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89章 百名美姬
    难怪薛俊这小子自进来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原来是新罗使臣带来百名娇艳欲滴的美少女。

    在曾经高句丽国王召见满朝文武的大殿中,李煜扫了一眼立于殿中的新罗使臣奈麻边山,眼神便不自觉的瞄向他身后站着的百名美姬。

    百名娇颜如玉、清新秀丽的少女站在殿中,一阵香风扑鼻而来令李煜陶醉不已。

    上次见到这种情景还是一年前的事了,可那些美女招来都是当护卫与侍女双向培养,根本就没穿眼下殿中这些美貌少女那展现婀娜身姿的羽衣,画着勾动男人神经的妆容。

    与百名美少女相比,新罗使臣带来摆在殿中的金银就暗然失色了。

    要不是出于安全考虑李煜都打算冲进美少女群中一个一个搬起对方的脸蛋仔细察看,确定里面没有一个长相像后世韩国棒子特有平凡一般的大饼脸。

    之前还很是忐忑的担心了一把新罗送来的美女容貌,毕竟后世哪怕韩国整容术再发达,从各种拍自韩国街头的视频来看,以特有的大饼脸韩国街头真是难见符合Z国人审美的漂亮女人。

    前世李煜一度估计韩国的漂亮女人们是不是都去当演员、歌手、模特了。

    矮黑的奈麻边山见燕王如此急色之态,得意一笑。看来探报所说不假,燕王年龄不大,色心却不小。看来大王所嘱托之事可为!

    “哼!”

    一旁的馨儿冷着脸不悦的冷哼一声,脑子发热的李煜脑门一清,收回淫邪直勾勾盯着百名美姬的双眼,顿时正经危坐目不斜视。

    心里却还止不住的YY,没想到金法敏这么上道,在一个男女大多是难看的大饼脸又没有整容术的国度,居然还让他找出来一百名如此娇艳符合自己审美的美娇娘送给自己,真是难为他了。

    嗯!哪年本王把新罗灭了会给金法敏颁个为主分忧的金奖。

    李煜没有去看身旁冷着脸的馨儿,无意见瞧了眼坐在殿下左边的薛俊,李煜脸色霎时就不好看了。

    只见这小子正津津有味的对百名美娇娘动着嘴唇无声的品头论足,一脸的****让李煜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娘的,这些美娇娘都是金法敏孝敬给老子的,你小子竟敢在这打歪主意。搞定新罗使臣你小子就去东栅州都督府待个几月吧,那的高丽妹、靺鞨妹应该能满足你小子那方面的需求。嘿嘿嘿!’

    东栅州都督府自然环境恶烈,可养不出娇滴滴的小娘子来,那些靺鞨妹更是在从林里生活,恶烈的生存环境不仅容貌难看,还五大三粗,皮肤粗糙。

    想想薛俊这种二十几岁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被五大三粗的靺鞨妹骑在身下纵横驰骋一脸的悲痛欲绝,李煜心里就一阵乐。

    这些美娇娘送来反正都是自己的,还是先瞧一瞧新罗乞罪表里写着些什么东西。

    翻开只见表中所书:“披读大王来书,专以新罗已为叛逆,既非本心,惕然惊惧……今略陈寃枉,具录无叛”……“天兵未出,先问元由。缘此来书,敢陈不叛,请燕王殿下审自商量,具状申奏”。

    呵呵!在都以经在百济杀伤吾上万将士,更是各种支持高句丽复国造成我军伤亡不轻,现在却在乞罪表里申述自己并未反叛,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真当吾是小儿乎?

    李煜直接将这狗屁乞罪表扔在一边,瞧着殿中的新罗使臣颇为玩味的问道:“不知新罗使臣此次为何来见本王?还带来了如此厚重的礼物。”

    “大王,属国小臣此次前来只为肯请求大王退兵饶恕新罗,吾新罗并无叛唐之意。”奈麻边山脸色诚肯的奏请道。

    “哎!”李煜故作惋惜道:“可惜啊!新罗本为吾大唐属国,先不说数年前吾大唐对汝国的救命之恩,单单将高句丽东南数郡赐予汝国可谓吾大唐对尔等小国的照顾之情。可汝新罗却不思感恩,竟乘吾大唐在安东驻兵减少,悍然攻掠熊津都督府,杀伤吾大唐无数将士性命。更是出兵出粮出军械支持高句丽叛贼反吾大唐。此等累累罪行,汝新罗属国叛吾大唐证据确凿,竟还无耻说没有反叛之心?这岂不是贻笑大方?”

    李煜脸色温怒,眼神犀利盯着奈麻边山斥责道:“此等反上作乱的乱臣贼子,若不发兵平定,吾大唐将以何等威严慑服四夷?”

    “大王,吾新罗却无反唐之心,还请……”

    奈麻边山怎么也没想道这小小的少年郞脸变的如此的快,刚才还垂涎送来的美姬,现在却严厉的斥责起自己来,还要发兵平了新罗,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百名美姬更被殿中回荡的李煜大声斥责之声吓得慑慑发抖,低着头神情紧张、凄苦,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

    看你刚才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当本王傻了吗?竟然想用美姬、金银财宝来收买自己,想让吾退兵。没有足够的利害相关和好处想让吾退兵?那奇不太可笑?

    “大唐乃天下上国,执天下之牛耳,心胸宽广。吾新罗不过是小小东夷之蛮国,粗陋不通Z国文化,诺有冒犯还请殿下看在新罗属国的份上暂且退兵,等待天子处治。若天子责罚降下,吾新罗上下愿引颈就首……”

    奈麻边山声泪俱下,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一番自贬自责再把大唐大吹特吹一遍,愿听天子责罚之类,看李煜哑口无言,差点就听信为真,新罗幡然醒悟了。

    虽然新罗不可能真的如奈麻边山所说真的听大父责罚,但人家把戏演到这个份上了,也该给个结果了。

    退兵肯定是要退的,李煜老早就想结束这场战事,但不是终结,只是为了积蓄力量日后给新罗雷霆一击。

    李谨行所部皆为骑兵,野战能力极强,这以经与高句丽、新罗屡次交战中得到了验证,可没有携带攻城器械,攻坚能力不足。

    新罗北境诸城得到大股援兵,在野战无法战胜的情况下纷纷坚守不出,李谨行对此无可奈何。

    粮道险远让李煜下定决心退兵,只是退兵之前能敲诈一番新罗自是最好,新罗使臣正好在这个结骨眼上来了。嘿嘿,不敲你敲谁!

    至于朝廷、大父那里,眼下西北局势对大唐不利,他们把精力都投入到对吐蕃战事,收复安西上去了。对于安东,能结束战事那是最好的。

    “看在尔属国幡然醒悟的份上,退兵倒不是不可以,但新罗反叛为实,四夷都看在眼里,吾大唐就这么退兵会令四夷如何看待吾大唐?那吾大唐的国威何在?”

    奈麻边山惊鄂的抬起头看着李煜,心下大定,退兵有望,可随之心中一惊。燕王的言外之意显示大唐国威是假,索取更多的东西才是真。这些东西绝不是自己今天带来的这些。

    “还请大王明示!”

    “哈哈哈!”李煜笑了,新罗急着希望自己退兵不就是因其国内以经承受不起战争了吗?需要时间还修养生息,更想着把占领的百济一半土地消化。可吾怎么让新罗好好的休养生息呢?

    “第一,两国以瓠泸河、七重河为界,新罗不得踏越半步;第二,新罗必需赔偿吾大唐在安东用兵的一切损失,先赔偿三万石粮,明年开始,每年赔偿一万石粮,持续五年为止;第三,新罗立即从百济撤军;第四,第年提供一百名妙龄女子,必需是年轻貌美。”

    “只要答应此四项条件,本王立即退兵,上奏天子新罗悔过。”

    “这……”

    奈麻边山脸色发僵,若是答应第三条,新罗数年来的努力就全部付自东流。至于其他条件倒觉得可以暂时忍忍。

    “大王,除了第三条外,其他条件小臣可以答应,还请大王能否将第三条换成其他条件。”奈麻边山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讨价还价道,心知答应其他三个条件,自己回国定会被骂为卖国贼,大王为了局势认下,但国内舆论定会严惩自己。但为了给新罗时间,却没有别的选择了。

    要想通过谈判使新罗把吃到嘴里的百济一半土地吐出来,李煜心知不可能,眼下自己急着退兵,就只能从新罗身上敲点别的东西下来了。

    “第三条你不能答应,那本王给你一个选择,赔偿十万石粮或者从百济撤军。”

    奈麻边山脸色大惊,十万石粮,这也太多了,新罗哪出得起,眉头挤成了川,一阵筹措。

    奈麻边山的纠结李煜看在眼里,笑道:“这第三条新罗到底是从百济撤军还是赔偿十万石粮,你可暂且回国与金法敏商议再作回答。不过本王只给你十天时间,时间一至,新罗仍未作回应签下这份和约,那本王就得尽调辽东之兵南下了,亲至金城将这份和约拍在金法敏脸上。”

    薛俊将刚刚拟定好的两国议和文书的一份送到神情麻木奈麻边山手上。

    走出燕王府的奈麻边山心中发苦,劝燕王退兵之事可成,可和约一签,新罗却要为此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