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100章 秀衣卫右指挥使
    通往平壤的道路上,一队百余骑兵正艰难的在雪地中行驶。天虽没有再下雪,可地面上近两尺厚的积雪令马匹无法纵横驰骋,只能以小跑的行式前进。

    “安东的雪还真大。”领头的小娘懊恼的挥着手中的鞭子,若不是爱惜自己的坐骑,这一鞭子非抽在马屁股上。

    “诗雁姐,辽东自古乃酷寒之地,冬季降雪甚大,听我爹说,辽河以北有的地方积雪能到成人大腿根。”

    “你不是骗人的吧?那么大的雪,那还不把人给冻死。”

    跟在杨诗雁身边的几个小娘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拖在后面的那百余骑,也打破了沉默,相互间谈论这一路来的见闻。

    闻声音,百余骑竟全是小娘,说起话来莺莺燕燕乐耳动听,与她们身上的装扮一点都不符。

    不说每匹马上都有一个装有数十支箭的箭袋,弓弩各一张,马鞍上还有一把长刀。

    小娘们的衣着形象一点都没有柔弱之感。

    一身男士紧身束腰黑袍,脚踏黑皮靴,身穿一件山文玄甲背心,皮带左侧还配有一把弯刀。披着黑披风,戴着黑色牛皮制几百年后的宋军范阳帽,帽顶端的帽缨用九根束在一起的褐马鸡尾羽,银白色尾羽末端黑而具金属紫蓝色光泽。范阳帽还有垂下来遮住脖颈只留正脸的棉制护颈。

    除了帽缨外,小娘们一身玄黑色,英姿飒爽暴人眼球。

    领头的正是燕王府秀衣卫右指挥使杨诗雁,不过十五六岁,可身段却有一米六几,一双大长腿夹着马腹,英气逼人。

    雪白的面容透着一股红润,使本就俏丽的容颜更加诱人。

    只是此刻那令男人钦慕的容颜透着一股疲惫,锁着眉头,显然心情不似很好。

    “距离平壤还有几里?”

    身边同样有着一张天生丽质秀色容颜的小娘立即从马鞍上的小包里套出一张纸卷,打开赫然是一张祥细的安东地图。

    小娘看着地图心中算了下此地距离平壤的距离道:“诗雁姐,离平壤还有十里。”

    杨诗雁听后,紧销的眉头露出淡淡的笑容,十多天的跋涉总算快到目的地了。

    一挥手上的鞭子,招呼着百多号小娘们再次纵马向南驶去,只是速度还是快不起来。

    行驶数里后,前方传来密集的窸窣声,小娘们全都勒马向前张望,只因树林和小山坡遮挡看不见背后是什么情况。

    “诗雁姐,会不会是高句丽残军?”

    “此地离平壤只有几里,高句丽残军怎敢出现在此?”

    “说的也是。”寻问的小娘恍然道。

    杨诗雁掏出望远镜察看远方,遮挡视线的雪白山坡不断的出现人影,身着甲胄兵器正越过小山坡向她们冲来。

    “快看,山坡上出现很多人。”

    小娘们纷纷放眼张望,可是距离有点远,只能看清人影,却看不清他们的衣着,分辩是敌是友。

    随着翻阅山坡的人越来越多,直冲她们而来,小娘们瞬间紧张起来。

    在没有杨诗雁的命令下就举弩搭箭进行瞄准。

    “都把弩放下。”杨诗雁放下望远镜回头一瞧自己的部下们一脸紧张样,举着弩准备大战一场似的,有些苦笑不得的命令道:“是殿下麾下的兵马,不用紧张。”

    一百多号小娘们这才放下手中的弩,平复下紧张的内心。在旷野中突然遇到一支不明敌我的军队,没有上过战场的小娘们难免高度紧张。

    当那支军队走近后,小娘能看清他们的衣甲,果如杨诗雁所说是她们殿下麾下兵马。

    燕王府兵马标志性的黑衣黑甲和玄色大帽檐的圆形铁盔,盔顶三寸三棱箭头,下饰黑色盔缨。

    只是令杨诗雁等一众秀衣卫不解的是,这支军队并不是在走,而是在雪里划。

    双手拿着两根棍子,在雪地里一戳一戳的,两只脚底板上还绑着两块长条形木板直接从小山坡上一路下划过来。

    在一众秀衣卫小娘们不解奇异的目光中,这支军队先头部队以经行到她们面前。见她们骑着战马穿着甲胄,还配有刀弓,典型的军人打扮。她们面容看起来俊秀无比,但她们的穿着却没让士兵们往女人身上想。

    士兵们在旅帅的指挥下,立即刹住脚停下,手握住腰间的横刀、弓弩,警惕的盯着她们,若有不对劲,立马上前厮杀。

    “尔等何人?”脸上留着刀疤,一脸凶悍的旅帅喝道.

    杨诗雁不耐烦的撇撇嘴,最讨厌这种面容难看皮肤粗糙,又不懂怜香惜玉的老男人。随手从腰间取下一块腰牌,往那名旅帅头上一丢,“拿好了,要是摔坏了,小心回去领一百军棍。”

    旅帅眉头一皱,此人竟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行为如此轻蔑。身边的士兵见此,更是对杨诗雁怒目而视。

    杨诗雁身边的秀衣卫小娘们,骑在马上高傲的俯视站在雪地里,拖着一双木板的士兵。

    他们都是殿下麾下的大头兵,哪能跟咱们殿下身边的亲近秀衣卫比。看到这帮大头兵,小娘们自是傲气冲天。瞧那个旅帅竟然还心头不快,小娘们心里嘀咕道:“指挥使没拿鞭子抽你就不错了,还敢摆脸色。”

    旅帅抬手就接住了杨诗雁扔来的腰牌,摆着个臭脸瞧了一眼腰牌,一瞧心头大惊。

    腰牌是一块矩形通透的羊脂玉,两面上头雕着牡丹花,正面赫然刻着秀衣卫,三个大字的左下角刻着燕王府,右下角则刻着右指挥使字样。

    背面则是雕着一只飞翔的朱雀。

    堂堂秀衣卫右指挥使可比他一个旅帅级别高多了,虽然秀衣卫在朝廷中没编制,可她们是燕王殿下的亲卫,说她们与燕王殿下寸步不离一点都不为过。

    燕王招揽一帮秀丽的小娘组成秀衣左右卫,燕王府各军哪个不晓,两指挥使更是与燕王亲密无间,青梅竹马。

    想想刚才竟然呵斥秀衣卫右指挥使,摆脸色给她看。这名旅帅心中发苦,要是她到了平壤,在燕王身边吹下枕头风,说不定就把自己好不容易在战场上靠军功换来的旅帅给一撸成小兵。

    该旅帅脸色骤变,赶紧半跪于地恭敬拜道:“青龙卫旅帅于离拜见秀衣卫右指挥使,刚才冒犯,还请指挥使恕罪。”

    于离身边的士兵吃惊的看着眼前百余骑的领头人,那个容貌俊秀骑着马也掩不住那修长的身材,竟然是燕王府大名鼎鼎的秀衣卫右指挥使。难怪见她长的容此俊秀,原来是一个女人。

    她身边的这些骑兵那不用猜,全都是十几岁漂亮可人的秀衣卫了。

    只是看她们这身打扮,让于离等一众青龙卫瞧不出半点小娘子柔弱可人,吸引男人保护欲的模样,更像是一个个蛰伏的母老虎。

    “免了,尔等也是按历行事。”杨诗雁不在乎道。

    杨诗雁下马,马鞭指着于离脚上的两块木板好奇的问道:“你们脚上穿两块木板做什么?难不成是燕王想出来的练兵方法?”

    小娘们也是好奇的目光仔细打量着青龙卫们脚上穿的两块木板,坚着耳朵听。

    于离有些庆幸的站起来恭敬的回道:“这是燕王殿下发明的雪橇,可在积雪厚的地方穿上它在雪上划行,速度比起在雪地里走快多了,在山坡上划下来更是快过马匹。”

    “这还只是人穿的雪橇,还有马拉、牛拉雪橇……”

    “不会是像你们一样给马和牛的蹄子穿上雪橇吧?”当即有个无比惊异的声音问道。

    “噗!”

    “哈哈哈……”

    不仅于离,一众青龙卫都是哈哈哈大笑。

    寻问的小娘被同伴敲了一记,骂道:“笨死了,马牛的蹄子你怎么给它套上雪橇?”

    该小娘委屈的摸着头,有些不明所以。

    杨诗雁有些尴尬,属下中有个笨蛋惹青龙卫嘲笑,脸上有些挂不住,责备的眼神盯了下寻问的小娘一眼。

    “哈哈哈,雁娘,你可算来了,咱们殿下可是老惦记着你呢!”

    杨诗雁冲着声音望去,只见李业诩踩着雪橇瞬间就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