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14章 横扫琉球
    张钦率船队自离开儋罗国后,向东南行驶至倭国九洲岛。在考查九洲岛西南海岸的同时从倭人那打听到九洲岛西南方向有一连串的岛链。

    依燕王给予的地图大致所画及数年前张钦曾到过的岛屿,判断倭国九洲岛西南部的岛屿就是小琉球,过了小琉球就是前隋陈棱率兵攻掠过的大琉球。

    张钦虽没走过从九洲岛至小琉球的航路,但因从九洲岛西南部开始,往西南方向是一串大小岛屿相间分布。只要方向不变,航路并不难找。

    十数日内,船队先后登岸考察了后世的屋久岛、种子岛、奄美大岛及其附属数百岛屿,王海崇将其一一在地图上标记,并注明其地貌特征及所需路程和岛上原住民外貌习俗人口分布情况。

    于三日前船队至后世的冲绳岛,因张钦数年前来过此地,故对当地还算熟悉,并拜访了岛上几大土人村社酋长,送礼结交并从他们那换取食物补给等。

    万万没想到张钦一心想结好当地土人,船队中以叔孙康为首对此不屑一顾,屡次与土人发生摩擦,今日更是干出了淫辱岛上第一大社酋长爱女。

    此女又是第二大社酋长长子的未婚妻,那数百前来增援的土人不用想,定是浦添社的人马。

    张钦手足无力的靠在船舷上,整个人都慌了,不知如何是好,眼睁睁的看着于鸿他们渐渐不敌。

    “还愣着干什么?船上能动的都给贫道操起家伙上岸干他娘的。于校尉一百多号人都能打七八百人不落下风,咱们剩下的一百多号人上岸定能大败土人。”叔孙康对着船上的船员们大呼小叫,招呼着他们拿起武器准备上岸做战。

    一把拉过六神无主的张钦,叔孙康面色严肃道:“总管,赶紧下令船上所有人跟着贫道上岸支援,于鸿他们要是败亡了,你回去殿下可饶不得你。”

    “这事因你而起,你同样跑不掉。”王海崇怒斥道。

    叔孙康一笑,“所以贫道才要上岸拼命,以功赎罪。你呢,胖子,总说某是野道,你这个正儿八经师门出身的道士有种跟着贫道杀人吗?”

    “有何不敢?道爷可是打小闯荡江湖的。”

    “铿。”王海崇不服气的挺起胸堂,抽出腰间雪亮的七尺道剑,叫嚣道:“让你瞧瞧道爷的七杀斩。”

    张钦混乱的大脑思前想后,只得同意叔孙康带人上岸。令三艘船上除留守数人看守外,其余人等尽数听令叔孙康上岸进攻土人。

    一百五六十人在叔孙康的指挥下,分批乘座小船悄悄的向战场的另一边有一座小山头遮挡的沙滩登岸。

    船队为了在航行中保证安全,所以携带了大理弓弩箭矢。

    待所有人全部上岸后,叔孙康带着人马借助岸边草木茂盛的掩护,饶到战场后方,立令弓弩手对着土人一阵齐射。

    “嗖嗖……”

    一百多支箭朝着战场后方的土人射去。由于战场狭小,一千四五百土人围着于鸿等人打,大部分土人因此处在战场后方上不去。

    百十支箭矢从后方射来,当即就有数十土人中箭倒下。

    等土人们反应过来时,叔孙康以经带着部下们冲出小树林,高喊着杀蛮向土人冲去。

    身处后方的土人们大惊,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身后竟跑出来不知多少的海外来人,个个举着雪亮的长刀朝他们杀过来。由其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有数十同伴被当场射死射伤在眼前,令他们心下大骇。

    叔孙康抖着长须,大吼一声挥剑杀入土人之中,带起一阵腥风血雨,边杀边大喊道:“于校尉,某等前来支援,咱们前后杀蛮。”

    “好个海上凶道!”于鸿大喜,招呼着部下们:“援军到了,弟兄们,前后夹击,让这帮土人知道咱们大唐男儿的厉害。”

    “杀!”紧张不安的部下们听到于鸿怒吼后,个个喜形于色,抡起长刀狠狠的朝着土人脑壳砍过去。

    这帮土人的武器实在寒酸,除少部分有铁制刀剑外,大部分拿的其实是石茅石斧木枪,仗着人多势众,野蛮凶悍将于鸿他们压着打。双方拼杀好一会儿,于鸿一伙除了几个倒霉蛋被砸破了脑壳,捅穿了肚子挂掉了外,大部分人都只是受了皮外伤。

    王海崇挥着长剑抖着肥肉胆战心惊的杀入土人之中,口里不停的唠叨着不良师傅、太上老君、鸿均老祖保护徒儿。今日不死,他日定将为众位师祖献上重礼。

    嘴里不停唠叨,手也不停朝着土人身体猛砍猛刺,仗着从小学得一身武艺,王海崇除了身上挨了几下石斧痛的龇牙嘞嘴外,毫无外伤,到是倒在他脚下的土人就十几个了。

    劈掉一个满脸横肉的土人,一腔热血溅的王海崇白白胖胖的圆脸满脸都是,血腥味令他一阵干呕,抬眼一瞧,整个人都张大了嘴巴,惊的能塞下一个小号的橙子。

    只见叔孙康整个人如欲血狂人般手持道剑在土人群中杀进杀出,一剑下去,必死一、二人,伤二三人。其所过之地留下一地残缺不全的尸骸。

    叔孙康边杀嘴上还怒吼不停,每吼叫一声,迎面而来的土人必被吓的脸色惨白形动迟钝,白白送上去给叔孙康砍。

    “妖怪啊……”叔孙康的疯狂屠戮吓坏了一帮从未见过如此惨烈场景的土人,再加上两队船员挥刀对进劈杀,一千几百号土人不过两三刻死伤过半,令剩下的土人精神崩溃,惊吼的大喊大叫着扔下简陋的武器向四周逃去,摔倒在地的干脆四脚并用拼了命的逃。

    “不要跑,都给我回来……”天孙长水对着四散而逃的族人们急呼道,竟无一人回头瞧他们族长一眼。

    “噗。”天孙长水惊骇欲绝的瞧着从肚中穿透而出不断滴血的长剑。一身是血的叔孙康狞笑的凑到他耳边用刚学会不久的土人语道:“你女从此是贫道的女奴了!”

    “你……”

    天孙长水很想转过身来掐死这个淫贼,颤抖着一双血手做势欲往后抓,叔孙康狰狞一笑,迅速抽出长剑,带出天孙长水一腔热血,挥剑就将其头颅斩下。

    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滚落一边,叔孙康瞧都不瞧一眼,往溃逃的土人中寻找,一下就盯住了正组织一部土人撤退的浦添天。

    叔孙康哈哈哈大笑,提剑杀了上去。可怜浦添天身边的族人见这个杀神朝着他们杀来,竟一哄而散,丢下他们的少族长不顾。

    浦添天这会哪还有之前杀来的胆气,更何况这个杀神一般欲血狂奔的男人。

    叔孙康冲上来手起刀落,将吓傻了的浦添天切成两半。

    战场上剩下的几百号土人在船员们的追杀下逃入山林不知去向。

    大获全胜的船员们挥着手中的长刀仰天狂啸,他们没想到在这座海外蛮荒岛屿上打了一场以小胜多的大胜仗。

    三百来号人面对一千五六百土人,杀敌八百之多,自身仅损十三人,其余皆为皮外伤休养一段日子就好。

    张钦上岸,召集于鸿、叔孙康、王海崇及三艘船船长议事,准备庆祝此次大胜。

    叔孙康站出来反对道:“此次土人大败,逃跑的土人回去必传我军神勇不可敌,使土人对我等心生畏惧。再加上岛上最大的天孙社和第二大的浦添社被我等重创,天孙族长又被贫道斩杀,土人士气兵力骤衰,正是我们乘机攻取此岛的天赐良机。”

    张钦皱起了眉头道:“可殿下只令我等探察琉球各岛情况,没令咱们攻打,且打下来,咱们也没人可守啊!”

    “岛上土人各社加起来可是有好几万啊!”王海崇有些心虚道。

    其他人等赞同的点点头。

    “土人人多并不为惧。”叔孙康不屑道:“今日土人的战斗力大家也领教过了,不堪一击。其他各社本身就小,分布于岛上各地,又没有一个统一个的联盟,可被我等各个击破。”

    “至于攻下后的留守?”叔孙康沉思了下道:“贫道愿留守此岛,只需随贫道留下五十人便可。”

    其他人都迟疑了起来,即使顺利攻下此岛,仅靠五十一人就想镇住岛上数万土人,令他们有些担心在船队离开后,土人一拥而上将留守的人全被杀死。

    瞧张钦他们一个个疑虑的神色,叔孙康有些不耐烦道:“你们以为殿下真只是派你们探察个岛就结束了吗?以贫道猜测,殿下定会在我等查清各岛情况后就会派兵攻占这些岛屿。咱们先行攻下此岛可是大功一件。此事贫道提出,守不守的住也是贫道的事,你们又何必在这像个娘们婆婆妈妈犹豫不决?”

    “野道都有这个胆,某王海崇干了。”王海崇壮着胆气叫道,土人战斗力今日一见简直是土鸡瓦狗,船队三百多号人大部分都没见过血都能干翻他们,还怕个鸟。反正攻下后他又不会留下来。

    张钦看向于鸿征求他的意见,于鸿想了想,叔孙康此意可行,点点了头同意。张钦心中虽不想,但船队其他主事人同意了他也只好同意。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除了张钦留守船队外,于鸿、叔孙康、王海崇等人带着两百多号人杀气腾腾的朝着损失了大部分精壮和族长的天孙社杀去。

    一个冲锋,天孙社便土崩瓦解了。

    在叔孙康的建议下,将俘虏的天孙社男丁们集中起来,拿起他们那简陋的武器进攻在昨日同样损失了过半精壮的浦添社。

    阵斩浦添社族长一族,船队再押着俘虏的两社男丁们依次扫荡冲绳岛南北两端的各社土人。

    历经十数日激战,在于鸿、叔孙康指挥下,以船队船员们为押阵队,押着俘虏的各社土人精壮进攻没有投降的各社。十几日岛上腥风血雨,于鸿、叔孙康率军彻底征服了后世的冲绳岛。

    岛上精壮经此一役损失过半,出现了女多男少的情况。

    战争过后剩下精壮又被押着在后世那霸漫湖入海口处修建码头,并在码头旁边筑一座小城,导致精壮累死不少,岛上的人口随之更少。

    叔孙康以厚此薄彼在土人中制造矛盾分化瓦解,以厚利特权招募一群心肝情愿投入他麾下的土人精壮为兵,人数在五百左右,分为左右军,以此来控制全岛。

    岛上的男丁大半战死或累死,五百人的土军,成为了叔孙康统治全岛不可抗拒的军事力量。

    在岛上安排一切就绪后,留下五十人由叔孙康调遣,船队在张钦指挥下再次起航向西南方驶去。

    站在新筑不久的城墙上,叔孙康得意的大笑不止,心下以定,修养一月后,率军北上横扫小琉球其他各岛,成就一番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