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75章 石门之战4
    战场上三方混战,仅有数千的高句丽军遭唐新两军击杀伤亡惨重处于各自为战的地步。上室谋定的亲卫死伤大半,仅有十数人还围在身边,上室谋定更是身被数创,连翻厮杀更是气喘的利害。

    “噗。”

    上室谋定身边两各亲兵竟被人从身后一杆长枪给惯穿,险些伤到自己,回头一看竟是一名新罗骑兵狞笑抽出长枪。上室谋定大怒推开身边的亲兵举刀冲上去,新罗骑兵一瞧这竟然是一名大官,管他是高句丽人还是唐军,提枪再度杀来。

    瞧着纵马而来的新罗骑兵,上室谋定突然一弯腰挥刀砍下对方坐骑的马腿,战马嘶鸣一声摔倒在地,新罗骑兵被摔的七晕八素,上室谋定扑上去一刀砍下此人的头颅。

    “你个小小新罗骑将也敢犯我。”上室谋定提着手上的头颅狰狞狂笑道。

    “噗。”上室谋定难以至信的看着贯穿胸口的长枪,想回头看到底是谁乘其不备杀了他,却被身后举枪之人给枪挑了起来。

    “你个小小高丽蛮安敢杀本将部将!”沙餐义文枪挑上室谋定大笑道。

    “是上室谋定。”不远处的孙成礼惊呼道。

    混身是血的剑牟岑讶然的看着曾经高延武麾下悍将上室谋定被新罗骁将枪挑屈辱不甘的死去。

    “跟我杀,咱们一定要突出去。”剑牟岑对着围在身边的孙成礼等部下大吼道,摔着身边七八十号部下向战场边缘杀去。混战中剑牟功带着数十人赶到剑牟岑身边,却迟迟不见老二剑牟兴,令兄弟二人揪心不已,眼下却以顾不得寻找剑牟兴了。

    大阿餐晓川挥着手中长柄大刀一路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不论是碰上的高句丽人还是凶狠杀来的唐军均被其斩于马下。

    手持障刀连杀数名新罗兵的鲁何见此大恨,嗷嗷叫着举刀朝大阿餐晓川冲去。本想斩对方马腿,却不料被大阿餐晓川长刀一挑挑开了手中的障刀,一刀又劈来令鲁何慌忙举刀格挡。刀身传来的力道之大竟将生的壮硕的鲁何给劈的飞倒在地,握着障刀的双手虎口巨痛持刀止不住的颤抖。

    大阿餐晓川轻蔑的俯视鲁何,拽马就要上前斩了这员唐将,鲁何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要死于此地。

    正当大阿餐晓川举刀要砍之时,一杆马槊直冲其心脏。大阿餐晓川心惊下急抽回手中的长刀身体往后一仰巧而又巧的避开这一致命一击。

    薛茂勋脑恨一击不成直接挥着马槊就斩,马槊槊锋长达18寸可像刀一样横劈向大阿餐晓川的胸膛。

    大阿餐晓川大骇,翻身下马一刀就砍向薛茂勋坐骑的前腿,薛茂勋被掀翻在地。

    做为被太宗誉为大唐三大名将之一薛万彻长子,武艺精悍岂非一般之人,又人至中年是李煜军中难得的中年战将。摔下马时翻身一滚提着马槊就与飞扑而来的大阿餐晓川战在一起。

    两人力拼十数回竟不分高下,双方均惊骇的看着对方。

    李煜带着杏儿紧随李业嗣身边,在一干青龙卫护卫下在战阵来回冲杀,倒在李煜槊下就不下十数人,杏儿却斩了二十之多,傲娇的昂着脑袋看向李煜,令李煜大为汗颜直呼母老虎。

    “哈,那个少年郞定是唐国燕王。”虎背熊腰的一吉餐安那含扭断一名唐校尉脖子后看到李煜一行,大喜之下一跳五尺高将一名杀来的唐骑兵给斩下马夺马而去。

    “那小娃娃,看俺来擒你。”一吉餐安那含欣喜中狂呼大叫纵马朝李煜杀去,一路上左劈右砍将企图拦击的唐军将士砍翻在地。

    “新罗蛮竟敢小瞧吾!”李煜冷笑从马背上举起精制的弩一箭射之。

    一吉餐安那含横刀一劈竟将李煜的箭矢劈开,大笑道:“小娃娃你还太嫩了,看俺生擒你。”

    李煜恼恨,再搭箭准备再射,却被身旁的李业嗣按下李煜的弩。

    “殿下,此蛮交与某便可,关大牛护好殿下,驾!”

    “诺。”关大牛沉声道,李业嗣一骑冲出直面新罗将而去。

    障刀是唐四刀中的大刀,比横刀长大,比重兵器陌刀短小。李业嗣手持障刀与对方察肩而过,两人的刀仅交锋了一次变分开,两人的坐骑也停了下来。让李煜等人好生迷惑,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

    李业嗣调转马头回身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的新罗骁将,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一吉餐安那含眼神灰暗,难以至信的感受到脖颈处突然喷涌而出的鲜血,倒下前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怎么可能?’

    由于新罗军与唐军人数相差不大,新罗军是经历过数十年战争考验的久战之兵。李煜麾下兵马成军不过数月,所遇到的敌人不过是高句丽叛军这般多半是新兵的弱旅,没有经历苦战硬战的考验。领军将领虽悍勇难当,但几月前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领过军作战,之前那几场仗就算不上太大太硬的硬仗,造成他们缺乏战场应变和经验。

    即使是薛讷这样在李煜前世是一员大唐名将,但那也需要战争来磨砺才能成就他名将之名。

    以至唐军初期击溃高句丽军,借助溃败的高句丽军险些冲散新罗前军大阵。可唐军却没能借此彻底击败新罗前军突入其中军之中,结果新罗中军压上。一番厮杀后,战场上唐军竟与新罗军相持不下难分胜负。

    两军在战场中击战两个时辰,双方均以疲惫不堪腹中饥饿,可两军将士都咬紧牙关坚持。哪怕一个小兵都清楚,此时一方若有稍退之意,另一方必军心大振全力扑杀,只会以一方的惨败结束。

    即使受到青龙卫护卫下的李煜、杏儿两人都以混身是血腥臭难闻。

    战场上则尸横遍野,几条小溪从战场中流过,流到下游的水却以成血红色。

    高句丽军在两军绞杀下,唯有剑牟岑带着三弟摔残兵不顾一切的杀出了重围逃入山林,其二弟剑牟兴在他即将逃出去回望时亲眼看着剑牟兴被一员唐将立劈。

    “咚咚咚!”

    大股身穿红色战袍身披银甲的骑兵出现在战场北、南两面呈半包围之势将整个战场个包围了起来。

    “哈哈哈,看来老夫还没有来晚,此战的军功还没有被燕王给全捞走了。”李谨行抚须大笑道。

    南面的高侃看到自己两子高崇德、高崇礼在战阵之中率部奋勇拼杀勇武不弱自己当年,亦是由终赞叹自己生了俩虎子。

    战场中的李煜看到周围出现的大股骑兵知晓是高侃与李谨行率兵赶至,恼恨这两老货怎么现在才来。更为气恼的是这两老货难到没发现他们和新罗军僵持不下死伤惨重吗?怎么还不率军杀入阵中击败新罗军?娘的在那观望是个什么事?

    做为当年曾在百济战场上与唐军协同迎战百济、倭军的大阿餐晓川等一杆新罗将领看到周围出现大股正宗的唐军心中惊骇欲绝。

    怎么也没想到唐军竟还有援兵,自知己方无一兵一卒来援的新罗诸将心中发苦,今日他们可能要全军覆没于此也。

    李煜令属下齐声高喊援兵以至,唐军镇奋的高呼声响彻战场上空,新罗军闻之色变心中发寒,疲惫与紧张压迫下渐渐不敌。唐军却军心大振人人奋勇争先对着新罗军一阵猛砍。

    “原想再看一会,现在看来得赶紧上阵咯,不然这功劳可就没老夫什么事了。”

    李谨行观战场突变的形势笑道,令手下挥动令旗,擂起战鼓。南面的高侃部也随之战鼓响起。

    南北两面唐军在高侃与李谨行令下如猛虎下山蜂拥冲入战场,新罗兵将人人色变,溃败之势以不可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