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09章 惊险海峡
    从都里镇出发,乐浪海探险队经过数日的海上航行穿过黄海到达熊津都督府南部目前仍在大唐控制下的分嵯州首原县。受到了当地驻防唐军官兵的热烈欢迎,虽然他们当中大部分兵将其实是百济人,仅有少部分将领和官员是大唐派来的。

    对于百济人而言,他们的国以经灭亡了,饱受战乱的国度在华官配合当地酋长的治理下,经过六七年时间也恢复如苏,被大唐统治他们也认了。

    只是令百济人没想到的是高句丽刚灭亡不到两年,新罗就对他们伸出了抓牙,气势熊熊的要吞并百济。好不容易平静下的生活再度战乱四起。

    今年初开始,新罗集结重兵攻入百济境内。因留守百济的唐军并不多,加起来不过两三千人,大部分军队其实是投降唐军的原百济军。

    原百济军在数年前反抗大唐统治下遭到毁灭性打击,同沙吒相如、黑齿常之等百济将领投降大唐的军队实力并不强。

    再遭到新罗有心突然发难下,主掌熊津都督府军事的左骁卫郎将刘仁愿带领着实力严重不足的几万军队与新罗军交战中连战连败,百济国都泗沘也丢了。

    最后在新罗军疯狂的进攻下,刘仁愿先后丢失百济中部大片土地,最后只得退保百济南部地区,以及北部几个沿海州县。

    若不是燕王迅速平定高句丽遗民叛乱,兵临新罗北境迫使新罗抽掉在百济战场上大部分军队北上,最后不的不与李煜签订停战和约。

    刘仁愿在没有得到大唐派来的援兵情况下,这会恐怕就得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返回大唐了。

    此时,对于再度遭受战乱之苦的百济老百姓来说,对于大唐来的船队他们是真心的欢喜,希望来的是无敌的唐军帮助他们击败新罗人。虽然眼下以经停战了,但谁能保证明天战事不会再度爆发呢?

    熊津都督府归安东都护府管辖,不过眼下的李煜可顾不上仅剩三分之一地盘陆上又不相连的熊津都督府了。

    只要新罗遵守停战和约,他就默认目前双方之间的态势,给刘仁愿的命令就是务必坚守住剩下的熊津都督府州县。

    胡安君所率乐浪海探险队靠岸,当地官兵百姓得知并不是援兵,虽有些失望,但还是给予了热情接待。

    应船队总管胡安君请求,当地官府为船队准备了所需食水。

    在首原县停留了三天进行休整,打探清楚向东航行时可能遭遇新罗水师的情报和航道后,胡安君率领船队再度起航朝朝鲜海峡东部航行。

    新罗南部水师实力不弱,且其国都金州就位于新罗国土东南部海边,远不是其西部原处于百济与高句丽南北夹缝中不大的出海口处的水师可比。

    因此,胡安君率领船队穿过新罗南部海岸时小心翼翼,生怕遭遇新罗水师。

    船队中的三艘船虽然很大,新罗最大的船只也仅有它一半大小。可好汉架不住群殴,由其是船只上那几面宽大的风帆更是怕火攻。

    清晨,胡安君从自己的仓室起床,闻着微咸的海风舒展了下筋骨。虽做为船队的总管,但胡安君其实并不太懂航海,真正负责船队航行的是副总管,从蛟龙海航调来的一位海上跑了几十年后加入燕王府的海商陆元庆。

    亲王帐内府史的胡安君能被李煜看重做上探险队总管的位置,恰恰是因为他在天文地理这方面有很高的学识,在经过李煜以现代天文地理知识的培养,以经成了一个合格的天文观测定位、地理测绘型人才。

    正是探险队所极需的人才之一。

    胡安君往船头一瞧,就看见陆元庆正拿着望远镜观察周围海况,只是清晨浓雾太大,仅有不到一里的视线。

    陆元庆听脚步声就知是胡安君来了。

    胡安君虽生在江南,却不习海船。首次做船出海远航身体一直都不适应。初期那几天更是呕吐不止,这几日虽好些了,可脚步却很是轻俘。

    “胡总管昨夜睡的可还好?”陆元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笑问道。

    “哎!”胡安君苦闷的摇摇头有气无力的摆手道:“还是老样子,这船晃啊晃的难以入睡,把头都晃晕了。”

    “在海上行船就是如此,船只永远都不可能平稳下来,要想像陆上有个好睡眠就得必须适应船只的摇摆。你就把他当做小时候在娘亲怀里晃着入睡即可!”

    “哈哈哈,元庆兄你这比喻到是别有风味啊!还在娘亲怀里抱着的时候,那恐怕得是两岁以下吧。这叫吾如何回想得起啊?”

    “你总看过你儿子刚出生时,你娇妻怀抱爱子晃着手臂哄他入睡的样子吧!”

    “这?哈哈哈……”两人相视笑,商谈起此次向东探险的事谊。待平安饶过新罗海岸,他们将向北航行至东栅州都督府,这一路上的海况令二人心中总是有一种担心。

    就如这几日,清晨的海面总是浓雾遮天蔽日,这令船队的视线严重受阻,不清前方是什么,也不清周围有没有暗礁敌人。

    胡安君与陆元庆在船头拿着望远镜仔细瞧也瞧不出一里外的海况便令值守的船员警惕海面后就回了船仓。

    待在寒风呼啸的甲板上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正午时分,正在船队船员们在食仓吃饭时,甲板上响起了用来示警的铜钟急切的叮叮当当声。

    正在用饭的船员们迅速从船舱中冲向甲板寻问值守的人发生何事。

    甲板上值守的船员惊恐的指着北面朝着冲上甲板的胡安君、陆元庆大喊道:“总管,北面出现新罗水师,战船百艘正迅速向我方驶来。”

    刚登上甲板的胡安君等人跑到船舷往北面望去,海上的浓雾散去后,两三里外的海面上分明挂着新罗水师战旗密密麻麻的战船直冲他们而来。

    陆元庆赶紧从怀里掏出望远镜望去,只见领头的一艘新罗水师战船船头上一员身披甲胄的将领正拿刀直指他们张着嘴不知叫啥,显得很是兴奋。

    “快,立即升帆,撸起船舵全速前进。”

    陆远庆冲着发愣的船员们大吼道,反应慢的干脆踹了一脚,指挥着惊慌失措的船员们解下揽起的风帆扬帆。

    同时派人拿着信号旗冲着船队另两艘船又是挥信号旗,又是大吼大叫的喊道,令他们扬帆摆撸全速前进。

    十几个恐武有力的壮汉更是急忙下到船仓往船尾跑去。到船尾舵后就撸起袖子,抱着那根粗大的船尾舵杆使劲朝左右摇摆。

    船只在风帆和船尾舵的双重作用力下,骤然加快了速度,快速向东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