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79章 瓠泸河之战1
    安舜率领数万军民不战而逃往牛岑,李谨行与高侃率军赶至汉城后得知安舜逃往方向。

    李谨行道:安舜军苍慌而逃,兵将必无战心,若率骑兵追上可一战而定高句丽。便决定亲率三万骑兵追击安舜,由高侃率以步兵为主的二万余兵马跟进,并沿途清剿各城高句丽残部。

    安舜率部逃至牛岑城两天后,派往新罗的使臣正好带着喜讯回来,向安舜道:“新罗王金法敏愿再次派兵相助我国,正派三万兵马在瓠泸河东集结。”

    “好好好!”安舜听后几乎喜极而泣,天无绝人之路,若新罗不再派援兵,只靠手下一万余兵马根本挡不住虎狼之狮的唐军。

    由其听闻此次率军南下的是前年率军剿灭各路高句丽反唐义军的李谨行,安舜更是吓的面无人色。

    新罗不顾石门战败损兵折将之危,再派三万兵马来援,安舜激动的差点朝着新罗国都金城方向下跪。

    可还没高兴两个时辰,哨骑来报:唐军以距牛岑九十里。

    正在宫中大宴群臣庆祝新罗派遣援兵的安舜惊呆于王座,手中的酒杯咚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大殿中落针可闻。

    “还愣着干什么,传令全军,速撤往瓠泸河与新罗会师。”安舜跳脚大叫,踢掉身前乘满美食碍事的案几,快步就往宫外跑,边跑边朝呼着宫中守卫护驾。群臣更是紧随安舜身后,跑出宫就赶紧回家招呼着自家妻女收拾东西准备再次跑路。

    牛岑城中就如前几日的汉城两个多月前的平壤闹哄哄一团乱像,城中军民争先恐后往城外挤。

    先行率军出城的安舜也顾不得城中还未出城的官员士兵百姓了,率领一万早以出城的兵马及部分百姓赶往瓠泸河。

    李谨行率部日夜兼程行至牛岑西北四十里的多谷城,城内高句丽顽固分子企图具城以守。结果唐军一个冲锋,绳索往城上一套,数百名精悍士卒爬墙如履平地几下就上了城,将兵不过一千的多谷城不到一个时辰内就拿下。

    李谨行正准备下令全军入城休整,这时哨骑却快马来报:“将军,牛岑城中的高句丽军昨日以东逃,具抓来的活口所说,新罗派遣数万大军在瓠泸河接应高句丽军。”

    李谨行握着马鞭沉思,新罗人并没因石门之战战败而放弃不该有的野心,之前所谓的谢罪请和看来也不过是缓兵之记。呵呵,看来殿下早有料到,把新罗使臣打发去长安向陛下谢罪请和,对高句丽的进攻则一刻不停。

    出征前李煜对李谨行嘱咐道:当乘勇追穷寇,至于新罗请和之事不要理他,此次南征安舜,新罗必派兵救援,将军将其击败后可乘势攻新罗北境,迫使新罗从百济撤军。

    “哼!”李谨行暗笑,看来此次南征还有一场大仗啊!

    “传令全军休整一个时辰后立即向东前往瓠泸河。”

    “将军咱们不取牛岑吗?”秦景倩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我军的任务就是追击安舜,安舜都跑了咱们还去牛岑干嘛?”

    “哦,将军说的是。”秦景倩摸着脑勺尴尬的笑道。

    一个时辰后唐军再次上马直接从牛岑以北数十里通过,直奔东面的瓠泸河。

    当消息传到才跑出牛岑不远被安舜远远的丢在后面的高句丽军民时,人人庆幸不已。

    看来唐军是追着安舜去的,跟咱们没啥关系。怀着一颗忐忑心的这部分军民想明白后立即回头回到牛岑闭门自守起来,至于不过几个月的大王安舜的死活,他们才懒得管呢。

    唐军吊在高句丽军屁股后面追的甚急,安舜原以为可以将唐军远远的甩在后面,没想与唐军之际的距离不旦没有拉大反而不断的拉近。

    具哨骑回报,唐军全部都是骑兵,一人双马昼日不停的追在他们身后。

    安舜都快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与唐军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五十多里就要撞上了。看着眼前自己的部下都快累成狗了,安舜唉声叹气不停,一脸的苦瓜相。

    跟着安舜的一万兵马还是从平壤城中带出来的,里面的精兵不过三四千,骑兵更是只有一千多,再加上一万军队的家属四五万人,行军速度缓慢至极。

    若不是怕丢下士兵家属引发兵变或直接导致军队溃散,安舜这会干脆带着一千多骑兵跑了。

    安丰的族叔焦急的跑来说道:“大王,我军行军速度太慢了,在这么下去恐怕到不了瓠泸河就被唐军给追上了。”

    “本王以知晓知道。”安舜不耐烦的挥手打断安丰。

    “大王有舍才有得!”从安市一路逃过来的泉水经面色严肃的劝道。

    面色憔悴的安舜看了眼泉水经,冷淡的回道:“本王心中有数。”

    对于大王对自己的冷意,泉水经除了心中痛骂其胆小鼠辈外只能苦笑着无可奈何。

    自逃入平壤后泉水经躲过冤枉自己的上室谋定迫害,手下无兵的泉水经一直在深思报国途径。当他发现剑牟岑大权独揽与安舜越发不和,且对自己一直有敌意的上室谋定投靠了剑牟岑后。泉水经本着忠君之心投入安舜的怀抱,为安舜对抗大权在握的剑牟岑招揽了不少手握兵权的将领,这才让安舜手下拥有了一万大军,令未败亡的剑牟岑不得不忌惮。

    不过自安舜平壤不战而逃,汉城、牛岑再三不战而逃,将希望寄托于新罗援兵上。泉水经突然有些灰心丧气,自己竟投了个胆小鼠类。呵呵,一路上自嘲中泉水经又不得不跟着安舜一条道走到黑。

    现今自剑牟岑石门战败全军覆没又被忌恨他的安舜所杀,国内城的高延武早以被唐军所灭,纵观高句丽除了安舜这支复国大军再无一支兵马。令一心为复国奔走的泉水经痛心中又不得不全力保住安舜这支兵马,最后的希望也只得寄托在新罗援军上。

    面对被唐军不断拉近距离的高句丽军,安舜一咬牙下令全军全速向瓠泸河奔去,至于士兵家属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给他们留下一条在瓠泸河以东集结的命令后便再也不管这些老弱妇孺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