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06章 安东开拓团
    “陛下,最近几月有一个叫安东开拓团的组织在关中等各受灾州县大量招募灾民,将招募到的灾民用船顺渭河、黄河东下运走,不知所终,请陛下下旨抓捕此等居心不良,有祸国之意的歹人。”

    刚上早朝,就有御史站出来禀奏最近活跃于受灾的四十余州的安东开拓团,还给他安上了居心不良,有祸国之意的恶名。

    御史所奏的真实意图,皆为人精的满朝文武瞬间便明白了。

    安东开拓团是谁的人,稍微一查便知。燕王府名下的几个产业都参于其中,这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谁组织的安东开拓团。

    但是安东开拓团都活跃了好几个月了,陛下不可能没得到风声,但是却当没发生一样,朝中诸位臣公心知这是陛下默许了。

    只是今天这位御史不知脑子抽了哪门子风,竟在在朝堂上公然直接安东开拓团行为有歹意,这不是暗指燕王不轨吗?

    不过,自从年初燕王私自出兵安东平叛后,朝堂中到是有些人以为嗅到了什么,时不时在朝堂中弹劾下燕王,指其佣兵在外,行为可疑。

    只是陛下和皇后都没有理会这些人,让这些人自讨了个没趣。今天又冒出来,虽没像以往指名道姓,可言外之意大家都清楚。

    没人注意到,位列诸臣首位,诸相班中的许敬宗坚着耳朵,眼神时不时瞄向上座的皇帝李治。

    想起煜儿给自己上的两道“论治安东表”,对其中所说虽不能完全苟同。但李治想了下,煜儿在表中的论述也有些道理,便默认了他组织招募灾民的安东开拓团的事。

    李治沉吟了下道:“安东开拓团是燕王组织的一个招募今年受州县活不下去的灾民前往安东。此举,即给灾民们分田地求得一条活路,又能移民实边稳定安东局势,是上报得到吾允许的。诸位臣工可有疑义?”

    “只是陛下,燕王此举未免有些可疑……”

    御史还想说就被李治打断,“燕王乃吾与皇后的爱子,平定高句丽人的叛乱招个灾民能些什么疑问?眼下朝廷最重要的是救灾!”

    陛下都以经发话了,有疑问的大臣也不敢真开口了啊!

    朝中诸位大臣只得就眼下灾情,薛仁贵战败后糟糕的西北局势展开讨论。

    皇后武媚娘因今年天下旱情汹涌,朝中众多不满武后干政的大臣借机发难,直指天下大旱必与皇后专权有关。

    不得以,武后以退为进,在九月以天下久旱为由向李治提出避位的请求。因天灾而引咎,要求辞去皇后之位。令李治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武后两次避位之请都很快回答“不许!”

    通过这次避位事件,高姿态提出,圆满达到自己目的后,武后暂时性的放低姿态,在朝堂中不发一言。安静的坐在夫君身后珠帘之中,倾听着朝中大臣对国事的商议。

    因为她知道,除了军事,其他国事还得她来处理。有时虽想过干涉军权,可自己这个丈夫虽然常年有病在身,却从不让她在军权上伸出一根指头。

    满朝大将皆为李治亲自提拔,令武后有时颇有些无奈。

    通往长安要道的华州华阴县逍遥醉分号内,掌柜坐卧于塌,颇有些失意孤寂的饮酒消愁。

    “林三郞来啦,来陪我喝两杯,这大冬天的不喝几杯烧酒身子都不暖和。”

    “你倒是挺有闲情雅致的嘛!”

    林和瞧着卧坐于暖塌上喝的有些微醉的张公然,面前小炉子温着小酒,霸王醉的酒香充斥着整个房间。

    鼻子用力吸了吸那醉人的酒香,林和一屁股坐在了张公然身边,伸手夺过他以臻好的酒杯一饮而尽。

    “还是你这个逍遥醉掌柜的小日子过的好!”

    “要是好,就上报逍遥醉总管,让你来干这华阴县逍遥醉分号掌柜好了。”

    “呵呵,还是算了。”林和干笑着打了个哈哈,嘴上说好,可心里从没想过要干这商行里分设于县的分号掌柜。

    县商行分号掌柜以经是燕王府各商行里管理阶层中垫底的存在了,放着自己被委任华州安东开拓团招募使不干,来干这个小掌柜,那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嘛?

    “哼!”张公然没好脸色的撇了他一眼,问道:“你的灾民招募的怎么样?”

    “都以经七八千了,在城东的一个庄子用稀粥调着命,蛟龙海航再不快点派船来拉走,这粮食可就成问题了。”林和喝下烧酒有些闷声闷气道,听语气对蛟龙海航办事速度有不小的怨言。

    张公然品着小酒杯神色有些出神道:“想必这次招募灾民办好了,你们这些总揽一州的负责人会被上面提拔到安东听用了。听从安东回来的一些同僚说安东都护府眼下可是缺不少能用的人才,先前跟着燕王殿下去安东的,不少人都捞了个官做。像原本那些商行的护卫在安东战场上立下军功,这会个个都有了数百亩良田,优秀的都成了将官。倒是令某艳羡不已。”

    “张郞不要自颓嘛,你不是也负责燕王令下一县少男少女的招募吗?干的好了说不定就让燕王记住了,提拔也不迟!”

    “我能跟你一样吗?”张公然气恼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逍遥醉县分号掌柜,干的再好能提拔到哪去?而你所属的安东开拓团可是眼下燕王最为看重的一个机构,干的好了,那可是直接在燕王眼前留下深刻印象,说不定就看重直接任命为安东都护府里的官吏了。”

    “哈哈哈!”林和抖着胡子大笑道:“咱两同乡,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兄弟,兄长我要是被燕王看重,发达了会不拉你一把?”

    “实话告诉你,为兄可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能让你在燕王那留个印象的机会。”

    “快说,什么消息?”张公然立马来了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切的问道。

    林和嘿嘿一笑道:“我曾听到安东开拓团总管及几位副总管与长安逍遥醉总行的人喝酒时的谈话,燕王殿下想寻九对与他年领相差不大,长相美艳的双胞胎小娘子做侍女,特令他们留意。”

    “竟有这事?我居然不知道?”张公然惊呃,随即就是苦笑,自己一个小小县分号掌柜,这种立功的事上面的人自是懒得跟他说了。

    “今天我可是看到你收养了被一个面黄饥瘦的男子送来的一对双胞胎小娘,年领在十岁左右。”

    “别提了,那个男子是那对双胞胎的爹,快养不活一双女儿才不得送来的,都饿成竹竿了,哪里来的美娇娘模样。”张公然失望的摇摇头道。

    “你这是不会看人。”林和嗤之于鼻:“那对双胞胎两年前可是华阴西南几乡间出了名的小娘子,当年我也见过。小小年纪那双眼睛就勾人心神,如瀑的发丝配上凝脂般的肌肤更是显的花容月貌,长大后定是俩祸水级美娇娘。只因这两年遭了灾,家里过不下去才瘦成这样。你诺是将她俩好好待养一段时日,定能恢复如初。再将她们献于燕王,你还担心就这么缩在这家小小的逍遥醉分号吗?”

    张公然将信将疑的点点头,“那好吧,我就信你一次,将那俩小丫头养得白白胖胖的花不了几个钱。”

    “就祝咱俩兄弟能早日高升,干杯!”两人哈哈一笑,举杯便饮。

    正午时分,林和微醉的离开逍遥醉,到城外带着他华州开拓团的人手在城外打着鼓,通知那些快活不下去的灾民们赶紧来报安东开拓团。

    “老百姓们,家乡的老天让咱们活不下去了。可咱们的腿还在,就离开这闹两年灾没人情味的家乡参加安东开拓团,前往安东。安东都护府允诺,凡是参加开拓团前往安东的,一路上的口粮由开拓团负责。到安东后,由都护府分给田地和半年口粮编户为民,田地耕满三年就归你所有了.这么好的条件还等什么?与其饿死,还不如去安东闯一把……”

    不少活不下去离开家找出路的灾民,早就饿的眼发绿的流民如前些日子一样再次将林和招募灾民的小院给围满了,吵吵嚷嚷着要参加开拓团去安东。

    把一队双胞胎女儿送给逍遥醉收养后,郑成抱着三岁的儿子带着妻子简单的收拾了下少提可怜的行礼出了家门,加入了流民大军。回望了家乡一眼,也许这辈子很难回来了吧。

    在往东的路上,郑成一家得知有个安东开拓团在招募灾民去安东,考虑了下眼前的状况,只能带着家人咬着牙去安东闯一闯了,管他是不是骗人的。命都快没了,还管那么多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