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13章 鏖战荒岛
    “欺我太甚……”

    天孙社酋长天孙长水看到自己的爱女竟被外人侮辱,仰天长啸,悲愤欲绝。

    这群海外之人来我土地,本着友好之意供给其食物,却不知感恩,三番五次骚扰我族人,如今竟辱我爱女,此仇不报,我天孙氏颜面何存?

    天孙长水气的面容扭曲,对身边的族人发出怒吼:“召集所有族人,随我去杀了这帮海外来的牲畜。”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围拢上来的天孙社不论男女老幼,怒气冲冲的叫嚣着,狂吼着发泄他们心中的愤怒。

    可想而知张钦他们一伙在岛上的民怨之大。

    一裹着兽皮的精壮男子扒开人群,进入屋舍看到裹着皮衣挂满泪痕,双目无神躺在被褥上少女脖劲上的青乌。紧闭的嘴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灵子是我的未婚妻,他人辱我妻就如辱我浦添社,我浦添社全族愿随天孙族长共杀海外来人。”

    来人正是被辱的天孙灵子未婚夫,琉球群岛第二大社浦添社族长长子浦添天。

    “好,你我两社同气连枝,理当共杀这群不知感恩的海外来人。走,咱们立即召集全社男子,去海边将那群海外来人割其头颅以血我耻。”

    天孙长水拿起一把简漏的长刀,派人召集全社精壮,备齐刀弓,怒气冲冲的朝着张钦船队所停泊的海湾而去。

    浦添天立即返回本社,征得父亲同意后,集合全社所有精壮备齐武器,气势汹汹的同样朝着海湾赶去。

    “张总管,出大事了,咱们赶紧起航。”王海崇急冲冲的赶回来,找到张钦气喘嘘嘘的说道。

    张钦正与于鸿商量着在这处海湾选址筑一座小码头呢,瞧王海崇火急火撩的跑来,颇为不解。

    “王道长,发生了何事如此慌张?”

    “不得了了啊!”王海崇痛心疾首的拍着大腿道:“叔孙康那王八蛋淫辱了天孙社酋长的爱女,人家现在正带着人马朝咱们杀过来了啊。”

    “啊?”张钦与于鸿二人惊住了,有些怀疑道:“你所说的可是真的?”

    “哪里还是假的啊,道爷我都亲眼看到叔孙康那王八犊子光着身子趴在对方姑娘娇躯上耸动呢。还被十几个土人给现场捉住了。道爷我回来的路上就看见天孙社酋长带着全社精壮拿着武器朝咱们来了。”

    “这回完了,叔孙康这混蛋误我大事啊!”张钦痛心道。

    于鸿建议道:“乘土人还没赶到,我们赶紧召集所有人立即登船远离岸边,到时与土人是谈是走就安全的多。”

    “对,咱们赶紧撤回船,叔孙康那王八犊子闯的祸就由他自己抗。”王海崇迈开他那双大粗腿,抖着一身肥肉朝岸边的小船跑去,准备登船保命。

    张钦与于鸿无奈的对望一眼,立即派人集合船队所有人回船。

    此时,海湾处,远远的就能看见两里多外嘲杂的人群气势汹汹的朝着张钦他们停船处赶来,个个都拿着兵器,来者不善。

    “他们要跑啦。”

    走在前面的土人一瞧张钦他们正在收拾东西往船上撤,对着身后人群大喊道。

    “想跑?族人们咱们杀啊,绝不能让这群畜牲给跑了。”天孙长水大吼道,挥着手中的刀嗷嗷大叫着朝张钦他们冲去。跟着族长来的天孙社的精壮们没有半点胆却,紧跟族长的步伐朝着海湾冲。

    由于时间紧迫,船员们接到张钦下达退回船上时,还有很多人远离海湾,大部分人地陆上安营扎寨。加上小船有限,这会所有人根本来不及乘上小船退回海湾中的大船中。

    见土人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朝着他们狂奔而来,岸边的船员们手忙脚乱,发生争抢船只的乱事。

    以经登上小船往海湾中的船只撤去的张钦看到岸上发生的一幕,心头巨震。

    船队有三百多号人,现在滞留岸边的有一半之多。他们若没能全然撤回船上,可想而知,今日张钦就得损失一半的人手,剩下的探险任务还怎么完成?回去怎么向燕王交差?

    于鸿组织部下们撤离,没有第一时间登船撤回大船上,这会同样与剩下的船员们被困在岸边。

    望着距离岸边仅几十丈,杀气腾腾冲来的土人。

    于鸿面色一冷,默然的拔出了腰间的横刀,对着失慌失措,争抢船只的部下们大喝道:“全都给我停下,拔出你们腰间的横刀列队。”

    “不听令者,斩立决!”

    于鸿目光如矩,犀利的眼神扫视着被他大吼震住的部下们,狂吼道:“眼下我们唯有与土人背水一战方有活路,列好你们的队,迎战!”

    于鸿的亲兵们立即上前踢打慌忙列队的船员们,在于鸿大声令下,纷纷拔出腰间的横刀在岸边排成一排,屏气凝神注视着越来越近面色凶悍的土人。

    “杀!”

    于鸿大吼道,举刀率队杀出,排成一排的船员们在军官的呼喝下嗷嗷直叫着绷紧神经,握紧横刀紧随于鸿朝着土人面对面冲去。

    于鸿一方仅有一百五六十人,举着寒光粼粼的横刀不退反而杀入足有七八百的土人队伍。

    两支队伍迎面撞上,一时间刀光剑影,鲜血横流,惨叫四起。

    船员们仗着手持锋利的横刀,杀进土人队伍中猛烈劈砍,人人第一刀下去皆斩倒一人,雪白的刀身染成鲜红色。

    做为征战十数年的老兵于鸿来说,比这更惨烈的大战,更强悍的胡虏都经历过,区区拿着一堆破铜烂铁的荒岛土人何足惧哉?

    手中的横刀在土人中大开大合,每一刀下去都会带走一人甚至两人的性命。

    于鸿一人就从众多的土人中杀出一条血路,四周土人看着混身欲血的于鸿竟不敢上,相互间有心避开这个杀人狂魔。

    “贫道早就说过,这些土人是典型的战五渣。瞧瞧,七八百人竟连咱们百五六十号人都打不过,节节败退。”叔孙康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得意洋洋的指着岸边的战场说道。

    “我日!”王海崇跳了起来,指着叔孙康的鼻子就大骂道:“你这个野道,逃命的本事到不小啊,我都没瞧见你什么时候上船的。”

    “呵,等你这死胖子瞧见,贫道岂不死好几次了!”叔孙康无不鄙夷道。

    “叔孙康,**天孙社酋长爱女之事,你做的太过火了。”张钦几欲喷火的眼神盯着一副事不关己的叔孙康,后者掏了掏耳朵,不在意道:“一个土人小娘们而已,能伺候贫道也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再说了,咱们在海上飘了几个月了,就没女人来发泄下,憋这么久贫道可快憋坏了。”

    “你,你这个无耻之徒,打着我道家名号败坏我道家名声!”王海崇怒不可鄂,颤抖的手指着叔孙康就是一顿臭骂。

    张钦也是憋着气,叔孙康一路上不听他号令也就算了,可每到一地却总是在当地惹出一些乱子,这次更是做过太过火了。此事之后,说不定往后小琉球上的土人都将不待见咱们,从而误了殿下的大事。

    “别只顾着骂贫道了,又有数百名土人赶来了!”

    王海崇与张钦一惊,急忙看向岸边。果然,一支足有六七百的土人在一名精壮的男子带领下加入战场。

    使仗着器利,训练有素,于鸿指挥有方,将土人打的不断后退的己方受到了压力,被人多势从的土人逼的渐渐后退,形势显得危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