护着。

    “四哥,那就是驱傩队伍吗?”

    “是的。”李煜指着领头的两人道:“走在前面戴着老翁、老婆婆面具的就是傩翁、傩婆,他们后面跟着的千八百个戴孩童面具的叫护僮侲子,戴其他鬼怪面具的则是很坏的鬼怪。”

    驱傩队伍边走边跳,吹拉弹唱,前面专业领舞的则唱着人类如何胖揍鬼怪的歌曲。很快就走过李煜他们面前,朝着皇宫走去。队伍的后面则跟着一大群自发组织起来跳舞的人群,大部分都是来凑热闹起哄。

    “煜弟、五弟、六妹还站着干什么?咱们也凑上去!”

    李煜显得很兴奋,招呼着李煜等人,跑进驱傩队伍里跟着人群瞎跳。

    李旭轮紧跟着三哥的屁股跑进了队伍里,到是可怜了他身边的几个小宦官,紧张兮兮的赶紧跟上去围在自家殿下身边,生怕自家殿下出了事。

    令月跃跃欲试,望着离去的两位哥哥,眼中充满了期待。

    自开府后,每年除夕夜的驱傩仪式,李煜都会凑进队伍里瞎起哄,今年更不会放过。这可是大唐的狂欢节,不主动参与其中可就遗憾了。

    没看见原本站在大街两边的人群不断的加入驱傩队伍吗?

    李煜没让令月失望,抱着她跑进了拥挤的驱傩队伍里,馨儿等女围在李煜身边跟着人群起哄,好不热闹。

    估计到亥时,长安城中闹了一晚的驱傩队伍行至大明宫前闹了一阵后就开始散去。

    回到府中,李煜四兄妹又抱着竹子往院子里燃烧的火堆丢,就为了听个竹子噼哩叭啦个响。

    没办法,唐代火药还只存在于一些炼丹追求长生的道士手中。

    爆竹就是往火堆里丢竹子,听竹节中间中空处的空气遇热膨胀而从竹子中爆炸开来,迸出一阵一阵金红色的小火花,在夜里分外艳丽喜庆。

    也不知道这几年拿了自己不少钱的葛道长把火药搞的怎么样?

    也许明年除夕夜大唐百姓就不需要往火堆里丢竹子了,李煜乐意的想道。

    兄妹四个玩累了就坐在亭院里围着火炉烤火,喝着热茶吃着点心,看着一帮小侍女、小宦官们乐驰不疲的往火堆丢竹子,除夕夜中守岁到子时。

    一群侍女们在搜罗过去一年用坏的扫帚、鞋子扔进火堆烧掉,不能丢出院外,说这样可以在新年令仓库不虚。至于破旧的鞋子则埋在院里,这样家里会出当大官的儿子。

    李煜是燕王,自是不在意这个,只是侍女们图个吉利。眼前的场景正在大唐各地家家户户上演。

    此时大明宫紫宸殿更是热闹非凡,衣着薄裙萝莎秀丽可餐的舞女们于大殿正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喜庆的气氛洋溢在紫宸殿中,李治与武后举杯向群臣示意,群臣纷纷举杯回礼。

    宴饮显得轻松愉悦,受邀的大臣虽不能与家人一起过除夕,不能能受二圣相邀陪同守岁,可谓无比的荣幸。

    子时一到,街上钟鼓齐鸣。在迷辞旧迎新的一刻,按习俗,家里守岁的人们纷纷起身,晚辈给长辈行礼,奴仆给主人叩头,大家说些拜年的吉祥话。

    燕王府里的侍女、仆从们纷纷来给李煜兄妹四个叩头祝福道:“祝殿下、公主……福延新日,庆寿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