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71章 南征6
    李煜正优哉游哉的在帐中研究整个朝鲜半岛地区的地形图,除了汉江与浿水下游有较大的河口冲积平原外,只剩下一些山中河谷狭小平原,整个朝鲜半岛遍布起伏不断的山岭。

    薛俊急冲冲的进入大帐,李煜有些不明所以。

    “殿下不好了,咱们的槽船在浿水入海口外被新罗人给摧毁了,九百人的船员仅有三十人幸存。”

    李煜一时没反映过来,娘的,这帮新罗崽子居然跑到平壤附近海域来了。

    唐军运送粮草军械的槽船被新罗水师摧毁,李煜立即召集军中将领议事。

    中军大帐左右坐满了十二卫军将领,人人脸上皱着眉头满面愁云。

    “殿下,我军粮草仅够十二日之用,如今槽船被毁粮草尽没,再从江南调粮来以经来不及了,眼下该如何是好?”薛俊忧心忡忡的说道。

    李煜单手撑着下巴愁着一张脸,自率军入辽东以来,全军所需粮草皆是蛟龙海航从江南运来,此时北方数十州县大旱无余粮可买,槽船被毁,这粮草就成了紧要问题。

    “咱们打了若大个平壤及其附近大片土地,难道还筹不到一点粮草来?”高崇礼怒声嚷嚷道。

    “咱们打下的平壤附近区域历年来保经战火,这一带又是山多田少,百姓避战纷逃,虽能征点粮,但我们有三万大军在此,这点粮食哪够?”掌管后勤的薛俊苦笑道。

    薛茂勋对着帐中跪着的两人怒气冲冲道:“殿下,请把这俩没用的废物拖出去斩了以敬军法,若不是这俩自作聪明横渡黄海,怎会遭遇新罗水师?”

    帐中将领纷纷怒视跪在大帐中混身颤抖的张钦、张冒,怒骂、口水连绵不绝的喷向冷汗直冒的二人。

    张冒是有苦说不出,他只是一艘船的船长,只因是活下来的三十人中除了张钦这个总管外唯一职外高的人。横渡黄海是张钦这个总管的主意,咱这个小小的船长哪有什么办法。出了事,关咱什么事,为什么要拿咱这个船长跟张钦一块砍了啊?

    虽然心中早以料到槽船被毁自个会被斩,可当亲耳听到张钦扔然止不住的混身哆嗦,对死亡的恐惧占据了身心。

    张钦哆嗦的身躯出卖了他怕死的本质,让帐中诸将无不鄙视,轻蔑的瞧了一眼连看都不愿再多看这个待死的胆小鬼。

    李煜厌烦的挥了挥手,大帐门口的侍卫踏进来将跪在地上的两人双手反拿往帐外拖去。

    “殿下饶命啊!”

    张冒吓的面无人色不断挣扎,对坐于首位的燕王大声求饶。

    张钦神色暗然,被侍卫拖到门口之际眼神一亮对着燕王高呼:“殿下某知琉球、吕宋各岛实情。”

    李煜抬头令道:“住手。”

    侍卫立马放了两人,两人连忙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下。由其是张钦,庆幸之余暗叹自己赌对了。

    张钦在掉脑袋之前之所以喊出他去过这两地,赌的就是燕王对这两地感兴趣。凭借在蛟龙海航内担任船队总管,张钦发现蛟龙海航一直在收集南洋一年四季海况和前往南洋的各条航线,打听各个岛屿情况。所以张钦要赌,赌他年轻时抱着好奇心率自家船队游历吕宋、琉球的经历求的一命。

    诸将有些不解的看着李煜,这两人擅自改变航行路线导致槽船被新罗摧毁,按律当斩。

    “你当真知琉球、吕宋?”李煜眼神如炬死死盯着张钦。

    “属下知道,前几年某率自家船队出海贸易回来时曾特地去过吕宋、琉球。”张钦急着回道,全身不知是热还是心中害怕而汗流浃背。

    “赐笔墨纸砚,既然你去过那就画出来。”李煜现在对此人倒颇有兴趣,看看其是否在撒谎。

    张钦接过笔墨纸砚,提笔就在矩形白纸上画起琉球、吕宋岛屿的形状,为了能够取信还在琉球与吕宋的西北方面画了大唐陆地的轮廓,标注大唐驶往两地之间的距离。

    待其画成后,李煜看过,与映像中的吕宋岛北部倒是很相似,他画的琉球外形看来是指台湾了。

    “这琉球东北面的这串小岛是?”李煜指着纸上问道。

    “那是小琉球,大的是大琉球。”张钦悻悻的回道。

    李煜嘿嘿一笑,至少知晓了这家伙是真去过吕宋、琉球,不然也画不出来这几座岛屿的轮廓。将琉球群岛的六座大岛及附属岛屿给画了出来,对于前世喜欢看地图的李煜来说,小小张钦可蒙不到他。

    “想必江南也有不少人去过吕宋、琉球,你认为你去过就能让吾饶你一命?”李煜玩味的看着一脸煞白的张钦。

    张钦脸色苍白,大唐东南沿海各州跑海上贸易的商人不在少数,自是有不少人也去过琉球、吕宋,燕王要找确实能找到不少人。

    但有一点,大唐绝对没几个人如张钦对此二地了解。两地上居住的人用野人来形容也不为过,没有国家存在,生活原始也就没有商贸的可能。因此真正愿意去琉球、吕宋的人并不多,会登岛仔细考察的更是少之又少。苍白的脸转而坚定的回道:“可殿下要想找到对吕宋、琉球足够了解的人很难。”

    “哦?你到是说说。”李煜到想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子卯寅丑来。

    “某曾经登临吕宋、大小琉球各岛,各岛上居住的只有一些未开化的野人,尤其是吕宋岛上居住的土人男女衣不蔽体毫无羞耻之心;大小琉球相对来说穿有衣服遮住身体,但都是以村落形式存在,不会炼铁进行非常落后的土地耕作......”

    张钦对吕宋、琉球的一番谈论倒是让李煜对他刮目相看,这人有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凭这份细心与李煜前世对吕宋、台湾、琉球文明史前的人类社会相对照,让李煜决定留下他。

    “好了,你也不用在说下去了,你的小命暂时保住了,但你还是待罪之身,随时准备好待罪立功。”

    “谢殿下宽恕罪臣......”张钦喜极而泣连连磕头。

    张冒可怜兮兮的望着张钦,祈求他能为自己向燕王求情。

    “殿下,能否饶张冒一命?”张钦重重的磕头道。

    “你自个还是待罪之身还想替人求情?”高崇礼讥笑道。

    “殿下,若没有张冒,臣以经葬身大海,无论如何臣也不想看着张冒受死。”

    “张冒与张钦一并待罪立功,先行入伙头营。”李煜开口了,高崇礼等将虽有些不解,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奇怪殿下好像对这海外之地挺感兴趣。

    “谢殿下!”

    张钦、张冒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感激涕零,槽船被毁时两人料到会被军法处死,没想大难不死。

    李煜突然脸色一变下令道:“诸将听令,槽船被毁粮草以没,我军当下宜速战速决。今日全军准备,明日与剑牟岑决战。”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