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63章 破城2
    一天的激战终于结束,两军都在****自己的伤口以待明日再战。

    夜幕下的国内城死气沉沉,兵无战心将无战意。白日一战,南门守军三千伤亡大半,加上后续增援来的兵马损兵竟达三千余,尤其是南门的城门,要不是紧急时刻,高延兴下令用土石将南门堵死,令唐军的攻城锤望门兴叹,说不定今夜国内城就成唐军庆功的大营了。

    国内城西门在星光的照耀下,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城上坠下一根绳索,利索的从绳上坠下城,消失在茫茫的黑夜。

    “诸位,你们觉的此人所说有几分可信?”刘仕江锁着眉头疑问道:“若是使诈,我军依计冲进去被围,即使是老虎那也是有劲也使不上了。”

    “我觉的此人可信!”

    “哦,刘大郞此话怎讲?”

    “今日一战我军虽仍未能攻破城池,但我军攻上城对高句丽人杀伤甚重。具我观测城上尸骸累累,加上掉下城的,不下数千具,而我军伤亡不过九百余。高句丽人如此惨重的伤亡,那国内城破只是时间的问题,难免会使他们中那些怕死内心不坚定者选择投降。”刘滔笑道。

    迟迟未说话的李尚旦开口道:“刘大郞所说有理,西门面向禹山,禹山以西就是丸都。禹山山高林密,不利于集结大军攻城,还易腹背受敌是国内城四门中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之处,也是驻军最少对高句丽人来说最安全的城门。驻守此处的将领想必也不会是什么能战之将,眼看国内城即将城破之时投降,做内应开门邀功,倒是可以理解。”

    “将军的意思我们依计而行?”谢迁有些激动的问道,肯切的眼神望向自家将军,希望此次派遣白虎卫上阵,自渡桥、南门外两战后,白虎卫一直做为压阵所在,难免让谢迁有些懊恼。

    诸将的眼神齐齐望向李尚旦,李尚旦轻轻一笑道:“只要他们依计开了西门,哪怕有诈也不可能将我们给赶出去。所以明日佯攻一天,明夜依计而行。”

    第一天唐军再次发起凶猛的进攻,令南门高句丽守军疲于奔命,见破城无望李尚旦及时下令收兵回营。

    当夜诸将集于帅帐之中,一个个脸色兴奋。

    “谢迁!”

    “末将在。”谢迁有些小激动的咚的一声站起来。

    “你率三百精锐斥候,待亥时二刻悄悄的摸进禹山,清查禹山内是否有高句丽人的埋伏,同时给我盯着西门高句丽军的一举一动,若有情况立即回报。”

    “末将领命!”

    “传令王虎所部,令其今夜务必给我把丸都城盯紧了,绝不能放丸都城内出来一人,丸都守军出城必须拼死拦截,否则军法从事。”

    “白虎卫子时随本将埋伏于西门对面的禹山林中,丑时西门信号出现城门打开时,全军随我杀进城内。丑时以西门前后三声鼓为号,契苾光、刘滔所部攻南门,刘仕江所部攻东门,尉迟循毓所部埋伏于北门城外,若守敌从北门逃跑则拦截,其它三门告急则回撤增援。”

    “末将领命!”诸将齐齐站起来拱手道。

    夜晚不论是古现代战争中的攻守双方都是发动袭击的天然掩护时段,古今多少战争是乘夜发动突袭一举而克。

    “都尉,兄弟们将禹山给翻了个遍,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

    “哈,看来西门守将是真心投降,快,回禀将军。”

    “诺。”

    林中蹲伏着数百身影,其中一个悄悄的离开奔向SX南外的唐军大营。

    谢迁借着淡淡的星光透过林木看向数十丈外插着众多火把在黑夜中异常显眼的国内城西门城楼。

    半个时辰过去,林中数百名唐军除了放哨的都靠在树杆上赶紧睡上一觉,今夜估计要杀上一夜可没时间睡觉。

    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谢迁顿时惊醒,远处林中有无数看不清的身影悄悄的摸进了山里。

    “快起来有人来了。”谢迁轻轻的拍打身边睡着的部下,眨眼间地上倒着的人全部睁开眼握紧手中的弓弩、横刀死死的盯着出现人影的方向。

    “都尉是将军带兵来了。”

    “嗯,带我去见将军。”

    “诺。”

    “西门情况如何?”

    夜色虽让谢迁有些看不清李尚旦那张硬郞俊俏的脸,但凭口音身形远远就能认出他来。

    谢迁颇为不屑的说道:“西门守军竟有一半在打瞌睡呢。”

    “呵呵,看来今夜破城在即啊!”李尚旦会心一笑。

    三千人的白虎卫悄无声息靠近距西门最近的树林,只需不到两百步就能冲至西城下,静悄悄的等待西门上的信号。

    国内城西门门洞,数十名士兵走来,一名佰长上前拍了下正打哈欠的另一名佰长道:“弟兄们辛苦了,咱们换班来了。”

    “水力,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就要回去找你们算帐。”佰长有些不爽的拍掉水力搭在肩膀上的手。

    “弟兄们睡觉睡过头了,难免来晚了点。”水力笑嘻嘻的赔罪道。

    “哼,下次再来晚了我可就告高将军那去,到时你就领军法吧。”

    “下次绝对不敢了。”水力低头对着领兵离去的佰长谗笑道,待对方走远在黑夜中看不见人影后,谗笑的脸立马一变,恨恨的低声骂了几句。

    水力令属下兵丁在城门洞内站好,抬头看向城楼上的守军,城上一名身穿铁甲的将领正笔直的站在那与他对视,相互间点点头,水力就走进城门洞。

    “把城门悄悄的打开。”水力低声喝令下,门洞数十名守军分出一半人手轻轻的将门杠取下,缓缓打开了城门。

    “将军城门在打开。”谢迁大喜道。

    “嗯,命令将士们准备。”李尚旦面无表情的低声回道,眼神死死的盯着城门。

    城门从缓缓打开一条缝,渐渐的彻底打开,城门时有时无的吱吱声令城楼上守军有些奇怪向下张望了下,但声音又没了也就没注意。

    城楼上大多数守军都昏昏欲睡,可有一小部分精神高度集中,若走进细看,脸上早以布满了汗水。一员守将眼神示意身边站着的士兵,数十名头脑清醒的士兵对望了一眼,右手握在腰间刀把处。

    城门打开,水力取下城门洞内的一个火把站在城门外挥着火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猛然刺出。

    “上。”埋伏在禹山中的三千白虎卫在李尚旦命令下握紧手中早以抽出的横刀、障刀,最前面的拿紧了手中的弓弩迅速的冲出黝黑的森林,默无声息的往城门冲去。

    城楼上的守将看着城外从林中突然冲出密密麻麻的人影,阴沉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奸笑。

    数千人一语不发,可脚步声在寂静的夜晚还是如此突兀,城上昏昏欲睡的守军全都被嗵嗵的脚步声惊醒,抬眼一望城下惊骇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