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59章 南望1
    原本在乌骨城的李煜,此时却坐在泊灼城东门城楼上。面前摆着一张高脚圆桌,桌上放着燕王府酒坊出产的河东红酒,摆着十盘王府大厨精制的糕点。

    李煜右手拿着高脚玻璃杯,摇晃着里面仅占高脚杯容积三分之一的红酒,瞧着桌上用在这个时代人眼里精贵无比的无色玻璃制成的酒器里承装着透着迷人般深红色的葡萄酒。

    该红酒的名头还不小,精选河东出产的优质葡萄酿制,品种还是当年侯君集征高昌带回来的优质高昌葡萄,太宗皇帝在西苑种值酿红酒的葡萄就是该品种。

    河东地区因水土环境非常适合该品种葡萄种植,出产的葡萄可谓冠绝大唐,酿制的红酒更是进贡的御酒,非权贵之家喝不起。

    两年前,李煜在长安的酒坊产业步入正轨后,毫不犹豫的一脚插入河东红酒市场,正式开展红酒产业。

    但因河东葡萄种植面积不大,红酒产量自然不大,毕竟唐代的商品经济发展还远不如宋明。出产的红酒也只是供应长安、洛阳等权贵富豪众多的京畿地区。这两地恰恰又有很多胡商开极具西域风情的酒肆从家乡不远万里运来西域红酒构成了竟争。大唐本土红酒与西域红酒虽有竟争,但就两京地区的红酒市场来说还是不能满足。

    本土红酒产量小,西域运来的路途太过遥运量自然也不大,共同推高了大唐红酒的价格。

    大唐红酒产业如此广阔的市场竟然除了那帮西域胡商跑来开酒肆兜售红酒占一小部分份额外,本土商人却不太重视如此极具潜力的商机。

    这也是受商品经济发展不高的限制,商人往往是将一地的特产运到另一地贩卖赚取差价,少有商人自己组织招募工人建立工坊进行大规模生产,往往是自己家族自产自销规模不大。

    也只有那些占有大量土地的豪门世家,能搞起几座工坊生产商品。

    做为拥有前世记忆的李煜,在发展商业上有着前世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模式的借鉴,直接甩了当代商人几条街。

    突然插入河东红酒产业并没影响红酒价格,李煜在河东购入上千亩适合葡萄种植的土地全种上葡萄,直至两年后,也就是今年这座葡萄种植园才开始结果。

    燕王府的葡萄种植园建成后虽要等几年才能结果,但酿酒坊早在种植园里建了起来,通过收购当地农家种植的葡萄酿红酒,产量不大但满足李煜在长安的酒肆、酒楼需求是不成问题。

    至于乘酒的酒器,李煜非常无耻的利用手下工匠制出无色玻璃技术抄袭了后世西方的高脚杯和酒瓶。

    以至现在两京地区喝红酒只用两种杯,一种是传统的玉杯,另一种就是燕王府生产的高脚玻璃杯,要是不用这两种酒器喝红酒,那就会被人瞧不起,自己也没面子。

    呵呵,前几天河东的葡萄园送信来报,今年葡萄园结第一茬果,葡萄长势很好,待八月底就能收果酿酒了。

    今年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军政财上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开始了一朵一朵鲜花盛开,李煜迷人的微笑晃着手上醉人的红酒。

    “郞君这段时间兴致高昂,难道就不担心李尚旦、王虎他们战事不利?”馨儿呡一口红酒,俏脸上两陀红晕又道:“二人兵马仅18000人,高句丽人可是有着三万多的兵力,坐拥坚城,郞君此次是不是有点拖大?”

    “报,殿下李将军军报。”

    李煜从侍卫手中接过军报,打开一看,对着馨儿苦笑道:“好像还真被你说中了,哎,馨儿你可不要成乌鸦嘴啊!”

    “你才乌鸦嘴呢!快给奴家看看。”馨儿从李煜手里拿过军报一看:“还不算糟糕嘛,只是困顿于城下而以,还在国内城下打了个大胜仗。只是郞君你要是不给他们增援的话,高句丽人死守不出,要想破城难度可谓相当大,稍有不甚可会大败哦。像王虎都以经损兵千余,要是被丸都城内守军乘机突袭,此战可就不妙了。”

    李煜看过军报后兴致有些缺缺,靠着摇椅在侍女的轻摇下有些懊悔道:“吾之前也没想到高延武此人居然会壮士断腕,把丸都城以西的城池全部放弃,全军守丸都、国内,预计攻过去的两路军兵力优势荡然无存。高延武这老小子关键时刻脑子也灵光了一把,集中兵力倚靠二坚城与咱决战。早知道,吾干脆带着几万大军杀过去,分分钟踏平丸都、国内。”

    “那现在该派谁领军前往增援呢?”馨儿沉思着将王府诸将过滤一遍后说道:“奴家建议派薛讷去,他在诸将中颇有头脑,能征善战有其父之风。”

    看着馨儿认真的模样,那红润的樱桃小嘴李煜都想去把她搂在怀里狠狠的含在嘴里,一时脑子里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断闪现。

    “郞君你觉得如何?”

    “哦?很好。”李煜YY走神,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醒过来急忙摆手道:“薛讷不行,马上就要过鸭渌水,他可是前锋主将,这时可不能离开。”

    “郞君不是要等国内城攻下后再南下吗?”馨儿有些惊讶。

    “三万大军屯于大行、泊灼城不是个事,国内城也没按料想中速攻下来,等李尚旦九千兵马回军对战事无足轻重。所以吾觉定两日后由薛讷领军先行过河,攻下南岸的几座城池做为攻打平壤的桥头堡,若剑牟岑、安舜派军来战,正好在野战中歼灭,消弱其兵力,免得在辱夷、平壤这样的坚城下打攻城战。”

    李煜拖出自己这几天想的新计划,南岸那几座小城守军不多,可能增援国内城的高句丽军自始自终都没有出现。平壤中的剑牟岑、安舜等人明显志大才疏,一点动静都没有。之前的作战计划实在太过保守,你们不来战,那我只好过去逼你们来战了。

    “薛讷没空,那郞君就给奴家三千兵,奴家领兵增援李尚旦他们。”杏儿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桂花糕,眼巴巴的望着李煜诚肯的说道。

    馨儿、灵儿、梅儿三女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杏儿。

    李煜张了张嘴巴,随即生气的斥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你一小娘才多大,女子领军这不是胡闹?”

    “郞君你比奴家还小一岁不也领军连战场都上了吗?何况武艺还没奴家高!平阳公主不也是女将吗,奴家难道就不能像平阳公主一样领军了吗?”杏儿不服气,鼓着腮帮子反呛道。

    李煜老脸有些挂不住,想起昨天与杏儿比剑,竟被其一剑把手中的刀给打掉了。

    “杏儿,郞君与你不一样,领军上战场凭的不只是武艺。郞君怎么说也是邢国公和平阳郡公薛仁贵的徒弟,从小习兵法,领军当不在话下。可你只是练武,我可没见你看过兵书。平阳公主你更没可比性,人家当初领军时,都以经成亲生子了,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长。”

    “馨儿姐说的没错,杏儿姐你武艺虽强,但你懂兵吗?懂行军布阵吗?”

    “杏儿姐,你现在还没那些士兵的肩膀高,哪个会服你。”

    “我......”

    馨儿苦口婆心的劝道,灵儿、梅儿一个个的反问令一腔热血的杏儿脸成了猪肝色,张口竟不知如何反驳。

    “哼!”杏儿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色难看的跑了。

    “这丫头,有点成就,就傲上天了。”李煜摇摇头。

    “还不是郞君惯的。”馨儿责怪道。

    “这......”李煜苦笑,杏儿的脾气还真跟自己的纵容有关。私下场合,自己有着现代人平等的观念待人平和,总不能像那些权贵之家将侍女当作玩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