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76章 剑牟岑之死
    数万唐军源源不断从南北两面杀入战场,新罗将士面若死灰,战场形式?2??悉而变,唐军无论从兵力还是士气上彻底压倒新罗军。新罗军节节败退,想逃?却无处可逃,到处都是唐军。在人数上以居于绝对劣势的新罗军被身穿黑、红衣甲的两股唐军不断绞杀,到处都是力战不敌或被围殴惨死的新罗将士。

    阿餐能申所率四千长枪手对阵唐军数千骑兵,本就困难重重,在唐援军未到之前就损失惨重。唐援军一杀到剩余长枪手全军震动竟不顾阿餐能申这个主将如何喝止全部溃散,借着位于战场边缘得以向山林中逃跑。

    长着一张黝黑面容的阿餐能申欲哭无泪,挥着手中大刀劈砍惊溃的士兵却以是兵败如山倒,如何也阻止不了。

    张世眼瞅一员新罗大将还未逃,心下大喜,阵斩敌方大将的机会到了。两腿一夹马腹,持沾满血迹的马槊朝着对方杀去。

    阿餐能申心有所感,见一员唐将竟面露喜庆之态朝自己杀来,不由大怒,当我鼠辈呼?拍马迎面而上。

    两人当即交锋数十回互有所创,张世与阿餐能申心下眼神冷冽的盯着对方,心知嘀咕了对方武艺重新打量对手。

    可战场上哪有单打独斗的道理,张世一脸冷笑招乎一票校尉、旅帅再次上前围殴孤身一人的阿餐能申。

    阿餐能申狂怒,周围新罗兵将被唐军打的只顾逃命竟无一人来助他,莫名悲痛起来,嗷嚎大叫着挥动手中长刀独战数十唐将。毫无悬念一个回合就被张世为首的数十唐将乱刀分尸。

    张世槊挑其头颅大笑不已。

    沙餐义文见势不妙企图率军且战且退,在和围上来的数十唐骑兵激战中,一支箭矢呼然从人缝射入。沙餐义文正举枪格挡两唐将劈来的大刀分身无术眼睁睁的看着箭矢射入自己的咽喉。

    脖颈一痛,沙餐义文浑身力气一抽,两员唐将见机不可失挥刀就斩在其两肩上,几乎将其两个肩膀给卸下来。

    沙餐义文死死的盯着数十步外那员举弓的年轻小将,薛讷似有所觉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射杀的那员新罗将领,毫无所感便再度寻找下一个值得射杀的目标。

    山世在大阿餐晓川目光之下被一员唐将打落下马,立即有数十名唐军一拥而上,将扑到在地的山世捅成了马蜂窝。

    堵截唐军左翼骑兵的都善企图率部冲出重围,却在冲杀中被他的对手薛讷一箭从其口中贯入,含恨而死。

    新罗诸领军大将在唐军援兵冲入阵中后除了主帅大阿餐晓川和部将良臣外竟相继阵亡。余下失去统兵大将带领的新罗将士陷入各自为战被有大将率领的唐军一拥而上,刀枪下去就被乱刀分尸,整个战场以经成了唐军对新罗军一面倒的屠杀。

    “将军咱们快......”

    “噗!”

    良臣嘴中冒血,一杆长槊贯穿了他的胸膛。李尚旦抽出马槊挥洒掉上面的血液和肉碎,良臣睁大双眼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嘴一合一合的不知想说什么。

    “啊!”大阿餐晓川狂怒,一刀将一名唐军劈成两半冲横刀立马的李尚旦而去。

    “某还未斩你还想逃?”薛茂勋大吼道,一槊捅死两名新罗兵举槊冲大阿餐晓川冲去。两人再战一起,凶猛的呈度竟让周围唐兵将插不上手。

    两人的交锋将李煜都引来了,瞧两人打的虎虎生风一时半会恐怕还分不出胜负。

    此时新罗军败局以定,大部被杀,小部跪地投降,还有一小部分在顽抗被唐军群起而攻,被杀光也许就在下一刻。

    空闲下来的唐军将士将薛茂勋与大阿餐晓川交战的地方给围了起来,不断的给薛茂勋加油鼓劲。

    “薛茂勋武艺有其父之风。”高侃与李谨行两员大唐数一数二的名将都围了上来观看,对薛茂勋赞赏不已。

    “这个新罗骁将是谁?”李煜左下问之竟无一人识得,不得以派人去抓了个新罗俘虏来问。

    “是此次领军主帅大阿餐晓川。”

    新罗俘虏胆战惊心回道经懂新罗语的将士翻译后,李煜等众人才恍然,难怪这家伙到现在还未被薛茂勋斩杀。

    一国数万大军统帅怎么也不会是无能之辈。

    “其心以乱,被茂勋这娃斩了以毫无疑问。”高侃索然无味道。

    果不其然,下一刻大阿餐晓川左臂就被薛茂勋给一槊斩下。

    大阿餐晓川如野兽般嚎叫,双眼血红,右手提着刀凶狠的盯着周围的唐将。全军覆没,被唐军围于此地以无生返可能,巨大的失败感击碎了他的心智。大阿餐晓川整个人以发失心疯,看见冷冷注视自己的薛茂勋似有所怕,反而绝死一般的冲向周围围观的唐军将士。

    结果被恼恨的唐军将士一拥而上,直接乱刀分尸,场景血腥吓得李煜不忍直视。

    数个时辰的血腥激战终以新罗全军覆没结束,李煜吩咐部下收拢阵亡士兵尸体进行安葬,对阵亡将士登记造策以便对其家属抚恤。

    此战可谓李煜入辽东经来最为惨烈的一战,收拢阵亡将士尸体不下四千具,全军都没有一点打胜仗的喜悦,死气沉沉的在白水城及城外扎营休整。明日大军开回平壤,对高句丽残部再作定夺。

    剑牟岑及三弟剑牟功、孙在行等人率领着不过百余人逃过一劫,在山林中向南狂奔。

    经过七日跋涉,剑牟岑一行人饥肠辘辘的赶到了冬忽城停了下来,竟遇到了带着二十几名部下的高智心,令剑牟岑庆幸还有一员心腹大将活着。

    手下兵将尽没于白水城,剑牟岑心想眼下唯有去汉城,以他莫离支之权重新组织起兵马再战。

    剑牟功极力反对道:“眼下汉城全是安舜及其党羽所据,此人心无大志胆小如鼠,好权争利,之前就与大哥结怨。咱们现在兵马尽失,去汉城恐有不测。”

    剑牟岑怒道:“唐军大败我军又败新罗军,马上就要兵临汉城,安舜等人会如此糊涂在此危急时刻还来内讧?三弟不必再说,我意以决。”

    “唉!”剑牟功无奈只的怏怏住口。

    次日剑牟岑就率仅剩下的两百多号人赶往汉城,汉城做为曾经高句丽三京之一,仅比平壤小些。

    此刻城内屯有安舜及投靠于他的臣僚一万兵马,基本上和剑牟岑不对付。

    剑牟岑入城时,安舜派人好生接待,令剑牟岑心中感动,斥责三弟以小人之心肚君子之腹。

    可当剑牟岑第二日去上朝准备说服安舜整顿兵马由他领军抵御唐军的计划时。朝中的一众文武如虎狼一般对剑牟岑丧土失地损兵折将大加鞭挞攻击,曾经的几个死对头这会更是对其喊打喊杀。

    愣是让剑牟岑这张饱经风霜的老脸气得气血翻涌满脸通红,险些晕倒在地。

    下朝之后剑牟岑几乎是被人扶着回家,剑牟功、高智心见到剑牟岑上一次朝竟成如此模样又听侍从说起朝中发生的事,含恨拍着柱子大恨道:“他们竟欺我等如此!”

    王宫之中,安舜与一帮心腹密议,如何处置剑牟岑。

    安舜族叔安丰提议道:“剑牟岑死而不僵,眼下汉城中文武诸将未必与大王一心。剑牟岑若不死定会让他拉拢几员领兵将领,到时大王又会受制于他之下,大王难道还想当一个傀儡乎?”

    “不,寡人是高句丽的大王岂可受一个出生低贱的剑牟岑所使。”安舜恨声道:“丰叔,你率派人今夜务将剑牟岑一家及其部下尽数斩杀。”

    “领命!”

    黑夜中大队士兵包围了剑牟岑住所所在的院子。

    安丰瞧着眼前的庭院冷笑连连,对身边将领命令道:“冲进去,一个不留。”

    将领领命,手臂一挥,士兵们迅速撞开大门冲了进去,见人就杀。

    住于庭院中的是剑牟岑及其兄弟一家子,还有带回来的两百多名部下。

    熟睡中突然遭到大股兵丁围杀,很多人来不及寻找兵器抵抗就被冲来的士兵砍翻在地。

    整座庭院到处都是喊杀声,嘶吼声,女人小孩的尖叫声。

    剑牟功与高智心昌促中拔刀拼杀,斩杀数十人最终力竭被扑上来的士兵砍成碎片。

    剑牟岑听闻院中惊变,拿刀冲出房间与杀进来的士兵厮杀在一起,亲眼看着自己三弟与心腹爱将惨死。气血上涌竟气的口吐鲜血,看着周围高句丽士兵,剑牟岑嘶声烈肺的大吼道:“尔等为何杀我?”

    “剑牟岑勾结唐人酿制我军白水城惨败,我特奉王命诛杀此贼。”安丰正气俨然的宣誓道。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剑牟岑一心为国竟落的如此下场,你们......”

    “还愣着干什么?弓箭手给我射!”

    “嗖嗖嗖。”

    安丰令下,早以准备好的数十弓箭手一轮齐射,将愤恨的剑牟岑射成了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