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07章 安东采购团一
    张知古哼着幽州小调,骑着马悠闲的走在广袤的草原上,身后跟着一票两百多骑配刀挽弓的护卫护着几十辆高大的牛马车缓缓向西而行。

    通向桑乾都督府的这条路,十多年来张知古不知走了多少遍,闭着眼睛都能骑着马到最近的以突厥卑失部置的卑失州。

    今年,李煜组织安东开拓团大量招募四十余州灾民前往安东屯田。需要准备大量的耕牛为来年开春后供灾民耕地所用,羊也将租给灾民饲养。购买来的马匹除供给军队所需,还准备利用突厥马的耐劳易养的特性来耕作土地。

    崔玄给李煜的预计是可能招募到十万左右灾民,不论是运送安置还是来年组织灾民开耕的压力都很大。

    李煜一咬牙一跺脚立即令负责桑乾、定襄两都督府贸易的幽州供需处总管张知古,负责呼延、云中两都督府的长安供需处总管李行成务必在明年开春前到各自负责的突厥各州购买到足够的牛羊马匹,以牛羊为重中这重。

    这才有了张知古亲率部下带着大量贸易的货物前往桑乾都督府的路上。

    张知古原只是幽州城中一个靠转卖突厥马的行商,两年前因为在草原上跑商的路上被一帮草原马匪劫了道,还被抓去当了奴隶,后被燕王派兵进剿马匪时所救。

    侥幸脱险的张知古无意中得知燕王想向离幽州近的桑乾都督府下的卑失州、艺失州、郁射州三突厥降州购买马匹、牛羊,收购皮革。

    心想自己辛苦了几十年仅仅只是一个地位低下的行商,家里虽然过的还行,可远谈不上大富大贵,如果这辈子做行商一直做下去的话,二十年后的生活与现在基本无异。

    商人不一定要做一辈子的商人,抓住一个机会往往就能改变自己的身份。张知古一无反顾从被救的奴隶中站了出来向领军的将军推荐了自己。

    依仗着自己在漠南十几年的行商经验,对单于都护府下辖各突厥降州的了解。在两年里,张知古就从燕王府负责物资采购的供需处里一个小小的采买执事,做到了现在全权负责桑乾、定襄两都督府贸易的幽州供需总管的位置。

    此次摔队前往草原各突厥州就是接到了燕王传来的命令,令张知古立即派人前往桑乾、定襄两都督府购买大量身体健全正值壮年的牛羊、马匹回来。

    考虑此次燕王吩咐所需购买的牛羊马匹数量超过以往,张知古不放心手下人办事便亲自带人跑这一趟。

    两都督府下辖各突厥州刺史这几年与燕王府做生意做的很红火,双方各取所需,那些突厥人见是燕王府的人来也会卖个面子。

    但如果负责来贸易的人不了解,与那些突厥首领不熟悉,那些突厥人也不是良善之辈,难免会行蒙骗,甚至言语威胁。负责的人要是胆小了,那肯定的吃亏。

    燕王府与突厥各州贸易主要是双方以各自交换的物品换算成开元通宝多少再辅以金银铜钱进行交易。

    故张知古此行还带着几十辆拉满货物的牛马车,上面装的最多的就是突厥人喜爱的烈酒,主要供给突厥各州权贵人物所需的茶叶、精美的丝绸和各种金银珠宝。

    李煜为了赚钱,在眼下大唐都还没流行开的饮茶上,令供需处负责与突厥人贸易的管事们尽一切办法教唆突厥权贵们养成饮茶之风,并吹需一半真一半假的饮燕王府所制的炒茶泡出来的茶水对身体如何如何好。

    几年下来,从来不饮茶的单于都护下辖突厥各州权贵们竟硬生生的被燕王府供需处里的那群忽悠人的人精给忽悠出了饮茶之风,并且以成蔓延之势。

    这几年,草原上茶叶需求成上升之势,虽比不上白酒所需,但也是目前草原各部所需第二大宗物品了。

    今年李煜看着崔玄给的报表,嘴都笑歪了。

    至于燕王府所产的白酒,突厥人更是爱释手。

    尤其正值寒冬时节,自从燕王府向突厥人出售远高于这时代酒度数的白酒后,突厥人就喜欢上了在寒冬中喝燕王府所产的烈酒暖身。一到冬季就对白酒的需求量大增,这时,燕王府所产的酒一运到草原就会被突厥人抢购一空。

    且寒冬季节,牛羊易被冻饿而死,故突厥各部所养的牛羊价格往往也会大跌。李煜也就乘此机会,抬高突厥人所需的白酒价,利用突厥人急于出售多于的牛羊压低牛羊价格获巨利。

    张知古所率队伍过了一条结冰的小河后,前方出现一支上百人的骑兵,护卫们一个个紧张的注视对方,对方稍有异动,可能就要大战一场了。

    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那些脱离了部落的马匪,有的更是一些部落本身就兼职马匪行当抢劫行商。大者上千骑,小者数百骑。

    对方领头的骑马站出来问道:“来者可是燕王府幽州供需处总管张知古!”

    “我就是,不知尔等是否是卑失州刺史所属兵马?”张知古回问道。

    “正是,我奉刺史之命特来迎接张总管,我家刺史以在大帐中备好酒宴,请张总管随我等前往。”

    “多谢!”

    张知古带着人马与对方汇合,然后在对方的引领下进入卑失部营地。

    整个部落七八万人于一处扎营,再加上牛羊马群简单围起来的栅栏,占地面积足有方圆三四里大,到处都是帐篷。

    营地中正冒着吹烟,显然牧民们正在作饭。

    进入营地中,张知古一行人由卑失州刺史派来的人带去以安排好的宿营地。帐篷等所需生活用具全都以准备好,张知古只带人入住就行。

    队伍安顿好后,做为刺史客人的张知古及几位随行执事被邀请到刺史大帐中。

    “哎呀,张总管你可是好久没来我卑失州了,这次亲自带人前来,是不是带了足够多的好东西啊?”

    长着一张粗旷凶悍面容,剃掉了头顶部头发的中年男子卑失州刺史卑失何里热情的上前一把将张知古拥抱在怀里,啪了两个背。

    张知古也是紧紧的抱住卑失何里笑道:“哈哈哈!卑失刺史放心好了,这次我可是得了燕王殿下的令,一定要带足够多的好东西才能表达咱们之间的友谊啊!”

    “燕王殿下乃天可汗爱子,千金之躯。今年怎亲自跑到安东去平那群不识好歹的高丽蛮了呢?这几年与燕王殿下做生意做的这么好,某身为臣子的都没能去觐见燕王感谢一番,这会去了安东,某岂不更难见到燕王了?”卑失何里颇为失望的摇摇头道。

    “刺史若想见我家殿下,今年除夕去长安向陛下贺新年,到时不就见到我家殿下了吗?”

    “行,某几十岁了也就十多年前去过一次长安,长安的繁华令某记忆由新啊,不知这些年来又有什么变化了没?”

    卑失何里兴致盎然的答应道,邀请张知古入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