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66章 南征1
    兵发两路攻灭盘据于哥勿州都督府的高延武,自出兵之日起,历时半月,出动两卫六军,增兵至二万四千人。最终在降将大室成打开西门下攻破国内城,生擒高延武,俘虏其部将孙成礼,国内城守将仅有上室成定逃脱,其余伏诛,斩首一万五千余。

    国内城破,丸都以成孤城。两日后丸都守将泉山匀、礼进举城而降,投降守军一万一千余,并国内城俘虏的三千余高句丽军,俘虏竟达一万五千之众。

    李尚旦按出征前李煜将令,国内、丸都城下,留梁成业所率定蛮军镇守,王虎率玄武卫并苏明秀天狮军往攻鸭渌水上游的鸭绿城,再转进情况不明的东栅州都督府。

    李尚旦率领白虎卫,破虏、荡狄、镇东、飞虎四军南下辱夷城与李煜汇合。

    辱夷城下,李煜看过李尚旦的战报,战果虽大可损失却超过了战前的预期。不说后来要增兵,就王虎所部九千兵就只剩五千多,李尚旦攻下国内城损失也不下三千,战损六千之众,可谓伤亡惨重。

    不论是李尚旦还是王虎等此次出征的将领,之前唯一打过一场大仗就是在大安山伏击,没有单独统军作战的经验,手下更是大半是新兵。攻灭高延武损失加起来足足有两个整编军了,让李煜好一阵肉疼。若不是在辽南招募当地华人为兵,得了两万四千兵马,难以想像消灭以安舜为首的高句丽叛军后,自己的嫡系兵马还剩下多少。

    此时的辱夷城以被李煜亲领数万唐军团团包围,城中守军具探报仅有四千人,尚未探知平壤有派援军。李煜原想包围辱夷城后引诱高句丽军前来增援,来个围城打援消灭其有生力量。结果重兵云集于此,剑牟岑、安舜两宵小竟龟缩平壤不出,让李煜好生烦躁。

    早知如此,就直接命高崇德把辱夷城打下,亲率主力直奔平壤得了。看过李尚旦的战报加上在辱夷城下白白停顿数日令李煜心情不畅,下令高崇德破城后,城内守军一个不留,辱夷城内财帛女子由攻城将士尽取之。

    军令一下,高崇德这样出身将门的统兵将领自然看不上辱夷城内的财帛女子。可朱雀卫、平夷军将士却是人人振奋,士气高涨。这一路杀来他们没少干劫掠的事,可还没抢过辱夷城这样大城,更没得到过统帅允许。之前他们抢劫路过的城池,高崇德等将领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视而不见,哪像现在得到燕王命令他们抢掠,那还等什么?破了城抢他娘的。

    李煜部下的军队大半都是单身汉,自征入军队后不是作战就是训练,女人别说碰,连看都很少看到。命令一下,连不负责攻城的五卫军都不断请命参与攻城。

    守辱夷城的据闻是剑牟岑的部下,面对唐军劝降不为所动,高崇德果断下令全军进攻。

    李煜招来的这帮部下当兵的荣誉感真心不强,不论嫡系还是那些辽南兵,大半是为了养家糊口才来当的兵。眼看破了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掳掠,由其是那些还没碰过女人的士兵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冲锋在前。

    李煜直接在辱夷城北的小山坡上摆上茶几放上点心,泡上一壶茶静静的看着朱雀卫、平夷军攻城。身边围拢的不是领兵大将,而是杏儿率领的三百名身着玄甲秀色可餐的秀衣卫。李煜一时兴起就吃一点她们的豆腐,这日子好不惬意,战争也能被李煜玩成风花雪月。

    平夷军将士推着攻城锤至辱夷城北门处,李煜不想再让将士平白伤亡,所以这座攻城锤是经过李煜指点改装。不论是推轮子的士兵还是拉绳的士兵头顶上都有用湿木板做成的挡板保护,还铺了湿泥,两侧则有手持矩形盾牌兵掩护。令城上的高句丽军对攻城锤射箭、浇金汁、扔滚木礌石,甚至泼火油都不见效果。

    攻城锤推至城门洞后,数十名唐军兴奋的拉起绳索,粗大的圆木被拉起一松手,数百斤的圆木咚的一声撞在城门上,城门颤动镇落大片灰层。

    时间短,唐军并没有造攻城塔,直接抗着云梯攻城。为了财帛女子唐军将士前仆后继,都不需要高崇德派人督战,人人奋勇争先,倒下一个另一个立马爬上云梯。

    辱夷城久经战事,高句丽守军又来不及修善,北门城门被唐军攻城锤撞击两刻钟后在唐军巨大的欢呼声中倒塌。

    “杀......”

    城门破了,城上顽抗的高句丽军面若死灰,城下的唐军欣喜若狂蜂拥般涌入城门,贯彻执行李煜的命令,见男人就杀管他是不是兵。

    城内高句丽军彻底奔溃,如逃命的羊一般在城内奔逃,身后则是如狼一般对他们穷追不舍的唐军。

    两个时辰辱夷城战事便宣告结束,李煜并没有进城。在城外瞧城内燃起的大火还有女人厮心裂肺的哭嚎声,攻进城内的朱雀卫、平夷军六千将士,除了向李煜禀报战果的高崇德、高崇礼、张自诚、卢景祚等将领外竟无一人出城就知道此时辱夷城内是幅什么模样。

    李煜适时结束在小山坡上的悠闲生活,下令城外大军拔营。五卫将士路过辱夷城时,不时向该城张望,对身在城内的朱雀卫、平夷军充满羡慕之色。

    辱夷城失守的消息传到平壤,平壤王宫中安舜君臣大惊失色。安舜意欲率军退至汉城,等待新罗援军到来后再合军反攻。剑牟岑气氛的竟不顾君臣之礼,怒骂安舜胆小如鼠。安舜喘着粗气,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双手紧紧扣着王座看着剑牟岑将自己这个国君当做摆设,对着满朝文武发号施令。

    剑牟岑做为高句丽莫离支,手掌高句丽军政大权,对于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安舜越发不满。畏敌如虎无国君之能,只知贪图安逸,不过几个月就在平壤中纳起群妃在后宫纵情享乐,这令一心想复兴高句丽将唐人驱逐的剑牟岑大为光火。更令剑牟岑可恨的是,这个庸才自己享乐就算了,还整天提防着自己,将前来投奔的各路义军编成其亲军,以各种名义将自己的部下外派。

    辱夷城本有重兵把守,这庸才竟在唐军围城前将城中大半守军调回平壤,至辱夷城不过半日就失守。

    若再让其胡作非为下去,这高句丽便真亡了。

    剑牟岑忍无可忍,于大殿之中将企图不战而逃的安舜臭骂一顿,随即命令朝中文武发号施令,调集各路兵马准备出征。

    两名大臣怒气冲冲的站出来指着剑牟岑鼻子大喝道:“剑牟岑,尔竟敢辱没国君,居心何在?兵马调动唯有国君首肯才能出兵,你竟置国君如无物,私自调动兵马,你是想学大贼泉盖苏文吗?”

    剑牟岑轻蔑的瞧着这两不知死活的货,此二人可是安舜身边的信臣,仗着安舜的宠幸平时竟不将自己这个莫离支放在眼里。

    “泉盖苏文我可学不了,但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大贼,国难当头竟不思报国,竟在朝堂之中污蔑莫离支,来人给我把这两大贼拖到宫门前斩了,以震宵小。”

    “尔敢!”

    大殿外听闻剑牟岑命令立马冲进八名侍卫,上前就将此二人拿下往宫门外押去。

    两人拼命挣扎,大骂剑牟岑为****不得好死,直到宫门外传来两声惨叫叫骂声才停止。

    行刑的侍卫入宫半跪于地,拱手道:“禀莫离支,两贼以斩。”

    剑牟岑挥手令其退下,眼神扫视大殿之中的文武百官,除了自己的亲信外人人不敢与其对望,王座上的安舜更是胆战心惊脸色苍白。

    “哼!大王就在这王宫中等待臣的凯旋吧!”剑牟岑无视安舜踏着大步离开大殿,其部将亲信纷纷跟在其身后离去。

    直到看不到剑牟岑的背影,大殿中的安舜与群臣才松了口气。

    随即安舜脸色涨红对着大耟诸臣吼道:“难道诸位臣公任由此等宵小视我如孩童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