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12章 祸事将起
    “呜呜……”

    “嘿嘿嘿,不要叫嘛,让贫道爽一下就行了,爽完了贫道自然放你回去。”叔孙康淫邢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被他压在在身下,不停扭动身体,神情恐慌的少女。

    叔孙康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少女的嘴,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扒起了少女身上简单的衣物。

    “呜呜……”少女的脸庞布满了泪水,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装束怪异的老男人,有心反抗,双手却被绳子绑住,嘴也被对方捂死不能呼叫族人来救。

    “想不到这蛮荒岛屿上竟有尔这等肌肤如雪的,娇容可爱的美貌女子,到是令贫道大开眼界。”

    叔孙康淫荡的双眼扫视着身下被剥光的尤物,吱吱称奇道。一双火热的眼神越瞧越旺盛,对方越是可怜兮兮,胸中的躁动越激烈。

    “啊!”

    终于,实在忍无可忍之下,叔孙康纵身一挺,在少女惊叫声中占有了这座蛮荒大岛上唯一可与神州女子比美的少女。

    带着几名护卫正在勘探岛屿地貌的王海崇突然抬起头来,“你们有没有听到刚才有小娘的惊叫声?”

    “有!”几名护卫点点头,其中一人指了指左前方道:“好像是从前方那座山头后面传来的。”

    “咱们去看看,肯定发生了什么事。”王海崇丢下手上的事,握着腰间的横刀带着七八名护卫朝着声音传来的山头跑去。

    一行人刚翻过山头,就传来阵阵嘿咻声。几个护卫面面相觑,脸色颇为怪异,露出了男人才懂的笑容。

    “靠,这是啥声音?怎么好像是两个人在喘气,叫的大声的好像是个娘们?”跟李煜混了几年,学会了动不动说靠的王海崇奇怪看向山坡下茂密的小树林。

    王海崇疑惑的朝树林子走去,几个护卫一瞧,很是怪异的看着王海崇的背影,心说王郞怎么好这口,专去打搅人家的美事,不过我们喜欢。

    七八个护卫屁颠屁颠的跟上王海崇,各个嘿嘿的傻笑着准备看好戏。弄的王海崇几次回过头了瞧了眼他们,突然觉得他们几个变得像李四郞所说的淫荡了。

    可怜王海崇,今年不过才十七岁,又是道士,自拜入师门后不是在三清山孤寂的修道就是跟着师傅游览名山大川。这几年,那无良师尊投了燕王这座大靠山,王海崇才跟着有了安身立命之所。

    可整天钻在修道和研究燕王提出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加上又没人特意跟他讲男女之事。

    以致他人像王海崇这般大,孩子都生好几个了,王海崇却连男女之事都不晓得。身后几个怀着看好戏的护卫也不知王海崇竟还是个单纯的小处男,竟认为他有着打搅他人鱼水之欢的雅好。

    走的越近,声浪越大,王海崇眉头也紧皱了起来,由其是女声那一声高过一声痛苦的呻吟。

    王海崇突然明白了什么,大怒,拔刀快步冲进了小树林,怒吼:“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负良家妇女?看你道爷的刀。”

    冲进树林,瞧见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叠在一起正猛烈的冲撞,王海崇竟不管不顾的挥刀就砍过去。

    “王猪头,尔敢?”叔孙康又惊又怒,正在兴头之势,王海崇那坨肉竟然窜了出来,还拔刀就朝他砍来,惊怒交加,下身突然一射就软了下去。

    顾不得什么羞耻脸面,叔孙康光着身子急忙从少女身上派起来一个翻滚,险而又险的避开了王海崇一刀,身下还有一股热流往地上滴。

    跟进来准备看好戏的几个护卫,瞧见眼前一幕,个个都傻了。

    王海崇一刀瞧没砍到淫贼,正准备砍第二刀时,双眼撇了一眼光着身子躺在地上直喘气,雪白的肌肤泛着红晕的少女容貌时,整个人都定住了。

    “这不是岛上第一大社酋长家的小女吗?怎么会……”说话的护卫瞧了眼光着身子的叔孙康,双眼在两者之间望来望去硬是没将到嘴的话说完。

    护卫们尴尬的看着两位道长,本是来看好戏真没想到,演戏的竟是大名在外的叔孙康。

    不过想到听说的叔孙康早些年那些事迹,今天这事还真符合他的个性。

    “姓叔的,你胆子还真是大啊。”平时虽然吊儿郎当,一副混世游侠模样的王海崇此时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叔孙康道。

    “难不成她是你的心上人?贫道上了她,你生气了?”叔孙康玩味的瞧着怒气冲冲的王海崇,不急不慢的穿起了地上的衣服。

    “你这个哪有半点道家修养的野道,你知不知道你欺辱了岛上第一大社酋长的爱女,会给船队带来杀身之祸?且此女还与第二大社酋长长子定婚,这要传出去,咱们今天晚上就的与岛上的土蛮拼的你死我活,你……”

    “天啊!是天孙灵子,你们这些外来人对社主之女做了什么?”

    王海崇话还没说完呢,旁边树林里突然窜出十几个手持简易弓箭的土人,瞧见一丝不挂躺在地上,脸上挂满泪痕的少女纷纷惊叫道。

    面对这些土人的质问,虽听不懂,但也从他们脸上惊怒的表情看出他们心中的愤怒,举着弓叉警惕的对着王海崇等人

    王海崇恼恨的看了一眼淡定的叔孙康,带着护卫就走,留下叔孙康一人与土人对持。

    “哼!”瞧王海崇抖着一身肥肉带人跑了,叔孙康轻蔑的哼了一声。

    十几个土人护着地上的少女,给她盖好衣物挡住身体,对哭泣的少女一番寻问后,土人们面色不善的将叔孙康围了起来。

    “呵,就凭你们这些未开化的土人也敢拦贫道的道?也不瞧瞧你们手上的家伙什。”

    叔孙康冷笑连连,不慌不忙的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剑身寒光粼粼,令土人中几个胆小的心生却意。

    这帮外来人以经来岛上好些时日了,对他们人人腰间配的武器,土人们也有了清醒的认识,端的锋利无比,远不是他们手上的家火能比的。

    土人领头的冲着同伴吼叫了几声,十几人一拥而上。握着长剑的叔孙康提手一挥,当即一人双手被斩下,其身旁的几人见此,动作一时迟缓。

    叔孙康去势不减,挥着手中的长剑冲入人群里左劈右砍,残肢断臂横飞,不甘的头颅倒在地上。

    眼看仗着人多都打不过,领头的土人立马背上哭晕的少女带着剩下的人狂奔。叔孙康大笑,提着滴血的长剑一路追杀,硬生生的将十几个土人给杀的只剩三个,追到前方出现一个土人村社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