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20章 几位兄长
    杨诗雁拿着李煜的龙玉带着馨儿等一众小娘们兴冲冲的进入馨香殿奢侈品区燕王府奢侈品铺位进行了大扫荡。

    跟在后面的李煜眼皮那是直跳,揪心不已。

    九对小娘们到是自知自己的地位,含蓄的要了一两件就罢了。可杨诗雁与馨儿四女那就一点不给李煜客气了,看上了哪件珠宝就让人包起来,再叫伙计把掌柜叫出来,把龙玉往他眼前一晃,拿起东西就走人。

    剩下的就是一帮掌柜带着一帮脑袋发懵的伙计急冲冲的给走在后面的李煜见礼。掌柜们红光满面,心情很激动,他们以经一年多没见过他们的老板燕王殿下了,纷纷围在李煜面前寻求表现,为自己的前途争一份希望。

    李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微笑着与这些为自己拼命赚钱的掌柜们见过后,脚步加快,急忙闪人。

    当杨诗雁将龙玉还给李煜时,她马车上以经堆放了不少燕王府出产、经营的好东西。

    什么雪狐披风、南海珍珠,精雕玉啄的昆仑玉,大颗夜明珠,六色钻石各一颗,光芒耀的李煜眼睛都直了。还有一整套馨香殿出售的名贵香水。

    “诗雁姐,你这次可是给煜弟大放血啊!”李煜无比悲痛的长嚎道。

    那张雪狐披风还是在辽东时,李煜令几个猎户出身的将士特地到野外打的雪狐制成,上饰珍珠、钻石,价值千贯,交给馨香殿负责售卖,准备赚一笔呢,给果免费进了杨诗雁手里。

    杨诗雁嬉笑道:“煜弟,男子汉大丈夫,心胸要宽广。何况姐姐就拿你几样俗物罢了,你的眼光应该放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上。”

    杨诗雁笑着扭着小蛮腰上了自己的马车,在车上冲一脸苦相的李煜招手道:“煜弟我先回去了,改日登门,记得准备好姐姐我爱吃的佳肴……”

    “走吧!”李煜悲苦的上了自己的马车,就看见馨儿四女见到自己颇有些不好意思。

    李煜瞧她们手里都拿着好几样好东西呢,价值最低的都在百贯以上。

    “也算自产自销吧!”李煜苦笑了一声。

    除了人造的是由燕王府所制,成本不高。可馨儿四女是李煜身边亲近之人,怎么可能会挑王府里自产的呢?拿的可是燕王府收购来贩卖的名贵珠宝。李煜只能自我安慰。

    回到了阔别近一年之久的长安燕王府,调戏了下好久没见的漂亮侍女们。一路奔波,吃过晚饭的李煜倒头便睡,要知明日还有早朝呢。

    唐朝早朝时间为辰时,即早上七点开始。

    睡眼朦胧的李煜被值班侍女叫醒,早早用过早饭后骑着一直留在王府里自己以前的小黑马,带着十位侍卫出了王府。

    李煜做为二圣的爱子,燕王府自然建在离大明宫近的永兴坊,周围邻居不是朝中高官就是开国功臣之家,离二哥李贤的沛王府,三哥李显的周王府仅隔通化门大街。

    上早朝时间,七点的天空才蒙蒙亮,整个丹凤门大街上都是打着火把灯笼急着上朝的在京文武百官。

    李煜带着侍从加入了这一上班队伍,一路上少不得一些官员见到李煜要行礼,遇到位列朝中宰相及六部尚书的老臣也少不得李煜上前打招呼,拉近双方的关系,给人家留下贤王的好映像。

    幸好今日不是元日和冬至日的大朝会、每月初一、十五的朔望朝参,不然那套繁琐的礼仪制度就得烦死李煜了。

    常参只有在京五品已上及供奉官、员外郎、监察御史、太常博士,每日朝参,没有那些排场、礼仪之类的烦规。

    唐朝并没有明清时期那么严重的尊卑关系,皇帝与大臣之间的关系比较亲近。上朝除非大臣奏事、议论国事出班站立于大殿之中外,上至皇帝坐于上首,下至大臣分坐于大殿左右,以品级高低前往后排。

    李煜做为亲王正一品,坐在首列,右手往殿中方向依次是三哥李显、二哥李贤和做为太子的大哥李弘。

    非母后所生的其他四位同父异母的长兄,李煜表示,他压根就没见过。

    那位大哥李忠更是因麟德元年父皇与母后闹别扭搞出的废后风波波及给赐死了。另外三位兄长更是早早被母后贬到地方担任一个没实权的官职,还压着他们不准进京。

    李煜只能默默的为四位兄长默哀,表示投胎是个技术活,哪怕投成皇子也是一样。

    快一年没见的三位兄长看到李煜很高兴,大哥、二哥更是对李煜嘘寒问热,在辽东如何之类的关心,让李煜心中一暖。

    做为太子的李弘并没因四弟李煜发私兵进辽东平叛而大肆扩军产生猜忌之心,仍像以前一样以一个大哥的身份关心着李煜。

    只是李弘常年受病痛折磨而显单薄的身躯令李煜心中一酸,不知仁厚重亲情的长兄是否会如历史一样英年早逝,连个后人都没有。

    受封沛王的二哥李贤则长的人高马大英俊非凡,与体制裁羸弱同样英俊的大哥形成两个极端,让人一看就知道二哥身上有股王霸之气,再加上才华横溢,李煜都不得不对二哥投以仰视的目光。

    不论才华还是身体条件,二哥李贤都是帝国最好的继承人,这一点父皇与满朝文武都看在眼里。由其是大哥身上的病症随着年龄增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按历史,明年父皇就得下诏命二哥帮助大哥处理朝政,为大哥分劳,同时给二哥政治上的历练机会,以防万一。

    三哥李显即不像父皇也不像母后,整个人给李煜的感觉就是庸柔无才无心志,偏爱飞鹰走马的贵族少年豪放生活,是兄弟中唯一经常找李煜玩乐的主。

    五弟李旭轮太小,还没出宫开府呢,在大明宫里还没那么自由随便出宫,只能跟着六妹也就是历史上出名的太平公主在宫里待着了。

    “煜弟,下朝后别先走,吾最近新得了一只斗鸡,要与你那只龙虎将军一决胜负。”

    只比李煜大了一岁的李显略显兴奋,搭上李煜的肩膀相邀斗鸡,讨论着赌注如何如何,李弘、李贤两人见此无奈的摇摇头。

    “圣人至!”

    尖嗓子的宦官对着大殿满朝文武喊道,相互间谈论的群臣立马规矩的按列站立于殿中,待李治坐于龙坐后,群臣高呼道:“吾皇万岁……”

    “众爱卿平身!”

    李治轻声道,行礼完毕的群臣井然有序的分列坐于各自坐榻。

    李治一眼就瞧到了坐于列首快一年没见的四郞李煜,面露做为父亲慈祥的微笑。对于四郞昨日回京,早以得到禀报并不感到意外。

    李煜心中一喜,看来父皇对自己在辽东所做的事并没有抵触,说不定还可以轻松过关。只是处于珠莲后的母后是啥态度李煜就不清楚了,不过李煜心中对母后于安东之事并不太担心。军国大事仍由父皇决断,母后实际上跟本插不上手,搞定了父皇也就不用担心他事了。

    接下来自是群臣禀奏国家大事,商议处置措施之类,最紧要的还是四十余州灾民救治和来年针对吐蕃占据安西的战事安排。

    下朝之时,一名小宦官来到李煜身边,告知:“二圣留殿下议事!”

    李煜自是兴高采烈的等待群臣退去,唯有李显心情郁闷,与煜弟斗鸡之邀看来要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