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64章 破城3
    “敌袭。”

    “唰。”被惊醒的士兵刚喊出声突然被人从身后一刀砍死在地,在其他士兵惊愕的眼神中,身边的友军却突然拔刀相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一片。

    “大室成反了。”从城楼上侥幸逃脱的一名佰长惊恐的边逃边喊,城墙上正准备抵御唐军的士兵一下子全都望向城楼。

    “娘的给我杀。”大室成手握着刀带着身边几十名亲兵与冲来的守军厮杀在一起。

    谢迁带着三百名斥候冲在全军的最前面,城门洞内水力带着部下与赶来的高句丽军交战,眼看这帮内应快不敌了,谢迁狂怒奔跑的速度再提升一截,在水力只剩下十来个人时率部杀进了城门内。

    “快敲鼓。”李尚旦看到谢迁带兵攻入西门内,脸色一喜急忙下令,藏在林中的三个大鼓有节奏的敲响三声停下再敲三声。

    早以悄悄结集在国内城南门、东门的唐军闻鼓而动缓缓向城门逼近。

    契苾光、刘滔相互对望一眼,身后是破虏、荡狄二军数千兵马枕戈待旦,两人拔刀向南门一挥,军中战鼓雷鸣。

    “杀啊!”破虏、荡狄二军再度推着攻城锤、攻城塔向着南门冲去,南门上高句丽守军慌慌张张的搭弓射箭,南门内营房中正在睡觉的士兵听到城外鼓声惊慌失措连衣甲都没穿戴整齐便在军官的呼喝踢打下,拿把兵器就登上了城楼。

    “这群唐狗白天攻不破,你他娘的就想夜袭破城?”高延兴望着以冲至城下的唐军冷笑连连,连战术都没变也妄想破城。

    ‘早就防着你们这一手了,城上可有本将早以准备好的一千不卸甲精神十足的士兵,一刻钟城内守军就能登城,看尔等唐狗以何破城。’

    “发射火箭。”高延兴对着结集好的弓箭手下令道。

    数百弓箭手立马换成缠了油布点上火的火箭。

    “放。”

    “嗖嗖。”数百火箭射向城外,城外黑漆漆的地面顿时插上数百燃烧着的箭矢,火光照亮城外数十丈。

    高句丽守军的火箭还射向攻城塔、攻城锤,可惜唐军在经历初次被火攻损失几座后就在攻城塔、攻城锤上敷上湿泥,内部在攻城时还用水浇湿,加上本身就是用刚砍来的湿木建造,高句丽军的火攻几乎毫无效果。

    与此同地,国内城东门,刘仕江率领飞虎军发起进攻,国内城立即陷入三面受敌状态。

    西门李尚旦、谢迁率领白虎卫早以攻入城内,城上守军面对三千精锐唐军处于兵力劣势又有内歼通敌军心以散,不过两刻钟就被唐军杀散。

    李尚旦手持滴血长刀,站在西门大街上狂放大笑,身边淌满了高句丽人的尸体,不断有唐军从身边冲过,追杀奔逃的高句丽军。

    “鲁何,你领八百兵攻南门,接应契苾光、刘滔所部破城。”

    “末将领命。”

    鲁何领兵急冲冲的攻向南门,李尚旦看向城中腮帮子激动的一抖一抖的。

    ‘高延武,希望你有与城共存亡的勇气。’

    李尚旦骑上部下找来的马匹,动手一挥:“随吾擒杀高延武。”

    “擒杀高延武。”

    数千唐军穿着染满血迹的衣甲,举着滴血的刀枪面色狰狞的随着李尚旦高喊着‘擒杀高延武’往城中杀去。穿过街道,弓弩齐射见人就杀,派来抵抗的高句丽军一簇就溃。

    南门上正艰苦指挥部下抵抗唐军进攻的高延兴,满头大汗。亲眼看着攻上城的唐军杀了自己一批又一批的部下,以至到了自己亲自带领亲兵冲击攻上城的唐军。

    ‘今夜唐军怎比白天还不要命?’高延兴望着城下,唐军死战不退,心中疑滤。

    此时城门洞内传来一声大过一声的撞击声,哪怕城门都被堵死了,土石也被震的往下掉。

    “啊。”

    在城下准备守城器械的高句丽军惊骇欲绝的看着从他们身后城内杀来的唐军,惊吓之中慌忙拿起武器,被杀上来的唐军一个照面杀的四散奔逃,只恨老天没给自己多长一条腿。

    “将......将军不好了,西门......西门被攻破,唐军从城内杀来了。”一名佰长吓的语无论次面色惨白,跪倒在高延兴面前紧紧抓着他的裤腿。

    高延兴一脚将这胆小鬼踢开往城内一看,城下唐军以攻至南门正欲攻上城楼,城中喊杀阵天,高喊着擒杀高延武。

    “完了,国内城完了。”高延兴全身突然无力的靠在女墙上面无人色,入目所处,久久不能破城的唐军在守城将士死伤惨重之下大股登上城楼。原本还在紧守的守军这会不是逃跑就是以经成为一具尸体。

    城门都被攻城锤撞碎了,校尉上前从破碎的城门内扣出一把泥土恨恨的骂道:“娘的,南门都被高丽蛮给堵死了,难怪兄弟们在这撞了半天硬是没撞开。”

    “校尉,我军以攻上城了,将军问城门怎么还没撞开?”

    “撞开?这怎么撞?”校尉愤声回道,指着破门里一堵将整个城门洞给堵死的土石。

    “真他娘的狠。”传令的哨兵走到近前一看,恍然大悟,难怪咱们撞了两天一夜撞不开。

    “把攻城锤推出去,咱们把它挖开。”校尉指挥着部下吃力的将沉重的攻城锤慢慢推出城门洞,然后几十个人拿着铁锹挖里面的土石。

    南门上的守军以被唐军彻底杀散,鉴于门洞被堵死短时间内难以挖出,契苾光、刘滔两人无耐只的舍弃战马全军登城步战。

    此时的国内城在黑夜中乱作一团,城内原有四千兵马做为预备队,可昨日开始,唐军攻势越加猛烈,南门吃紧,东门、北门易处于唐军攻击下,分不出兵支援南门。高延武不得以将这仅剩的四千兵马在南门告急时派去支援,两日激战损兵过半。此时城内预备队仅有一千人,面对西门与重兵把守的南门均以被破,意味着城内守军大半不是被歼就是以溃散,仅靠一千兵马如何与唐军巷战夺回城池?

    高延武登上城主府二层的阁楼,南门火光冲天,西门、南门向城中的大街上到处都是高喊着擒杀自己的唐军。

    “哈哈哈!我高延武最终还是失败了。”

    悲伤欲绝之下,高延武哭笑中拔出腰间的配刀,意欲自尽。

    “褥萨不可。”上室成定飞奔而来抢下了高延武手中的刀。

    “褥萨,是大室成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勾结唐人在丑时打开了西门。”

    “啊!”高延武大叫,身体摇晃几欲摔倒在地。眼神无光的望着四百多年不破的国内城,奈何竟是被小人通敌而破!高延武悔恨当日没将战败的大室成斩首示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褥萨。”上室成定急忙扶助高延武。

    “国内城以破,丸都必降,你率军从北门出逃,逃出后去平壤找你大哥上室谋定,投奔安舜光复我高句丽。还有,务必手刃大室成。”

    高延武凶狠的眼光双手紧紧抓住上室成定的衣领。

    “我走了,可褥萨怎么办?褥萨快随我出城吧!”上室成定眼角含泪扶着高延武。

    “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我在活着逃出去还有何脸面,就让我死在国内城吧。”

    高延武面如死灰,呆呆的望着国内城,曾经的豪情壮志早以随着国内城破烟消云散。

    上室成定咬紧牙关,挥手招来两名部下,突然架起高延武往楼下跑。

    “我军不能没有褥萨,末将得罪了。”

    上室成定见高延武神色木然,命人找来府中的马车将高延武放进去,然后率三百兵马直奔北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