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21章 撒娇的李煜
    下朝之后,李煜在小宦官的引领下来到紫宸殿,父皇母后早以端坐于上首。

    “大父、娘亲……”李煜天真无邪的纯真少年面容,见到李治与武后显得极为兴奋,小跑着凑到了李治武后身边,举止亲昵无比。

    让人一看,这就是一个离开父母久了再回到到父母身边,心中极为思念父母之情而真情流露的孩子。

    实在令人无法想像将此时偎依在武后怀里的李煜与几月前在安东杀伐果断,冷血的将俘虏的高句丽、新罗青壮贬为奴工,没日没夜的用鞭子抽打着他们干活,直到累死为止的那位凶人联系起来。

    “你这孩子,一到为娘这就往怀里钻!”武后看着把脑袋埋在自己怀里的李煜没好气道。

    “娘亲怀里温暖啊!”李煜翁声翁气的撒娇道,露出一双灵动纯真的双眼。

    “哎……”武后有些拿李煜没办法,这孩子都十三岁了一点都不像他的三位哥哥,从小都一直依恋在自己身边,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埋在武后怀里的李煜要是知晓自己的娘亲心里所想的话,一定会仰天长嚎:我的娘亲哎!我要是不依恋在您身边,成为您最亲爱最心疼的儿子,那日后我可咋活啊?真跟那四位兄弟般,从小到大对您只有孝顺与恭敬,而没有极为亲呢而难以割舍的母子之情,那您还如历史一般当上了皇帝,那我岂不还得跟历史上的两位哥哥和四弟一样活的极为憋屈?

    自李煜出生以来,明晓了自己身处环境之后,就打定了主意要成为武后最疼爱的儿子,在李治面前只要是个赞赏有加的儿子就可以了。

    只有从小被武后捧在手心里的儿子,李煜日后才有安全感。只有从小表现对娘亲的依赖、卷恋而又不失才华,成为武后眼里舍不得放下的好儿子。

    正如李煜对自己所说:会撒娇会卖萌才有奶吃!

    只要李煜所做的不出格,被朝臣举报,那也只是无伤大雅之举。

    何况武后眼下在朝中除了个以退休的许敬宗外,竟无一个亲信。曾经帮助她扳倒长孙无忌为首的辅政大臣的几个亲信不是被李治贬死就是贬到远离长安的偏远地方为官。

    对于从小到大依赖在自己身边,与自己最亲呢的儿子在遥远的安东发展势力,心里也不会有太大的抵触感。

    李煜将对娘亲的依赖亲呢不以年龄增长而长此以往的维系下去,才能尽力保证在往后娘亲与哥哥的权利争夺中安然处之,且不遭娘亲的猜忌,从而得以有足够的权势施展自己的计化。

    李煜的计划在安东,他的根基也将安在安东。之所以选在安东,除了当地的自然资源外,就是大唐上下对安东的不重视,李煜在那里发展自己的势力尽最大限度的避开朝廷的注意力。

    大唐对安东的不重视,不论从历史还是李煜所接触的现实都看的出来。从高句丽灭亡后,设置的安东都护府除了一级行政机构都护府全是华人外,都督府、州县的地方行政机构的主官尽全是原高句丽投效大唐的降官降将,安排华官担任这些高句丽人主官的长史、司马辅助之职。

    历史上咸亨元年高句丽遗民剑牟岑举起反旗,高句丽各地掀起大叛乱,整个安东烽火遍地。唐高宗李治派兵镇压高句丽遗民叛乱,可镇压了叛乱后对安东的处治比灭高句丽后的处置更为失当。

    竟为了安抚高句丽遗民将安东地区所有的华官全部撤回,彻底实行对高句丽人的羁縻统治。还把原高句丽王高藏放了回去重立为王,一并将一批先前强制移入中原的高句丽人也给移回去,期待以高句丽人来对抗蠢蠢欲动的新罗人。结果人家高藏回去没多久就勾结靺鞨人准备反唐,若不是事泄,安东局势就彻底糜烂。

    可将华官全部撤回,安东都护府治所不断北迁,造成了大唐对安东统治权利不可挽回的流失。

    到唐玄宗时期,大唐对安东实际上只剩名义上的统治权,安东都护府的治所都移到辽西的营州去了。安东地区的都督府州县不是被后来崛起的渤海国所占就是完全处于自治,或称臣于渤海。直到唐末渤海衰落,失去对辽河以东、辽南的控制而轻易被东进的契丹夺取。

    李治面前卷恋爹娘的四郞无疑令其大感心慰,和颜悦色道:“四郞你违令出兵安东可是令吾与你娘亲好一阵担心。再加上你在安东所做之事,经由司平太常伯杨昉绥禀奏朝廷,可是令朝中大臣参了你好几回了。你是不是得向大父好好交代下?”

    杨昉绥此人随李谨行、高侃到安东后,刚开始李煜一直没时间见此人,安排他跟着李元素处理地方政务,或来干脆将这号人给忘了。大父提起此人,李煜费了老大功夫才想起他。

    爹娘寻问的目光下,李煜傻傻一笑:“大父、娘亲,孩儿这也是为国着想啊!”

    李煜无比委屈道:“那群高句丽蛮不服王化,整天想着造反,人又多势众,孩儿去辽东时可只带了三千家将,侥幸打败安市的叛军。可高句丽叛军太多,又有一万新罗兵支援高句丽叛军。孩儿只得听部下建议招纳辽东汉民与大唐前往辽东经商的商队护卫组成军队打败高句丽叛军与新罗联军,定鼎辽东局势。后来的扩大招兵也是被新罗与高句丽叛军剑牟岑与安舜所逼的无奈之举,可不是那帮整天待在长安,就只知道在平康坊找漂亮娘子谈情的御史、朝公所说孩儿举兵图谋不轨之举。”

    “孩儿年级轻轻,一番赤子之心,竟招那帮老混蛋污蔑。他们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孩儿年少就立下此等功勋,反衬出他们在孩儿此时年龄的庸碌无为而脸上无光。”

    李煜捏着小拳头愤恨不已的声讨朝中那些参他的大臣,滑稽的模样惹得武后与李治大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