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52章 大非川4
    郭待封亲领余下八千士卒加入战场,一番厮杀吐蕃前锋大败,唐军直接尾随败军冲进吐蕃大军本阵之中。

    吐蕃军右翼因无兵出击抵挡,被公孙景所部两千骑兵突入大阵之中,吐蕃右翼大乱。

    吐蕃军本阵之中仅剩七千兵马,对上唐军以经处于兵力劣势,士气被陷入死地求生的唐军完全盖过。以致吐蕃兵将们面对疯狂进攻的唐军惶恐不安,整个大阵正在缓缓后退。

    眼下援军以至,吐蕃兵将们见唐军为求生不顾性命的拼杀,不少人被唐军爆发的悍勇所慎士气胆寒。眼见就要大胜唐军,吐蕃兵将们更不愿意在此时丧命。

    不论格勒做何努力,兵溃之势以经不可逆转,只有期望于派出去五千骑兵能快速击败唐军骑兵回援,悉多将军的增援兵马能快速赶到。

    张然率领三千精骑与五千吐蕃骑兵死死的缠在一起,一时间不能分出胜负,而吐蕃两路援军以经汇合全力向南压来,若是回头北望,那是一片乌云涌动而来。

    郭待封手持马槊不得不亲自领着骑兵冲锋在前突入吐蕃军队之中,一路过来斩敌数十,可吐蕃军败势以定就是还没有崩溃。这令郭待封心焦气燥,愤恨之下一力竟将两名吐蕃人给贯穿。

    “不好。”格勒比郭待封更加焦急,手下兵马以经坚持不下去了,奔溃只在旦息之间,若是让唐军从我镇守的河谷突出去,大相定斩我不可。

    “只有守住谷口坚持到援兵到来才行。”眼看大军快败,格勒干脆撇下步卒,率领未出动的两千骑兵逃离战场,直奔南面河谷之中。打算以两千骑兵在河谷最窄处将唐军堵死在里面。

    格勒领兵跑了,战场中本就坚持不下去的吐蕃步卒大溃,四散奔逃。

    “胜了!”苦战数个时辰的李兴等兵将兴奋的举起手中的武器高呼道。

    郭待封冷着脸,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那员吐蕃将领可是领着几千骑兵逃进谷口了,其用意怎会想不到?

    “全军速入谷。”郭待封大喝一声,率先领着手下兵马向河谷急驰而去,李兴等将领反映过来,他们还处于吐蕃的包围之中,率军紧跟着入谷。

    与张然激战的吐蕃骑兵见己方以败便退去,张然得以领着所剩兵马跟随在主力身后入谷。

    南出山谷的河谷长达二十里,最窄处有三十多丈,算是三条出入山谷的河谷最宽的一条。

    河谷最窄处,郭待封一心想歼灭的吐蕃将领格勒正领着两千兵马守在这里。

    此地距离出口仅两里多,郭待封领兵一到就马上发动进攻,由于格勒从山上推下山石砍伐树木以阻道路,唐军不得不下马步战。且谷道狭窄,两侧山势陡峭,唐军人数虽多却不能发挥兵力优势,只能以少数兵力扑上去厮杀,前面的阵亡了后面的补上,以命换命消耗吐蕃兵力。

    郭待封焦急的来回走动,可前面的士兵却还没有打通河谷。

    “报,吐蕃援兵以至河谷谷口。”

    郭待封一楞,谷口距此地不过十里,骑兵急速而进几刻钟就能杀到,我军岂不要全军覆灭于此?

    “我军后队是谁领军?”

    “禀副总管,是张然所领三千骑兵。”

    “传令张然务必给吾挡住追上来的吐蕃军,直至我军冲出谷口。”

    “诺。”

    李兴望着传令兵离去,内心突然有种落寞,好像再也见不到好龙张然那张深思熟虑的脸。

    郭待封焦燥的对领军进攻的于林下严令:“传令于林,他若是不能在一刻钟内攻下河口,提头来见。”

    于林得到命令后整张脸都皱成了川字,深知自己弃营而逃必受责罚,唯有攻下吐蕃军守卫的谷道才能戴罪立功。咬了咬牙拔出横刀,亲自带着士兵冲上去。

    悉多大军入谷,吐蕃骑兵塞满谷口追击唐军,最终在离唐军本部数里外停下。

    张然从袖中抽出一张手帕,是出征前娘子所秀,家里还有四个半大儿女。看着数十丈外停下的吐蕃大军,苦笑一声,看来我今天是难以活着回去了。

    “给我杀。”悉多一声令下,吐蕃军人人奋勇争先朝着张然军杀来。

    “杀!”张然夹马挥刀领着残剩的两千多骑兵与冲来的吐蕃军冲撞在一起,顿时将狭窄的河谷塞的满满的。兵器交割,人临死前的惨叫不绝于谷。

    一心想戴罪立功最终活着回去的于林在攻破守卫河谷的吐蕃军的最后时刻,一时大意倒在了一名吐蕃将领的临死一击。眼睁睁的看着友军从身旁急行而过,无奈的死在这条不知名的小河谷。

    走出河谷的那一刻,郭待封仰天长叹一声,总算冲出了重围。唐军兵将们人人激动不已,今日厮杀了大半天终于逃出生天,之前不少士兵悲观的以为他们就要永远的倒在身后的山谷中。

    郭待封看着身后还有万余人的部队松了口气,此战虽败,损失却并没有伤筋断骨,回去也能向朝廷交代。

    正当郭待封等一干唐军将士庆幸时,好像老天偏要与唐军作对是的,河谷出口的西面再度传来熟悉的万马奔腾之声,那令唐军今天如同梦魇一般的吐蕃黑压压的大军再度出现在眼前。

    “呵呵呵!没想到唐军竟从我精心部属的十几万大军包围之中硬生生的杀了出来。”钦陵遥望远处向东逃窜的唐军脸上露出赞叹之色。

    “可惜,我在这聚集了二十万兵马就是为了消灭尔等,怎会放尔等逃离?”

    “大相,末将无能。”格勒惶恐不安的跪倒在钦陵面前,唐军就是从他镇守的河谷中逃脱,损兵万余,手下兵马以经被唐军给打残了,导致大相围歼唐军的计划破产,十多万兵马竟做了无用功。

    “哼!”钦陵暗恨此等无能之辈,先有洛桑河口大败,今有格勒在援兵以到的情况下被唐军打的惨败,不到两万的唐军竟有一万多逃了出去,不得不派出数万骑兵追击。若不是自己放心不下,亲领八万大军赶到唐军可能突围的山谷南面河谷外,这会唐军以经彻底逃掉了,哪里还会停在这等我来追击?

    “你领手下残兵去给我追,普通士兵砍五颗,将领每高一级多五颗,你砍一百颗唐人脑袋回来,砍不回来者,全家发配矿奴,干到死为止。”

    “领命。”格勒感恩戴德的朝着钦陵磕了十个响头后,不顾血肉模糊的额头急着跑去率领所剩的部下加入到追击逃窜的唐军。

    此战的结果钦陵以经不关心,激战了一天的唐军以经没多少力气逃命了,此路东去全是山间险路,其辎重又全部丢了个干净,能有多少唐人在我军的追杀下活着回去。

    眼下该如何对付薛仁贵?钦陵望向东南方向。

    乌海城上,薛仁贵心神不安的登上城头,望向西北,那里好像有大事发生一般。

    阿史那道真登上城头,寻问道:“吐蕃三路北上大军在乌海城三十里外扎营,不进也不退,就像是看守咱们一样,我军是否主动出击。”

    薛仁贵沉思了一会儿道:“待回去传令郭待封南下的信使回来再出击也不迟。”

    薛宁急着跑上城楼对着薛仁贵禀报道:“总管、副总管,具派去西北面的哨骑回报,郭待封擅自领军出击伏罗川,在趋山北面的山谷中被吐蕃数十万大军围困,现领残军逃亡趋山。”

    “你说郭待封出击伏罗川被围,现在逃往趋山?”

    “正是!”

    薛仁贵目瞪口呆转身看向西北面,这几日心神不宁难道就是上天在给自己示警?阿史那道真大呼一声:郭待封愚蠢。

    薛仁贵头脑一惊,眼下乌海城南面足有五六万吐蕃军虎视眈眈,看来他们驻而不攻,其目的就是为了牵制我,好从容的歼灭冒进的郭待封,再回头南北夹击我军。

    “薛总管,我军的辎重粮草可都在郭待封那,他兵败逃亡,粮草肯定尽失,我军眼下守乌海以经失去了意义。”阿史那道真神色忧虑的沉述眼前局势,言外之意,当立即撤军。

    “哎!”薛仁贵长叹道:“五百里奇袭,竟做了无用功。”

    “传令,全军明日一早撤往大非川。”