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10章 惊险海峡2
    新罗南部水师统帅金和问摸着胡须盯着几里外奔逃的唐军战船,面露微笑道:“这些唐人还真是胆大包天,竟敢跑到我新罗南部海岸刺探我国国情。当我新罗水师无人呼?”

    “这些唐人以为仗着船高大坚固就能肆意出入我国海岸,三艘船都敢来,简直没把我新罗放在眼里。得让这些唐人有来无回,给平壤那个嚣张的唐国小王一点颜色看看,我新罗水师也是能战之士,可不是那些畏敌如虎的陆师。”金和问身边的部将朴正金捏着拳头恨恨的说道。

    “朴将军说的对,大王虽迫于形势签订丧权辱国的停战条约,但咱们这些为将者不能丧了士气。眼下正好歼灭这伙唐人,传首国都以振国威!”另一部将杀气腾腾的说道,仿佛唐人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百余艘新罗战船上早以枕戈待旦的新罗将士更是士气高涨,双目紧紧盯着前方一个劲逃跑的唐船。桨手在军官的催促下更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奋力划动船桨,新罗水师的速度更是提升了一大截。

    金和问作为新罗南部海岸的水师大将,数年前参加过配和唐军迎战倭国、百济联军的白江口之战,算的上身经百战的新罗水师大将。闻唐军南下寇掠本国北境,大王被迫签订辱国停战和约时,金和问恨不得率领水师上陆与唐军大战三百场以血国耻。

    一直处心继律寻找战机,以便在未来再度开战时打唐军一个措手不及的金和问,在数日前得知派往百济的探子回报有一支三艘大船的唐军水师停在了仍被百济残余唐军所控制的首原县,打探新罗水师情况及向东行驶的海上航路,于昨日清晨离开首原向东行驶。

    得知此消息的金和问心知,这三艘船定是唐军为下一次两国开战时,探清新罗南部海岸情况方便从海上进攻的探船。

    诺让唐军水师探清了新罗南部海岸实情那不得了?金和问立即点齐水师一百余艘战船,三千将士前来截杀。

    金和问望着战意高涨的将士们,心中也是豪气万丈,大喝道:“将士们擂起战鼓,加快航速,务必擒斩唐人以血国耻!”

    “洗血国耻……”激动的新罗将士挥着手中的兵器鼓着胸膛吼叫道。

    士气昂扬的新罗水师,擂起战船上的大鼓,上百面战鼓齐鸣声动数里。兴奋中的新罗人更是冲着逃跑的乐浪探险队嗷嗷直叫,宣示着自己的强盛战意。

    探险队三艘船上紧张的水手们听到身后新罗人震天的战鼓,恐怖的嚎叫声,心却三分,大部分人更是冷汗直冒,一紧张手上的动作就迟缓了下来。

    船舷上一名伙长瞧他手下的一名新手惊恐的望向船后越来越近的新罗战船,神情呆滞,不由恼怒取下腰间的刀柄狠狠的砸了过去。

    “啊。”

    呆滞的水手被伙长刀柄砸倒在甲板上直叫唤,望着看过来同样神情惊恐的水手,伙长厉声的喝骂道:“想活命的都给老子动作麻利点,再他娘发现有人像他一样,就不是刀柄是刀刃了。”

    “他娘的,给老子起来。”伙长又狠狠的踹了一脚被他砸倒在甲板上的水手,其他水手担惊受怕的赶紧忙活手上的活计。

    眼前的情形陆元庆看在眼里,心中担忧不已。若继续按此航向航行,必被新罗追上。

    出发前虽进行过海上做战演练,以备不时之需,船上也配备了足够的武器。燕王还派了打过仗见过血的三十名士兵上船担任队正、旅帅等职,负责在遭遇敌袭时指挥那些水手作战。

    可乐浪探险队船上的大部分人都是从没上过阵的水手和几个船长,之前的演练也就练出个花架子。靠那三十名士兵可没大用,真让打了老仗的新罗水师追上来,探险队就是战五渣。

    何况探险队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劣势。

    胡安君心惊的站在船尾甲板上看着船后越来越近,擂鼓震天的新罗水师,脸上写满了懊恼和担忧。

    看到负责指挥船队航行一脸疲惫的陆元庆走来,胡安君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焦急的寻问道:“为何船队还没有摆脱新罗人?殿下可是说了咱们的船在海上航行是当今天下最快的,元庆兄这是怎么回事?”

    “哎!”陆元庆叹气道:“胡总管,现在吹的是西北风,新罗人可是顺风啊,咱们是向东行驶,虽不是逆风而行,船上的风帆却借不到多少风力,整艘船就靠船尾舵的动力。”

    “那咱们就向东南行驶不就顺风了吗?以咱们船上这么多大面风帆,顺风应该能轻易甩掉新罗人啊。”胡安君有些生气,既然能顺风那咱们干嘛不顺风?等着新罗人上来砍咱们?

    “若向东南行驶,咱们就不能按计划到东栅州都督府了,东南可是去倭国,不知总管是否确定?”

    “确定,去倭国就去倭国吧,赶紧令船队向东南行驶摆脱新罗人要紧。”

    这时候还管什么计划?保命要紧。胡安君急切的催促着陆元庆赶快去指挥船队调整航向。

    利用探险队调航线这段时间,新罗行驶在最前面的几艘战船离走在最后面的探险队一艘船仅有不到三四十丈了,双方都能看清对方面容。

    新罗人更是兴奋异常,弯起弓向探险队进行抛射,几十支箭呼啸而来插在最后面一艘船的船尾甲板上。

    “平时是怎么训练你们的,这会就给我怎么打。”

    队正连踢带踹,将一帮没上过战场胆战心惊的水手提到船尾甲板上,人手一张弓,还有五张弩瞄准船后紧紧跟着的新罗战船就射。

    就这样,速度快的新罗战船紧随着行在最后面的探险队船只,两方人马挽弓搭箭相互攒射,不时有人中箭倒下。

    新罗人更是卯足了劲划桨,以便靠近探险队船只进行接舷战才能发挥人数优势。可明明就那么几十丈的距离就是无法拉近,让金和问等一干新罗将领眼珠都望穿了,期待中的接舷战就是没发生。

    在与探险队攒射中一员新罗小将被射瞎一只眼,被部下护着到船仓躲避唐军的箭失。

    小将剩下的一只眼入船仓看到船只两边划桨的水手有气无力的模样。心中大恨,认为他们出工不出力才使船只使终无法追上唐军导致自己被射瞎一只眼。不顾眼瞎的疼痛,上去就是一顿踢打喝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