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04章 不错的提议
    参观一遍辽东造船坊后李煜甚为满意,喜颜悦色的连连夸奖许自正等人干的不错。

    “诸位这大半年里辛苦了,本王在这里谢过诸位的不辞辛劳才将辽东造船坊建的如此美好。待辽东造船坊完工后,上至坊主下至工匠,按每人的功劳大小,从二十贯起赏钱,并按功赏土地,从八十亩起。功劳越大者,赏的越多!”

    “臣等代表辽东造船坊所有工匠谢过殿下赏赐!”许自正及造船坊三个部门的高管止不住脸上的笑意急忙拱手谢恩。

    杨诗雁撇撇嘴,瞧着在一帮几十岁大叔、老翁恭维感谢下自得意满的李煜,不屑的小声低估道:“收买人心的低俗小伎俩。”

    站在旁边的馨儿听到,对杨诗雁淡淡一笑道:“郞君伎俩虽有些低俗,早被前人用烂了,可在收揽人心上,还是这些用烂了的小伎俩最好使。”

    “说白了,他就是仗着手里有钱有土地,不然谁了他。”杨诗雁撅着嘴不服气道。

    “呵呵……”馨儿捂着樱桃小嘴轻笑不已,郞君和诗雁两人在一起,关系不论多好却总是犯冲,真是一对奇怪的人。

    许自正等一干辽东造船坊管理官员那是由衷的高兴,咱们在这里大半年的辛苦,殿下也是看在了眼里,哪怕再辛苦一点也是值了。不少人心下都想着,待殿下离开后,命护卫狠狠的抽打一番那些懒惰的奴工加快速度,最好能在殿下新年回来后就把辽东造船坊全部建成。

    至于会不会累死很多人,他们才懒得关心呢。这就是一帮不服我大唐王化的蛮夷,死光了最好。

    造船坊技术部的几位高管,也是李煜所熟悉倚赖的几位造船大师也是兴奋的无以复加,几十岁的大师傅抖着花白的胡子笑的合不拢嘴。有燕王的这句话,他们再辛苦也在所不惜,还为后人挣下几十上百亩土地。

    若没有李煜对他们的看重,他们这会不知在哪个造船坊累死累活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也就勉强糊个温饱。

    哪像现在,自从被燕王殿下找来后,负责造船,研究新的船型,虽也辛苦,但每月的工钱那是拿在手里足足的,养家糊口都还有多余,像他们这些技术部的高管,拿的工钱都过上小富豪般的生活。

    船坊包吃包住,一日三餐,两餐必有肉食,高管有专门的房间等等福利待遇,更重要的是,还受殿下这样的千金之躯的尊敬,这放在以前那是不可想像。

    他们这些匠人一像被朝廷视为低贱职业,士农工商,地位仅比商人高一等,可过的日子和官府的待遇比低一等的商人差远了,沦为四级中最低贱的一级了。

    哪怕为朝廷累死累活都不被那些手掌天下的皇帝、朝廷诸公们看在眼里。

    像数十年前的太宗皇帝,送文成公主与吐蕃和亲,毫不顾忌将与他们同身为工匠的上千匠人们背井离乡远渡番邦苦寒之地的心酸、痛苦,做为公主的嫁妆送到吐蕃,却舍不得一个士人去做这个嫁妆。

    想当初他们这些工匠有的是在朝廷工部下管着,为朝廷年复一年被朝廷征调建造战舰、各类朝廷所用船只,其中的辛劳、工钱少不说,还被那些官吏们瞧不起。为私人造船坊造船,待遇比起官府也高不了多少,官府需要工匠不足时,还得被免费征调的苦差事。

    想起曾经的种种,技术部的十几位师傅心中唏嘘不已。

    技术部的师傅们感激之情李煜看在眼里,心中甚为同情这个时代那些不受重视生活困难却掌握技术的匠人们。

    在这个古代社会,春秋战国时期李煜不知,但自秦汉以来,华夏这个社会懂技术的要想受人尊敬。

    只有一种人,那就是他本身是学富五车的士子官员,技术只是他的一项副业。因懂技术而为他增光,主持建成了某项工程,上受到皇帝的亲睐,下受百姓的尊敬,史官们不惜费纸墨给他写传。

    但如果只是懂技术,不懂诗书礼仪等文化学识,那在社会眼里只是一个低贱的匠人。

    两者之间的代表在前隋就有两个典型的人物。一个是主持了长安城建造的宇文恺,青史留名;一个是主持了建造河北赵州桥的匠人李春,除了因建的赵州桥一千多年不毁而留下个名字外,毫无事迹可传。

    李煜在计划辽东造船坊时一改以往造船坊的组织模式,给匠人给予充分的尊重。让他们靠手中的技术参与到造船坊的管理中来,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被那些不懂技术的官吏们指派着做事,导致外行干涉内行。

    此举不仅调动了工匠们的积极性,还增加了对给予他们眼前一切的李煜忠诚度。

    因此辽东造船坊管理模式中,负责造船坊运行、人事、财务、原料采购的设立行政部,设行政部主任与一名副主任。人员是李煜派来的一部分王府官员及从一些商行抽来的管理人员。

    技术这块,李煜在设立的造船坊组织模式上仿造后世的工厂制度。

    懂技术的造船匠们单独成立一个技术部,设技术部主任一人,副主任二人,下分设负责造船不同工序的各班再至各伙,设班长、伙长。技术最好的工匠担任主任、副主任,再以其他工匠掌握技术的高低担任技术部从高至低不同的职位,层层管理造船坊所有工匠。

    以一支千人的商行护卫编为辽东造船坊护卫队,看押高达五千人的奴工,设护卫部,设主任一人,副主任两人。

    三个部门直接归坊主许自正管辖,共同构成了辽东造船坊从上至下,分工协作的管理模式。

    同时在造船坊附近还驻有一支千人的北海铁骑右卫军,防止奴工做乱,以便及时镇压,只是他们不归坊主管辖。

    “只是殿下,臣有个请求……”

    瞧许自正三十多岁的人,有个请求还吞吞吐吐的,李煜有些好笑,“什么事直说。”

    “技术部的几位师傅提出,咱们造船坊建成后也就二十个船坞,殿下下的造船任务又很重。预计造船坊彻底建成后长时间内不会有空于的船坞来为日后那些需要维修的船只进行修理。所以技术部商议后,提议在西港西面再建五个修理船只的船坞。”

    许自正有些忐忑的说出来,做为辽东造船坊实际管理者,他可太清楚造船坊自开建以来花了多少钱,这一年马上就过去了,能投产的就五个船坞,就建成了三艘船。

    在造船坊还没完工就提新的扩建要求,许自正与一帮技术部老师傅们很是担心李煜对他们的不满。

    “再建五个修理船只的船坞,这个工程量也不小哎!”李煜摸着小巴沉思道。许自正与一帮师傅紧张的注视着李煜。

    行政部的一些高管则不满的扫了一遍技术部的师傅们,二十个船坞都还没建好,又开建五个,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赏钱和土地?要是殿下恼了,会不会许诺的赏赐不给了啊?

    “那就建吧!”李煜一咬牙,要建就干脆把造船坊需要的硬件全建好得了,免得需要时又缺。

    “吾回去后,燕王府里会批钱过来。”

    “殿下,还有一件请求。”许自正不好意思道。

    李煜瞬时注视许自正,霸气道:“有什么请求都说出来,吾不缺钱!”

    许自正与一帮技术部师傅们一听就高兴了。

    “殿下,咱们造船坊建成后,二十个船坞同时开工肯定需要大量的合格木材。可眼下那些新伐的大木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自然风干,等船坊建成后肯定难以满足二十个船坞同时开工所需。所以技术部的师傅们琢磨了几月,仿烧瓷器的窑的样式建成了一座专门用来风干木材的干燥窑。试验了两月,烘干木材效果不错,比起自然风干优越得多。”

    许自正不好意思道:“臣等商议,在造船坊西边空闲地上建几个大型的干燥窑……”

    “准了!”李煜大手一挥,毫不拖泥带水道。手下的老匠们都不错,在没自己提点下,意然想到造个干燥窑人工烘干木材。这么好的提议还有什么要考虑?

    “还需要多少奴工直接上报,钱需要多少也一块报来!”

    许自正及一帮技术部的老师傅们激动的就差跑上来抱着李煜一顿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