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92章 儋罗国
    “星主,星主,海上出现了三艘大船。”

    原在海边放牛的部民慌张的跑到部落居住的村寨通知他们的首领星主。

    儋罗国的国王称为星主,为新罗文武王所赐,另获封王子、徒内等官职(王子即将军之意)。儋罗国世代由高乙那部统治,在朝鲜半岛三国时代先后臣服于新罗,百济,百济亡后两次遣使大唐称臣纳贡。

    现儋罗国王为麟德二年,随刘仁轨入朝的高都罗,大唐文字记载为其王姓儒李,名都罗。

    高都罗及王子、徒内等大臣闻讯后率部中能战之青壮手持弓刀楯鞘迅速赶至海边,远远的瞧见三艘从未见过的大船正在向岸边驶来,船上不少人在船舷上向岸上张望,甚至还有人在冲他们招手。

    “星主,难道是海盗?”现儋罗王子为星主高都罗之弟高都环,望着三艘大船上挂着黑色而陌生的旗帜猜测道。

    高都罗摇摇头:“不像,如果是海盗跟本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登岸。”

    海盗不论什么时代都有,只是唐代受限于造船、航海技术的限制,海盗只活动于离岸不远的沿海地区,很难跨越像东海、黄海这样数百里宽的大海。海盗的活动范围和影响远不及数百年后的明清时期。

    “儋罗人以经在岸上迎接咱们了,张冒,去取来大王给我的文书,咱们可是燕王殿下派出的大唐使臣。”

    张钦放下望远镜冲着船上众人喊道:“所有人都给我精神点,咱们可代表着大唐的国威。”

    “总管放心好了,兄弟们刀弓甲胄都带齐了,保证吓都能吓到那群连裤子都不穿的野人。”

    “哈哈哈……”

    甲板上早以准备好的船员们哄然大笑。

    受张钦求情提拔之恩的张冒现在彻彻底底的成了张钦的狗腿子,急忙从船舱中取来燕王的文书。

    张钦拿着这份盖着大唐安东都护府都护大印衣燕王大印的文书,信心十足的指挥着船队靠岸。

    儋罗国百姓虽是一群未开化的野人,但其国王可是正儿八经的见过世面的人。这份文书在他眼前一亮,能保证船队一行人受到良好的接代,考察起这座大岛来也有当地人当向导方便的多。

    位于后世济州岛首府济州市的海湾处,在数千身着兽衣有衣无裤,类似于数百年前的鲜卑人一般剃掉一部分头发的儋罗人在海岸围观下。

    张钦所率三艘大船缓缓驶在海湾距岸数十丈深水区停下,抛下船锚,放下小舟。除每船各留二十名船员外,其他人分批乘船登岸。

    高都罗观船上之人乘小舟靠岸,这些海外来客衣着发饰相貌不是百济人,也不是新罗人,更不是倭人。能造这么大的船,能穿戴如此华丽的衣裳那只有数年前自己去朝拜的海西大国-大唐国。

    灭了百济、高句丽的大唐不远万里派人来此,想必是大唐天子派使节来宣传旨意。高都罗心中有点不安,担心可能是大唐天子认为他八年没去朝觐派使来责问了。

    急忙带着王子、徒内等一众臣子上前,以标准的大唐见面鞠躬拱手礼见刚上岸的张钦一行人。

    “请问来者乃大唐天使乎?”

    高都罗操着有点蹩脚的切韵(切韵,大唐官话,为隋统一Z国后,山东世家与江左世家以各自家族所操的东汉洛阳音为标准制定,通行隋唐两代的官话)恭敬的问道,身为一国之主见上国之使,姿态尤如下官拜见上官一般。身后的一众儋罗臣子脸上也毫无异色,面对张钦等人恭敬有加。

    “不错,吾乃大唐安东都护府诸海寻访使张钦,奉大唐安东都护府都护、燕王殿下之命,特率战船三艘,寻访安东都护府治下各国各岛情况,以上报都护再承大唐天子。”

    大唐安东都护府诸海寻访使正是李煜授予张钦的一个官职,在朝廷中没有编制,属于李煜自行设置的一种临时性官职。

    张钦满面威严,对弓着腰的高都罗等一众儋罗君臣宣布道。

    “儋罗国是本使寻访的第一国,儋罗星主当配合本使对汝国考察,以回禀都护、燕王殿下。”

    “这就是本使的奉命文书,你可看好了。”张钦从衣袖里抽出一个与后世奏章一般的折子弟给高都罗。

    高都罗接到手中,折子硬质光滑的触感令他大为惊奇,八年前他去朝见大唐皇帝时都没见过这东西。

    打开折子,只见上面熟悉的华字,勉强能认一些,至于折子上盖的那两个鲜红的安东都护府都护与燕王大印,高都罗可没见过。不过这种印章样式可是挺熟悉的很,家里不就好好放着一封八年前去大唐朝觐时,大唐皇帝敕封的圣旨吗。圣旨上的大印与这折子上的印可不就一个样式,只是一个大,两个小,上面的华字不同而以。

    高都罗当下就信了,毕竟对方可是操着流利的华语,穿戴与数年前见过的那些华人无异。还有这名天使的护卫所配刀,这只有唐兵才使用这种直刀。倭人所用的直刀是有环首的。

    “请天使移步小国宅院。”

    高都罗恭敬的迎接张钦一行人至离岸两三里的国都毛兴穴。

    张钦一行人跟随进入毛兴穴,入眼所处,这所谓的儋罗国都连城墙都没有,甚至像大唐村落的围墙都懒得修。

    在一处山穴周围密布用土石垒建起来的圆形屋墙,用草盖上遮风挡雨的茅屋,瞧在眼里简陋至极。

    一路上王海崇诩看着这些在大唐给猪牛住的棚子轻蔑的撇撇嘴,小声嘀咕着未开化的野人。

    叔孙康左右瞧着那些好奇围上来观看他们的儋罗女人,披头散发,身材矮小,皮肢又黄又粗,难得看到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穿着兽皮裸露着大腿,叔孙康都没兴致去瞧一眼。心里不断叹气:穷山恶水出丑女。

    人的相貌除了与民族、父母血统有关系外,还与当地的衣食条件是否优越有关。衣食住宿条件好,长此以往,一代一代的相貌就会逐渐好看起来。当然,这一条不适用于天生就丑的黑人、东南亚土人与北方那些少与外界接触的渔猎游牧民族。

    高都罗将张钦一行人招进至村落中间的一座最大的宅地,令家中女眷准备饭食。

    在饭食还未准备好前,高都罗等一众儋罗君臣热情的与张钦一行人谈笑风生,懂华语的只有高都罗与王子高都环、徒内高向前三四人,其他不懂华语的儋罗臣子则跟着赔笑。

    张钦说明此行来意,将在儋罗停留数天,考察儋罗国情,回禀燕王后上承天子,以便大唐安东都护府保护儋罗国君臣子民不受外敌侵扰。并希望高都罗提供船队饭食,并派向导给他们带路,待船队回去复命后定会向燕王殿下为高都罗向天子请功。

    高都罗连连致谢,并保证船队在儋罗一切所需定由其国承担。

    当饭食送上来后,先不说厅中没有像样的桌凳,张钦等人只能坐在兽皮上,手中拿着粗糙的陶碗在简易的石桌上就食。

    更别说这饭菜,不论色香味均让张钦等人生不起食欲,不是海鱼就是猪肉,尝个味道只有盐,腥味特别重。

    王海崇咬着牙吃了一口,苦着脸吞了下去,嘀咕着还不如回船上吃干粮。看向身旁坐着的叔孙康,没想这家伙吃的倒是挺尽兴,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眼前的食物吃了个干净,还意尤未尽的抹了下嘴。

    叔孙康对着王海崇挑了挑眉毛,鄙视之意十足。

    对于常年在海上奔波的叔孙康来说,比这更难吃的都吃过,还在乎这?

    张钦、于鸿到是没辜负高都罗的热情,皱着眉将碗中饭食食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